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抵达德国
    德国,柏林,泰格尔国际机场。

    长时间的飞行加转机时间,令张子安一路都没有休息好,脑子里一片混沌。

    他乘坐的经济舱相邻座位上坐着一位体重至少300斤的白人大胖子,体味刺鼻就不说了,特么的睡觉时还鼾声震天,吵得他无法正常入眠,真想把理查德召唤出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展开鸟粪攻势

    好不容易下了飞机,他强打精神,用不太娴熟的英语办理完飞玛斯的托运手续。

    飞玛斯的精神状态也不佳,看起来在有氧舱里的体验并不太好。

    “飞玛斯,怎么样是不是很饿”他给它系上牵引绳,问道。

    飞玛斯差不多一天半没吃东西了,期间只喝了些水,神情委顿地摇头,“还好,路上有一段时间很饿,饿得睡不着觉,不过现在不太饿了。”

    张子安深感同情,看了看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问道“要不要买点儿东西填填肚子不知道这边的机场里卖不卖热狗什么的”

    说到热狗,飞玛斯的肚子咕噜响起来。它舔舔嘴唇,“那就来个吧。”

    张子安掏钱买了个热狗让飞玛斯吃,他自己吃了飞机餐,暂时并不饿。

    飞玛斯吃东西的时候,他启动手机,想把泰格尔机场的样子拍下来,打算发在朋友圈装装逼,好歹也来了趟德国,不能让春节期间在国外旅行自拍的赵淇太过嚣张

    手机刚连上机场的ifi,就收到一条信息,打开一看是鲁怡云发来的。

    鲁怡云对不起,店长先生,店里的那尊猫神雕像不见了

    张子安愣住了,猫神雕像不见了这是什么意思

    经过询问,鲁怡云把事情的经过简单讲了一遍,说她昨天夜里离开时,雕像还好端端地摆在原位,但今天早上来上班时,雕像就不翼而飞,店里没有失窃的迹象,收银台抽屉里的零钱都还在。

    最后,她问要不要报警。

    张子安原本就一片混沌的脑子里隐隐作痛,怎么不偏不倚他刚一离开就出事了

    他暂时顾不上猫神雕像,赶紧向π发了条信息π,你起床没有昨天夜里有没有出什么事

    很快,π敲回一条信息起床了,正在写小说,一切都好。

    他又问家里没有进小偷吗

    π又回道没有,如果进小偷的话,战天会叫吧

    这话倒是没错,一语点醒梦中人。

    猫神雕像放在一楼,战天晚上也睡在一楼。

    战天可不是金毛或者哈士奇之类没心没肺敌我不分的狗,作为前王牌警犬的它拥有极高的警惕性和战斗力,真要是有小偷入室行窃,它绝对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跟小偷杀个你死我活。别说是小偷,就算一两个持刀歹徒面对它也没有多少胜算。

    想到这里,他又问鲁怡云战天还好吗有没有搏斗的痕迹

    鲁怡云战天很好,搏斗的痕迹等我找找。

    片刻之后,她又发信息道没有,没有搏斗的痕迹。

    这就怪了

    若说战天玩忽职守,他是不信的,无论多厉害的小偷也不可能从战天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雕像偷走。

    不是小偷的话,那雕像又是怎么失踪的长腿自己跑了

    好吧,猫神雕像本来就有腿,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关着门它是怎么跑掉的

    他远程连接店里的监控,查看昨夜的录像。

    这年头黑客猖獗,他担心监控摄像头被黑客入侵,看到了他与精灵们的互动,因此只在店门口附近安装了摄像头,拍摄收银台附近的情况这也不是怕鲁怡云监守自盗,而是为了与顾客产生交易纠纷时有个凭证。有几次他或者鲁怡云算错了账找错了钱,都是靠监控录像挽回了自己或者顾客的损失。

    可惜,监控摄像头的拍摄范围不包括猫神雕像所在的角落,那里本来也没有拍摄价值。

    他以16倍率的速度,从昨天晚上王乾李坤和鲁怡云下班时开始看,一直看到今天早上鲁怡云来上班,并没有在录像里看到任何异常情况,店外的卷帘门始终是关闭的,就算真有小偷,也不是从正门进来的。

    相比于雕像失窃这件事本身,他更想知道它是怎么失踪的,但是录像无法告诉他答案。

    鲁怡云又问了一遍,是否要报警。

    报警是肯定不行,一是因为没有破门而入的证据,就算警察来了也只能怀疑鲁怡云和王乾李坤他们,二是警察来了肯定要进屋搜索蛛丝马迹,看见π之后可能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他回复道算了,不用报警,丢了就丢了吧,反正不值多少钱。

    鲁怡云是我看店时丢失的,我愿意照价赔偿。

    张子安不用说什么赔偿不赔偿的,又不是你弄丢的,干嘛要你赔这件事不用再说了,就当是破财消灾。我现在要去找接机的人,你好好看店吧,不要多想。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飞玛斯狼吞虎咽地吃掉热狗,注意到张子安发信息时的表情不太对,便关切地问道。

    张子安没有向它隐瞒,如实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雕像不翼而飞”飞玛斯也吃了一惊,“还有这种事”

    “所以说很奇怪啊”张子安无奈地摇头,“这事先放在一边,等在旅馆里安顿下来再说吧,大家集思广益,说不定能想出原因来。”

    飞玛斯想了想,“是不是因为你总是乱发誓的缘故结果遭报应了”

    张子安不以为然地说“估计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损其钱包”

    飞玛斯“”你把老天爷想象得也太不值钱了,怪不得遭报应。

    “一个热狗够不够要不要再买一个”他问道。

    飞玛斯摇头,“算了,味道很一般,就当是为你的钱包减少损失吧。”

    张子安牵起飞玛斯往机场外走,一边走一边注意寻找中文字体,终于在机场出口处见到战犬剧组负责接机的人,高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狗和随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