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失踪?失窃?
    滴滴滴滴

    鲁怡云被闹钟吵醒,摸索着关掉闹钟。

    五分钟后。

    叮叮叮叮

    她又被手机闹铃吵醒了。

    这次关不掉,她为了早上不睡过头,在睡前把手机放到了饭桌上,除非有一条两米长的胳膊,否则没办法从床上把手机闹铃关掉。

    她揉着眼睛,从枕边摸索出眼镜戴上。茉莉就趴在她的被子上,被她的动作吵醒,从床上跳下来,喵地叫了一声,像是在道早安,然后自顾自去水盆边饮水。

    “早安,茉莉。”她打个呵欠说道。

    接下来,穿衣、起床、洗漱、泡麦片日复一日的动作已经形成了习惯,即使不需要大脑介入也能顺利完成。等她坐到餐桌兼书桌的桌子旁边舀起麦片往嘴里送时,脑子才从睡眠状态逐渐复苏。

    茉莉也在她的脚边吃早餐,就伙食费来说,它吃得比她还要贵得多。

    相比于同年龄的普通女生,在出门前她可以省掉化妆的步骤表面上看只是省掉一个步骤,其实是省掉1小时,因为回家后还可以省掉卸妆的过程。

    每天省出1小时,一年就省出15天。

    如果能活75年,从15岁开始学化妆到75岁以后不需要再化妆,60年内就能省出2年半的时间,想想还真是可怕。

    人生的2年半时间都消耗在给脸涂涂抹抹之上,真想对脸说一声您辛苦啦

    这1小时她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画画。

    但她现在更习惯于在宠物店画画,而不是把自己关在家里闭门造车,另一个原因是她的漫画毕竟是以张子安为主角,俊美肌肉爆衣搞基男什么的,对着人物原型比较好画吧

    她和茉莉吃完早饭,由她把碗和食盆刷干净,便像平时一样把它装进背包,然后挎上数位板,向一街之隔的宠物店出发。

    她与隔壁的邻居同时出家门,彼此都有些眼熟,她努力张了张嘴想打招呼,说声“早上好”,但最终还是怯懦地没有说出来,把头一低,用留海盖住眼睛。

    对方也是一样,尴尬地装作视而不见的样子。

    现代社会的邻里关系大抵如此。

    老式居民区的房子户型不好,又矮又小又潮又暗,在这里租房的人基本上都是没什么钱的,不过这倒也好,谁也别看不起谁。

    其实以她现在画插画和打工的收入,完全可以租得起更好的房子,不过没必要浪费钱,反正房子只是睡觉的地方。

    她离开小区门口,右侧的李氏至尊吸猫小吃店里飘出早点的香味。

    “早上好。”

    有人跟她打招呼,而且声音是三个。

    她侧头望去,是婷婷和小庄,他们又来小吃店做义工,每天都是如此,算起来差不多大半个月了,只要再坚持十天左右,他们就成功了。

    婷婷和小庄正站在小吃店外跟孙晓梦谈话,大概是孙晓梦在评估他们领养的诚意。

    孙晓梦的神色有些疲惫,黑眼圈都出来了,昨夜应该没睡好。

    “早上好。”鲁怡云小声回应道。

    她没有继续打扰他们谈话,看了看左右车辆,小跑着穿过马路。

    宠物店的卷帘门没有拉开,平时她抵达时都已经开门了。

    她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锁,然后稍显费力地把卷帘门推上去。

    拉开落地玻璃门,宠物店内一切正常,只是与平时相比太过安静,总是聒噪的那只灰鹦鹉不在,据张子安说是在出国期间连同那几只猫和狗一起委托给朋友代养了,因为朋友很喜欢它们他并没有说是哪位朋友,她也没问。

    她将茉莉从背包里抱出来,让它在店里自由地玩耍,然后把收银台的卫生仔细打扫一遍,主要是擦掉键盘、鼠标、显示器、pos机、发票打印机等设备上的灰尘,弄完后便在收银台的椅子上坐下来,把数位板连接电脑准备作画。

    至于店里的清洁工作,等王乾和李坤来上班了再一起做,他们一般来得稍迟,因为总是玩游戏玩到很晚。

    她在微博上连载的漫画虽然只出了一两话,但反响不错,比她之前连载的都要好,今天打算把第三话画出个分镜草稿。

    潦草地画了几笔,又全部抹除,再画几笔,又抹除。

    不知怎地,她总觉得有些别扭,总也无法沉下心来作画,平时可没有这样的感觉,像是少了些什么东西。是因为店里太安静了么可上次张子安去美国时,店里也是差不多的安静,并未影响她作画。

    她抬起头,缓缓地环视店内。

    嬉闹的幼猫们、猫爬架、展示柜、展示柜里的幼犬们、货架

    巡视一周之后,她突然发现了别扭之处,不禁愣住了。

    蹲坐收银台对面的那尊猫神雕像不见了。

    她以为自己还没睡醒,悄悄掐了自己一把,很疼,但猫神雕像依然没在那里。

    怎么回事昨天下班前明明还在的。

    她的内心慌乱起来,是店里进小偷了吗可是卷帘门锁得好好的,也没有被撬的迹象。收银台抽屉里的小额零钱都还在,虽然不多,但总数也有几百块,哪个小偷进来之后不偷钱,却把那尊沉重的青铜雕像偷走啊这不是有病吗

    若那尊雕像是艺术品或者古董倒也罢了,但她明明听张子安说那只是一件复刻品,并不怎么值钱啊。

    是王乾和李坤故意把雕像藏起来跟她开玩笑也不对。他们觉得她很木讷,没有开玩笑的价值,从不跟她开玩笑的。

    而且卷帘门的钥匙只有一把,她昨天是最后走的,王乾和李坤没有机会在她眼皮底下把雕像藏起来。

    她心脏怦怦跳得很快,离开收银台,小跑到雕像原来的位置,蹲下来仔细察看。

    地上有个浅浅的白印,与周围地板的颜色有所差别,证明雕像在这个位置放了很久,现在却不翼而飞。

    雕像是纯青铜铸成,很沉,沉到打扫卫生的时候谁都不去搬动它的地步。

    初见猫神雕像时,她觉得它的造型很诡异,颜色很阴沉,但看惯之后感觉还好,很多顾客来店时也对这尊雕像很感兴趣,甚至还询问过雕像卖不卖。张子安推说雕像是别人送的开业贺礼,不便出售,但鲁怡云觉得他是嫌开价不够高

    对了,这尊雕像是小雪送的开业贺礼,要不向小雪打听一下,看她是从哪里买的,还有没有其他同款的

    鲁怡云想自掏腰包,买一尊同款的雕像放在原位,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猫神雕像在她看店期间失踪,她不想被张子安他们认为是她监守自盗。虽然她没什么钱,但从来不偷东西,更不想被怀疑手脚不干净。

    她掏出手机,找出小雪的微信号,斟酌之后发出一条信息小雪,早上好。还记得店里那尊猫神雕像是从哪里买的吗

    自从和小雪互加微信,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向小雪发信息。

    点击发送之后,她攥着手机苦等,心乱如麻。

    这么早,小雪起床了吗听说主播都是夜猫子

    她没等许久,就收到了小雪回的信息,是语音信息。

    点击信息,小雪的声音从手机扬声器里传来,带着些许的慵懒,似乎是刚起床。

    “早上好啊,小云猫神雕像啊,我想想啊,我想起来了,是在一家名为朝物夕拾的二手店买来的,嗯,就是这样的来啦一会儿就下去”

    语音里隐约能听见小雪母亲喊她下楼吃饭的声音,声音十分遥远,看样子小雪是跟父母一起住,家还不小。

    鲁怡云顾不上别的,又打字道是多少钱买的

    小雪又发来语音“多少钱忘了,可能是几千吧”

    几千块钱倒还好,鲁怡云能负担得起,她稍稍松了口气,又打字道那店里只有一座猫神雕像吗还有没有第二座

    小雪“没有啊,没有,那店里就这么一座,没有第二座。我记得老板是个挺有风度的老人,与其说是卖,不如说是把雕像半卖半送给我,还说了些什么神物通灵,他的小店镇不住之类的话时间挺长的,我记不太清了。”

    在小雪发语音期间,她母亲又在楼下喊她吃饭,她则不耐烦地回应了一句。

    听说只有一座这样的雕像,鲁怡云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小雪“小云,怎么想起问这个发生什么事了吗”

    鲁怡云没事,我只是偶然想起来了,小雪你快去吃饭吧,别让你母亲等太久。

    小雪“嗯,我在起床雪球,下去,别压在被子上了对了,小云,店长先生是出国了对吧店里一切都好吧”

    鲁怡云一切都好,小雪你不用担心。

    小雪“那就好,我去吃饭啦”

    鲁怡云叹了口气,这下没办法了,想赔偿都赔偿不了,只能跟张子安如实交待,希望他别把她当成小偷就好。

    她找到张子安的微信,几经踌躇,向他发过一条信息对不起,店长先生,店里的那尊猫神雕像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