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加冕为王
    “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张子安换上久违的西服,打上领带,还特意打了摩丝,对着试衣镜左照右照,美滋滋地向精灵们询问。

    自从辞职回来继承宠物店,他已经很久没穿过西服了,抬抬胳膊伸伸腿,总觉得有些别扭,大概是因为自从跟老茶练拳后,身上的肥肉变成了肌肉,肩膀胸膛都变得结实了,西服穿起来有些紧绷的感觉。

    “喵呜很帅!”星海蹲坐在一张椅子上说道。

    “嘎嘎!适合搞基。”理查德落在衣帽架上,眼神中带着蛋蛋的忧伤,“先王创业未半而中崩殂,伟大的比利已经去世了,本大爷钦定你继承王位——从此以后你就是h比利!”

    “我不认识叫什么比利的人。”张子安断然否定,“我也不想继承这个王位!”

    至于其他精灵,都在忙着埋头吃土耳其烤肉、咖喱香肠和巴伐利亚烤肘子,没空理他。

    聂远在微信群里逐个每位应该参加晚上开幕式的人,要求大家十分钟内去楼下集合,然后一起坐车去索尼中心,以防有人被落下。

    一同去的人虽多,但实际上会走红毯的只有三个人加一条狗,除了张子安和飞玛斯之外,还有导演冯轩与男主角林枫。这部电影除了女性路人以外没有女性角色,所以也没有女主角和女配角。

    飞玛斯也对着试衣镜打量自己。

    今天上午从宠物店回来后,他们没再外出,而是睡午觉倒时差,睡醒后张子安自己出去一趟,买回了好多小吃,之后张子安就帮着飞玛斯洗了澡,又给它把毛发吹干,梳理得顺滑无比,再系上精心挑选出的领结,将它打扮得一表狗才。

    可以说,今天整个柏林没有比它更帅的狗。

    他暂时没给它戴上墨镜,因为这是秘密武器。

    制片主任聂远是体制内人员。作为此次柏林之行的领队,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做事面面俱到却又很保守,如果让他看到戴墨镜的飞玛斯,八成会呵斥为哗众取宠,就连给飞玛斯戴领结他都不太情愿。

    男主角林枫自诩为本次柏林之行的中国头号明星,当然也不愿意被其他人或者其他狗抢了自己的风头。

    因此张子安干脆准备打个突然袭击,把生米煮成熟饭,让飞玛斯在红毯上出够风头,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样飞玛斯才会有更多更好的片约。至于其他人的感受,关他屁事,反正再次跟聂远与林枫合作的机会微乎其微。

    车里人多眼杂,张子安把除了飞玛斯之外的精灵们收回进手机。

    下楼之后,他与其他人在酒店门口汇合,一同坐上车,向柏林电影宫驶去。

    索尼中心附近已经变成欢乐的海洋,来自世界各地的狂热影迷汇聚在此,把附近的道路挤得水泄不通。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将黑夜变成白昼,灯光之下一片喧闹,各国摄像师的长枪短炮瞄准了红毯周围。

    本地影迷大都是单纯地喜欢电影,而千里迢迢从外地甚至外国赶来的影迷大都是冲着自己喜欢的电影明星来的,毕竟能近距离接触明星的机会并不多,也许还能搞到签名。

    提前到来的各路明星的座驾在组委会工作人员的指挥下,依次停在红毯的起始处。明星们走下车,他们的服装和饰品都是精心准备的,说不定是在哪个时装周刚刚亮相的大师之作,价值不菲,有钱可能都买不到。

    男明星们西装革履潮味儿十足,女明星们明明都被柏林寒冷的天气冻得发抖,却依然穿着袒胸露背的晚礼服,手里握着名牌手包,状似不经意地摆出一个又一个的pos,像一只只骄傲的孔雀般竞相开屏,拼命将摄像师的镜头引向她们——只不过开屏的孔雀都是公的。

    踏上红毯之后,他们或带着亲和的笑容向周围人群招手,或一副面无表情的高冷范儿引得粉丝们阵阵尖叫。

    张子安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这些面孔他之前只在电影和电视里见过,从没想到自己能和他们共处一堂,甚至跟他们踏上同一张红毯。

    冯轩和林枫都有些紧张,脸皮绷得很紧,不停地摩挲领带,拉伸裤腿上细微的皱褶,借此转移注意力。作为国内二线导演和明星的他们都很珍视这次走红毯的机会。林枫的私人助理反复为他打气,告诉他一定要镇静,不要去管其他人,把自己当成最牛的明星就行。

    一同来现场的聂远等人坐的是另一辆车,他们没有走红毯的过程,直接入场了。

    张子安听剧组的其他人说,林枫作为国内二线明星,曝光度并不高,甚至有些摄影师都不认识他,所以从昨天到今天一直在跟各路国内媒体沟通,希望自己能在专题报导中有足够多露脸的机会。

    飞玛斯对这种小心思不屑一顾。

    工作人们审时度势,对他们的司机打了个手势,示意轮到他们走红毯了。

    相比欧洲另外两个久负盛名的电影节,柏林电影节关于走红毯的要求比较宽松,并没有强制限定每位明星走红毯的时间,因此大家都想尽办法在红毯上滞留——站在摄影师面前单人拍照,然后拉住另一位相熟的明星双人合影,再拉住其他明星来个大合照,再跟热情的影迷签名自拍短短二三十米的红毯走上十几分钟都走不完,非要等到没有一个镜头对准他后,才会悻悻地入场。

    司机把车停在红毯的起始处。

    车门拉开,寒冷的空气涌入车内。

    冯轩先下车。

    林枫随后。

    趁此时没人注意,张子安快速从怀里掏出墨镜,给飞玛斯戴上,左右看了看,觉得很满意。

    “来吧,飞玛斯,你已经等得太久,是时候让你在全世界面前亮相了。”

    飞玛斯注视着车外喧闹的人群,此时的欢呼声与近百年之前好莱坞的欢呼声在它耳中仿佛混合在一起,再也分不清彼此。

    他们一同下了车,迎面而来的是闪光灯的海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