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集思广议
    冯轩指派的员工把张子安领到他入住的房间,把房卡交给他就离开了。

    张子安进屋后,打量了一下这间客房。

    虽说是个双人标间,但室内的面积并不怎么大,窗外的视野倒是挺开阔,拉开窗帘后可以看到暮色中的柏林街道。

    战犬剧组不是那种特有钱的剧组,订的酒店也不是五星级的,再说目前整个柏林人满为患,能订到酒店就不错了,不能要求太高。

    张子安把勿扰牌子挂在外面,掏出手机,对着空地把精灵们逐一释放出来。

    “嘎嘎”理查德刚一出现就想叫,被张子安甩过一只枕头糊在它的脸上,把它拍到床上。

    “你别那么大声乱叫,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他警告道。

    星海刚出现时有些畏缩,晃晃脑袋之后发现屋子里没有别人,顿时欢快地在房间里跑来跑去地探险。

    菲娜打了个呵欠,踱步走到窗边向外看,“这就是德国”

    “嗯,没错。”张子安打开行李箱,一边往外拿东西一边回答。

    “看起来很一般般啊。”菲娜略带失望地说,“那座蕴藏着72万吨钻石的小镇在哪”

    “这个嘛”他勉强笑道“不要着急,等有时间了咱们就过去。”

    菲娜怀疑地瞪了他一眼,正想追问,便被他急忙打岔道“对了,有件很古怪的事要跟你们商量一下。”

    “喵喵喵什么事是不是你一觉醒来发现蛋蛋没了”雪狮子喷着口水说道“别担心,反正你留着也没用”

    张子安“”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老茶伸了个懒腰,察言观色注意到张子安不像是在开玩笑,便开口问道“子安,究竟何事莫非是π留在店里遇到了意外情况”

    “意外嘛,倒确实是意外,但跟π没什么关系,是咱们店里丢东西了。”张子安解释道,打开电热水壶的包装盒,灌满一壶水,插上电源开始烧水。

    “什么”

    菲娜原本蹲坐在窗边眺望夜色,闻言立刻挑起了眼角,眼眸里尽是寒霜,“本宫的神宫失窃了何人敢在本宫头上动土”

    “问题就在这里,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失窃。”张子安说道。

    雪狮子不耐烦地说“要说就说,别吞吞吐吐的,连女人都不如”

    “失物为何”老茶问道。

    张子安环视着大家,严肃地说道“是摆在店门口的那尊猫神雕像。”

    “嘎那东西死沉死沉的,又不值几个钱,谁闲得蛋疼会偷那个”理查德深感意外地叫道。

    张子安把事情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

    一开始精灵们还有些闹腾,不时地插言打断,但讲完后大家都陷入了思索。

    “子安,你是说,那雕像不翼而飞”老茶确认道。

    他点头道“是啊,所以说这事情很古怪,那尊雕像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消失了,连战天都没有被惊动。”

    “到底怎么回事不过是一尊雕像而已,看你们一个个的都一反常态啊”飞玛斯好奇地问道。

    小雪将猫神雕像作为开业贺礼送给张子安的时候,飞玛斯还没有来到宠物店,它对雕像来历的了解仅有皮毛。

    “那尊雕像并非寻常之物,其实也并非真正的猫神雕像。”张子安向它解释道,“古埃及真正的猫神是贝斯特,现今流传下来的关于贝斯特的雕像与壁画为数不少,但仅有那尊雕像是带着鼻环的。”

    “鼻环”飞玛斯努力回忆了一下,“我没注意到那雕像戴着鼻环啊”

    “那是因为,鼻环已经被老朽切成了两半。”老茶沉吟道,“对了,子安,断成两半的鼻环是否还留在宠物店里”

    此言一出,菲娜立刻瞪大眼睛,“难道你还把那鼻环留着”

    “怎么可能”张子安很委屈地替自己申辩道“我知道那鼻环是邪恶之物,怎么可能留在身边,早就已经处理掉了。”

    “怎么处理的扔了”菲娜又问。

    张子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鼻环是黄金打造的,扔了多可惜其实我是送去珠宝店回收了,换成了人民币,就是在那个龙凤珠宝店里换的,菲娜你还记得吧那鼻环里黄金的纯度不太高,真没换多少钱”

    众精灵闻言皆是无语。

    张子安赶紧又解释道“我当时问了,珠宝店把黄金回收之后,会将其熔化重新打造成黄金饰品,就算那鼻环再怎么邪恶,熔化之后也没问题了吧而且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要出问题怎么会等到现在”

    “确实如此。”老茶首肯道,“若鼻环确然熔化了,应该无妨。”

    “等一下,我还是不明白。”飞玛斯插言道“那尊雕像和鼻环到底哪里邪恶了不就是普通的东西吗”

    张子安巴不得它打岔,赶紧顺着它的话题解释。

    据菲娜所言,这尊猫神雕像其实应该是伪猫神雕像,或者干脆说是邪神雕像,是部分古埃及人出于对法老统治的不满,秘密实行邪恶崇拜的产物。那些人以血腥残忍的仪式将猫虐杀,以此来祭祀邪恶的猫神,而那枚黄金鼻环可能就沾有古代猫的血液。

    张子安负责向飞玛斯解释,菲娜和老茶你一言我一语地补充,雪狮子和理查德还不时地打岔,不过总算让飞玛斯听明白了。

    尽管听明白了,但依然谁也无法解释雕像是如何凭空失踪的。就算鼻环是邪恶之物,但早已熔化成金水了,而雕像本身只是个几近完美的复刻品而已。

    飞玛斯想了想,提议道“我倒是有个办法,不知道行不行。”

    “说说看。”张子安精神一振,“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就是想让大家集思广益。”

    其他精灵暂时不说话了,认真听着。

    飞玛斯说“如果我没记错,π的那本无名书应该是记载了生命、宇宙以及一切事情,对吧那咱们就请π来查一查,昨天晚上那尊雕像到底是怎么失踪的,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