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7章 为了忘却的纪念
    鲁怡云在操作自动洗狗机,其他人和精灵在旁边围观,宠物洗澡间本来就狭窄,更是挤得水泄不通。这时,张子安的手机响起信息提示音,他便挤出宠物洗澡间。

    解锁屏幕一看,是沉寂很久的战犬剧组微信群里有人他。

    剧组的成员们如今分散四方,有的在家中过年,有的加入新剧组去参与拍摄新电影,除了在除夕夜里因为发红包而热闹了几小时以外,已经很久没人说话了。

    制片主任聂远:请以下演职员立刻准备护照和德国签证,前往参加战犬于柏林电影节的首映,以及视情况参加其后的颁奖环节,由我来担任领队,冯导担任副领队。原则上提到名字的人(和狗)都要参加,因故无法参加的,请私聊我说明情况。

    导演

    副制片

    副导演

    男主

    男配一号

    男配二号

    狗主演(需驯犬师陪同)

    微信群再次热闹起来,大家对此次柏林电影节都充满了憧憬。

    之前签订演艺合同的时候,合同里有一条就是乙方(演职员)必须积极配合甲方(剧组)的商业宣传和推广,包括但不限于首映式、见面会和新闻发布会等等,至于费用当然是由甲方负担。签订合同就意味着认同这些条款,自认为非法盲的张子安当然要遵守。

    不过聂远这话说得,好像他是飞玛斯的随行人员一样

    护照他有,上次去美国前就办好了,不过去德国的签证还是要跑一趟领事馆,除此之外还要办理一下飞玛斯的登机手续——显然它不能像理查德一样以科研名义进入乘客舱,也不能收进手机里到了德国再放出来,那样说不定会有人起疑心,毕竟它作为主演,会受到很多关注,特别是来自狗仔队的关注。

    没准哪位想搞个大新闻的西方记者会去查飞玛斯是坐哪架航班来的,若找不到相关的登机信息就露馅了

    “飞玛斯。”

    他冲飞玛斯招手,把它叫到二楼,向它解释了一下情况,主要是向它解释必须要把它放在飞机有氧舱里,不能进入乘客舱。

    刚过去的这个春节之前,国内一些航空公司相继推出客舱宠物运输服务,允许部分宠物随主人一起乘坐客舱抵达目的地,但并非所有宠物都可以,宠物连笼子的重量不能超过5公斤,也就是说大部分成年狗和少部分成年猫被排除在外,比如说某种橘色的猫,菲娜估计也悬

    另外,这项服务只针对家养的猫和狗,其他类型的宠物不包括在内。

    飞玛斯的体重远远大于5公斤,肯定是不能带入客舱的,必须要放在有氧舱里托运。..

    张子安解释这些,是怕飞玛斯有什么想法,觉得被侮辱什么的,毕竟它不是普通的狗,是精灵。

    飞玛斯听了,倒是并不以为意。

    “没关系。”它骄傲而大度地说道:“我是一个演员,要爱岗敬业,别说是有氧舱,只要是工作需要,就算是扒在飞机外面飞过去也可以。”

    张子安:“”那塔台管制员肯定不会允许飞机起飞的。

    “对了,你说是去哪?”飞玛斯问道。

    “德国,柏林,应该算是你的老家吧?”张子安问道。

    “德国啊”

    飞玛斯侧头望向遥远的西方,眼神里飘荡着它自己也说不清的思绪。有一段时间它曾经以为自己是任丁丁,以为自己是来自于一战的德国战场上,但现在知道自己并不是,也许只不过是一条普通的德牧,辗转流落到美国,真正的家乡是哪,早已经忘记了。

    “我是一个演员,家乡是哪并不重要。”它说道,“如果有必要的话,我可以四海为家。”

    张子安点头,“这次去了柏林,肯定有很多人会知道你,听说你的名字,说不定还会有新的片约呢。”

    飞玛斯凝神细思,甩甩头说道:“新的片约,大概是有吧,但是我不想什么烂片都接,像电视上那些家庭情景喜剧或者真人秀就算了,那些东西让普通的狗去演就行,我不会自降身份去演那种角色——之前我已经演过太多这种角色了。”

    这倒是,让它去演在家里吐着舌头卖萌的角色,无异于杀鸡用牛刀,也是对它演技的羞辱。

    它强调道:“所以一定要在剧本上把好关,一看就是粗制滥造挑战观众智商下限的片子,直接帮我推掉就行了,我宁愿像冯轩一样赋闲在家也不去演。”

    “那你倾向于接什么样的剧本?”张子安问道,“大致说下,我心里也好有个数。”

    它想了想,说道:“要有一定的意义吧,看完之后就算不能发人深省,至少也不能像爆米花电影一样看过就忘。”

    “行,没问题。”张子安满口答应。

    “哦,还有一件事。”飞玛斯正想下楼,却又停下脚步,“我听理查德说,你把前几天卖猫的钱捐了出去?”

    理查德这个大嘴巴

    张子安打定主意,今天晚上不仅要把理查德倒吊起来,还要把它嘴绑上。

    “嗯,不过没多少钱。”他承认道。

    “为什么呢?”它很认真地追问,“几千美元,对于癌症研究来说是杯水车薪,就算是想纪念凯茜,也有其他办法吧?”

    张子安没料到它有如此一问,思索片刻后回答:“要说的话确实是这样没错,但是每年全世界有40万人死于肺癌,平均每分钟3个人,在咱们谈话的这几分钟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因为肺癌而死去。几千美元,哪怕只能将攻克肺癌的时间提前分钟,就相当于拯救了3个人的命,所以即使是杯水车薪,我认为没有其他方式比这个更适合纪念凯茜。”

    “是吗?我也这么认为。关于出国前的准备,你应该还有很多事要做吧?我先下去了。”

    说完,飞玛斯下了楼。

    在它心中,那个希望成为天使的它依然存在,无论它的家乡在哪里,无论它是飞玛斯还是任丁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