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入住
    战犬剧组负责接待的员工在机场出口处接到张子安和飞玛斯,把他们带上租到的车里,开往波茨坦广场附近预订的酒店。

    果然如之前预料的那样,柏林的温度比滨海市要低,而且不止低两三度,差不多低四五度,还飘着小雪,湿度很大。幸好理查德没有乘机前来,否则估计冻得够呛。

    整个柏林洋溢着一年一度电影节的热烈气氛,就连机场通往市内的主干道两侧都张贴着柏林电影节的巨幅海宣传报。虽然张子安完全看不懂德语,但这不妨碍他面露微笑。

    负责开车的员工有一搭没一搭地向他讲解着柏林电影节的光荣历史,以及来到本次电影节的一些明星大咖,还有剧组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张子安了解到,行程基本上是前紧后松,因为电影节并不单纯是放映电影和评奖,电影放映权的贩卖交易也是重要的环节,但这些是制片方的事,跟他无关,只要在适当的时候牵着飞玛斯配合宣传就行了。

    波茨坦广场几乎是柏林最繁华的地带,令他意外的是,从机场到下榻酒店的车程还不到20分钟,路上也没怎么堵车,若是换成祖国首都,20分钟还没离开机场高速呢。

    驶入市区之后,最直观的感觉就是鳞次栉比的古老建筑,高楼大厦极少,不同于新兴城市滨海市和商业气息浓重的洛杉矶,这里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历史的厚重感,当然也可以理解为腐朽的老牌帝国主义日薄西山。

    印有小熊图案的海报在街道两侧出现的次数更加频繁,人行道上不同肤色的美女帅哥令人眼花缭乱,偶尔可以看到某个气派的现代建筑前排着长长的队伍。据开车的员工介绍这些人是在排队购买电影票,其中很多人是从外地甚至是从欧盟其他国家特意赶来参加电影节的,即使严寒和雪花也无法磨灭他们对电影的热情。

    相比于其他的欧洲电影节,柏林电影节更加亲民,电影票更是一票难求,网上预订并不一定能得到想看的电影票,最靠谱的办法还是现场排上一两小时的队。如果实在抢不到票,也可以在电影上映前在电影院门口高举求票的牌子,也许某些买到票的观众因为临时有事无法观看而将票转让或者免费赠送——颜值高的人在这种时候往往更受青睐,特别是年轻妹子。

    汽车停在酒店外面,张子安牵着飞玛斯下了车。可能是事先跟酒店管理打过招呼,尽管酒店大堂里人人侧目于飞玛斯,但没人上前阻拦。该酒店并非只有战犬剧组一家入住,他在大堂里看见几位稍微眼熟的外国帅哥美女,但仅限于眼熟,叫不出名字,可能在某部电影里以配角的身份出现过。

    “小张,你来了!过来这边!”

    张子安正自茫然无措,不知该怎么办理入住手续,就听到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从大堂的沙发附近响起,而且是熟悉的中文。

    他扭头一看,跟他打招呼的正是许久不见的冯轩导演。

    冯轩导演平时不怎么修边幅,在面试飞玛斯的时候还穿着一件起皱的西服,不过今天他显得很精神,西服整洁而笔挺,面带笑容,整个人像是年轻了五岁,这大概就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吧。冯轩正在跟别人寒暄,一眼看到牵着狗入内的张子安,马上叫住他。

    “冯导,好久不见!身体怎么样?”

    张子安快走几步迎过去,与冯轩握手。

    “托你的福,别看我一大把年纪,身体好得很呢。”冯轩笑道,又低头望向飞玛斯。

    “你好啊,飞玛斯,乘机辛苦吧?”他说道。

    飞玛斯没有错过这个众目睽睽的机会,轻灵地把腰一挺,人立而起,将左前爪探出,不偏不倚地搭在冯轩的左手上,当作是握手。

    冯轩在电影拍摄过程中已经不止一次感到飞玛斯的与众不同,此时更是惊讶,因为时隔这么久,它竟然还记得他是左撇子?

    张子安替它说道:“还是有些辛苦的,主要是在飞机上不能吃东西,下了飞机也只吃了一个热狗。”

    “哦,那赶紧先办理入住手续,然后快去吃些东西吧。那谁,把小张和飞玛斯领到他们的房间去。”冯轩叫住另一个待命的员工。

    “那好,冯导我先上楼了啊。”张子安牵着飞玛斯准备上楼。

    “等一下,把这个拿上。”冯轩递过来一个四四方方的家用电器包装盒,“电热水壶,他们这酒店不提供热水,天气又冷,喝凉水估计会拉肚子。”

    “还是冯导想得周到”..

    张子安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把未拆封的电热水壶包装盒抱在怀里,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居然能想到提前准备电热水壶,否则这么冷的天气,喝上十天的凉水,还真可能拉肚子。若没有热水,老茶也没办法喝茶。

    冯轩笑着摇头,“没办法,总往外边跑,受过几次没热水喝的罪就长记性了。咱们每个演职员房间里都配备一个电热水壶,你自己住一个双人标间,毕竟要照顾飞玛斯嘛。”

    张子安点头,很感激冯轩的照顾,自己一个房间就方便多了。

    “对了,你带了领结没有?”冯轩又问道。

    张子安一怔,在出发前领队聂远特意强调每位演职员都要带正装和礼服,以备不时之需,为何冯轩特意要问带没带领结?

    “带了啊。”

    尽管困惑,他还是条件反射般回答,心中忐忑,因为他的领结都是便宜货。

    “带了几种颜色和花纹的?”冯轩又问。

    “呃,大概三四种吧。”张子安回答,“要不我拿出来让您过目?”

    “现在不用,你先上楼去安顿吧。”冯轩摆手,指着飞玛斯脖子上的皮质项圈说道:“安顿好之后,把项圈取下来,然后把那几种领结给飞玛斯试戴一下,拍成照片发给我就行了,走红地毯时要用到。”

    张子安:“”闹了半天是给飞玛斯戴领结啊?真想大哭一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