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2章 流浪猫(为[豆^-^豆]盟主加更)
    入夜。

    茉莉的肚子有些饿了,它围着鲁怡云的脚转来转去,蹭蹭主人的小腿,提醒主人该吃饭了。

    鲁怡云揉揉眼睛,打了个呵欠,一看都这个时间了,赶紧将未完成的画作保存,然后收拾东西。

    “王乾,李坤,咱们下班吧。”她说道。

    王乾和李坤平时不到这个时间就已经离开了,但今天为了陪鲁怡云,此时依然滞留在店里,坐在一起玩手游。

    他们闻言伸了个懒腰,看了下时间,“这时候师尊应该早已经上飞机了吧?没发来信息就表示一切正常,手机肯定关机了。”

    “大概是吧。”鲁怡云希望如此。

    三人一起动手,轻车熟路地把店内的卫生打扫干净,其实也没什么可打扫的。

    打扫完,王乾和李坤先行离开,鲁怡云背着茉莉,挎着数位板,把卷帘门哗啦一声拉下来,落锁,轻轻哼着动漫新番里的主题曲,步伐轻快地往对面的小区走去。

    疲惫了一天的上班族有的直接回家,有的三五成群地喝一杯再回去,街道上不时响起欢声笑语。

    老式小区的家家户户飘出煎炒烹炸的香味,给饥饿的肠胃补充能量,铆足力气为明天的生活打拼。

    一切都很正常。

    无论有没有张子安,滨海市都在照常运转,甚至没有几个人知道并且在意他离开了滨海市。

    鲁怡云回到出租屋,喂饱了茉莉,继续作画。

    时间继续流逝。

    李大爷和李大娘心满意足地关上店门,夫妻俩坐在一起,盘算今天挣了多少钱。

    飞机上的张子安戴上眼罩,试着入睡。

    有氧舱里的飞玛斯最初有些不适应,兼之饥肠辘辘,但困意还是阵阵袭来,也闭上了眼睛。

    鲁怡云打了个呵欠,看了看时间,关上电脑去洗澡,准备睡觉。

    一切都很正常。

    滨海市市郊。

    一道黑影惶急地蹿过。

    它的眼睛在月光下很亮,看样子像是一只猫。

    懂行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这是一只体型偏瘦的暹罗猫,刚成年,浑身脏兮兮的,像是经常在垃圾堆里翻食的样子,而且很久没有洗过澡,应该是一只流浪猫。

    流浪猫一般是土猫,不过最近有些品种猫也成了流浪猫,它们都是来自爱萌宠养殖基地。大部分跑出来的猫狗找到了新家,但少部分运气不好的一直没被人看中,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没被人捡到。

    随着春天的临近,这些新来的流浪猫与本地流浪猫相结合,两个月之后,一大批新的小猫即将诞生,滨海市流浪猫的家族将进一步壮大。

    这只暹罗就是来自爱萌宠,在不久前的那天夜晚,它懵懵懂懂地跟着大家一起逃出养殖基地,进入市区后就走散了。

    它本来有机会可以被人捡回家,但是它在爱萌宠里忍饥挨饿动不动就挨打挨骂的经历令它很怕人,不喜欢跟人接触,总是想办法躲着人。

    最初几天全城捡猫的热潮过去后,试着捡猫的人日渐稀少,想免费养品种猫的人聚集在网上,在同城论坛里等着捡漏,毕竟有的人一下子捡了好几只猫,养不过来就可能转让,低价转让或者免费转让。捡漏成功的人心满意足,像是捡到一个亿。

    饿着肚子的它从藏身处出来,每天晚上去附近的垃圾箱里翻找食物,成为一只流浪猫。

    其实当流浪猫也不错,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虽然不能像寻常宠物猫一样饭来张口,但至少免去了胯下一刀

    它慢慢适应了当流浪猫的生活,晚上去垃圾箱里觅食,白天躺在屋顶上晒太阳,或者跟其他流浪猫争地盘。

    滨海市比较富足,现在又正值过年期间,垃圾箱里的食物很丰富,差不多能凑出一桌满汉全席,其实没必要争地盘,争地盘只是出于它们来自远古的本能。

    在短短的几天内,它甚至收获了一份爱情,与一只白色的土猫珠胎暗结,不知不觉间当上了父亲。

    日子本该就这样安稳地过下去,然而它经常翻找的垃圾箱突然被一只胖橘猫给占据了,瘦弱的它不是胖橘猫的对手,被赶离了原来的地盘。

    没关系,野外就是应该这样优胜劣汰,既然打不过,就换个位置。于是它没来得及跟那只白色土猫告辞,便踏上了继续流浪的旅程。

    逐渐的,它明白了世界上的人大部分都是好人,它沿路行过之处,经常有胖胖的家庭主妇往屋顶上扔食物喂猫,也有青春正茂的大学生买来猫粮放在流浪猫的聚集区。

    只不过,这些风水宝地都已经被别的流浪猫占据了,它们对领地的入侵者很敏感,它往往吃不了几口就会被赶走。当夜深人静时,它才会悄悄溜回来,捡些残羹冷炙果腹。

    它在屋顶上吃了几口冰凉干硬的颗粒猫粮,偶然一抬头,看到邻近居民楼三楼的窗户里,有另一只暹罗与它隔着玻璃互视。

    那只暹罗与它很像,也许同样是从爱萌宠里跑出来的,但它的毛发整洁,体态匀称,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好奇地盯着它,眼神里透着怜悯,像是在纳闷它为什么要吃那些自己连看都不会看一眼的垃圾。

    窗户里人影一晃,一个漂亮的年轻姑娘爱惜地把那只暹罗抱在怀里,拿着两盒不同口味的猫罐头让其任选。那只暹罗一脸厌烦地选了一盒三文鱼口味的猫罐头。

    毫无疑问,那是一只被人收养的猫,过着锦衣玉食的奢华生活,不知饥饿寒冷为何物。

    窗外的这只暹罗自惭形秽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肮脏且臭气熏天的身体。它肚子还饿着,而屋顶上最后的颗粒猫粮也已经吃完了。它的左眼隐隐作痛,看东西有些模糊,似乎发炎了,还有些流脓。

    一窗之隔,宛如两个世界。

    它突然感到无比的懊悔,为什么要躲着人呢?如果一开始就勇敢地迎上去,也许在屋子里锦衣玉食的猫就是它了

    事实已经证明,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都是好人,不是吗?

    于是,它改变了主意,不想再当一只流浪猫,它渴望被人关爱,就算胯下要挨一刀又如何?反正它已经把自己的基因散播下去了,没什么可损失的。

    它跳下屋顶,兴冲冲地跑上街头。它向遇到的每一个人凑过去,学着刚才那只暹罗的样子向他们卖萌,希望他们把它领回家,让它能吃饱饭,给它洗个澡,最好能再把左眼治一治。

    然而,它现在的卖相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全身又脏又臭,除了懂眼的人以外基本认不出它是一只品种猫,就算认出来,看到它发炎的左眼也要掂量一下不菲的治疗费用。

    人们很嫌弃地躲着它走,生怕被它弄脏了新年换上的新衣服,并且吓唬他们的孩子:“别去摸那只野猫,身上说不定有病菌,小心它咬你!”

    它折腾了大半夜,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为它驻足,反倒把肚子折腾得更饿了。

    算了,就这样吧

    它心灰意冷地垂下头,既然没人愿意收留它,还是继续跟那些流浪猫抢地盘吧。

    “咪咪!咪咪!咪咪,过来,咪咪!”

    正在这时,侧前方不远处,有人发出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在学猫叫。

    它觉得有些好笑,这人是傻瓜么?哪个位面的猫是咪咪咪咪地叫?

    不过,声音传来的方向同样也飘来三文鱼的香味,似乎是来自很高档的鱼罐头,也许就是刚才那只暹罗吃的同款鱼罐头。

    它抬眼望去,那是一位相貌和善的年轻男人,蹲在地上,手里端着一盒打开的猫罐头,温和地冲它微笑,“咪咪,来吃!这里有好吃的。”

    这是在做梦么?

    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因为左眼发炎而产生了幻觉么?

    就算是眼睛产生了幻觉,鼻子和耳朵闻到的、听到的也会是幻觉么?

    它犹豫了一下,还是禁不住食物的诱惑,迈开腿向那个男人跑过去。

    男人笑了,从罐头里取出一片三文鱼向它挥了挥,“过来,咪咪,想吃的话就过来。”

    它用牙咬住三文鱼片,嚼了两下就咽进了肚子里。

    好吃!

    真好吃!

    自从在爱萌宠养殖场里出生以来,它就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它眼巴巴地盯着他手里的鱼罐头,视线稍微模糊了。..

    “还想吃吗?”

    男人保持着蹲姿,抬眼向周围的行人扫视一圈,嘴角保持着微笑。

    “还想吃的话,就过来。”

    他站起来,又取出一片三文鱼捏在手里,转身走了几步,引诱着它。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因为它已经决定跟他走了,它希望他能领养它,就算过不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至少也不再流浪。

    它乖乖地跟在他后面,离开川流不息的街道,七拐八绕,进入一条偏僻而昏暗的小巷。

    年轻男人每走几步就等它一会儿,挥挥鱼片,确保它没有跟丢。

    终于,他停下来了,微笑地着转过身,眼神却失去了刚才的和善,变得有些冰冷。

    “看,又是一只。”他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