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5章 谢幕
    张子安和飞玛斯走得很慢,虽然没有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但他们很享受这独自拥有红毯的一刻。

    红毯并不长,很快就走到了尽头。

    一位员工将张子安领进影院的员工通道,另一位员工招呼孩子们:“大家可以检票入场了,快进来吧,电影就要开始啦!”

    不需要刻意引导,少年少女们自觉地排成了两列队伍,按顺序检票入场。本来已经离开的孩子们从其他人那里听到消息,正在匆匆往回赶。

    进入影院后七拐八绕,员工为张子安和飞玛斯打开一个房间的门。

    “先生,这是准备室,您可以在这里稍微准备一下,等电影开场前我们会来叫您。那边有一台电视和dvd放映机,还有战犬的光盘,您可以随意使用,不过留给您的时间很少,您恐怕只能快进着浏览一遍。”

    员工指着不大的房间为张子安介绍道。

    “好的,谢谢。”理查德替张子安用德语说道。

    员工临走前,又回头真诚地说:“很感激您今天能来,否则孩子们真的会很失望。”

    “不客气,这是我的荣幸。”理查德说道。

    员工点点头,暂时离开了。

    张子安进屋后,把门关上,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

    房间面积不大,跟一间普通卧室差不多,墙角放着衣柜,可以临时换衣服用,另外就是电视、dvd、茶几,还有一个双人座的沙发,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茶几上放着战犬的蓝光dvd光盘——并非是正式发行版,封面上印着各种警告。

    目前电影正处于全球首映阶段,光盘是肯定不能带离这间屋子的,以防外泄。

    想来之前的同声传译人员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反复观看并揣摩这部电影的。

    张子安打开dvd和电视,开始快进着播放——他没必要看,只要理查德看就行了。

    他对着室内的空地,释放出其他精灵们,并将它们隐身。

    “这是哪里?”菲娜左看右看。

    “电影院。”张子安解释道,“战犬将在这里全球首映——差不多是首映吧,大家正好一起看看。”

    “不是已经看过了?”菲娜一听就意兴阑珊。

    “不对,以前看的那个是粗剪版,并不是正式放映版,粗剪版比较粗糙,很多后期特效都没有添加,而且vip包间里那种小银幕毕竟不能跟真正电影院里的巨幕相比,震撼效果差得远,几乎可以算是两部电影了。”

    张子安纠正菲娜的错误观念,以前看的粗剪版与正式版相比,无异于avi画质与全高清画质的差别。

    飞玛斯走到理查德旁边,担心地问道:“怎么样,理查德?难度太高的话,不用做到尽善尽美也可以,只要意思能表达清楚就行。”

    同声传译已经很难了,再给每句对白添加感情,几乎相当于包揽一部海外电影的整个译制配音工作。

    理查德站在茶几上,用一只鸟爪踩着遥控器,时而4倍速快进,时而倍速快进,时而以正常速度放映对话较多的关键情节。

    “嘎嘎!你在小看本大爷吗?只有这样的挑战才能体现本大爷的智商碾压。”它不可一世地叫道。

    “可是你这样快进着看,很多情节会一闪而过吧?”飞玛斯提醒它。

    “无所谓!你看那边戳着的那个白痴,在看东瀛小电影时基本上也是快进着看完的,但又不影响他一撸一撸复一撸,关键情节能看到就行了”理查德斜睨着张子安说道。

    “”张子安告诉自己要忍耐,今天暂且放过它,等回到滨海市后再算总账。

    飞玛斯见理查德很有信心,便不再打扰它。

    没过太久,房门被敲响了。

    “张先生,时间到了,您准备好了吗?”员工在外面问道,声音里带着忐忑。

    理查德以16倍速快进到结尾,然后啪地一下关掉电视,扑腾着翅膀落到张子安的肩头。

    “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张子安拉开门的同时,它说道。

    员工其实还是挺担心的,这么短的准备时间令他很难相信张子安能够顺利完成高难度的同声传译工作,但此时没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在他看来,张子安最大的优势就是全程参与电影拍摄并能说一嘴流利的德语,若非这样,剧院高层也不会被说服。

    张子安和飞玛斯出现在银幕旁边时,影院里响起热烈的掌声。放眼望去,除了少数几位影院员工和高层之外,几乎所有观众都是德国的少年少女。

    其他竞赛单元的观众来自世界各地,唯独kplus和14plus是专门为柏林及其周边地区4000多所学校、青少年俱乐部和学生会准备的。

    员工将张子安和飞玛斯引领到银幕旁的一座小型演讲台旁边,帮他调试了一下麦克风便离开了。

    等掌声稍息,理查德清清嗓子,用德语说道:“大家好,很荣幸站在这里担任今天的翻译。大家知道,这部电影是由飞玛斯担纲演出,我也全程参与,但大家不知道的是,我也曾经学过德语并且接受过专业配音的训练,今天就请大家见证一下我的训练成果。谢谢!”

    张子安听不懂它在说什么,只能配合着微张着嘴摆出口型,并且面露微笑,不过从台下观众的反应看,大家对理查德的话还是比较惊讶的。

    这时候适当地吹吹牛还是正确的,否则无法解释他一个开宠物店的怎么会配音。

    飞玛斯安静地蹲坐在旁边。

    其他精灵们好奇地在广阔的银幕前散步,反正别人看不到隐身状态的它们。

    影院的灯光迅速黯淡下去,电影即将开始,观众们屏气凝神注视着银幕,不时瞟一眼站在演讲台后面的张子安。

    张子安由于需要装作盯着银幕配音的样子,此时是背对观众,不需要一直摆口型,便放松下来,否则摆上两小时的口型也怪累的。

    电影开始了。

    某处虚构的警犬训练基地,一条雌性德牧侧卧在犬舍里,一男一女两位穿着白大褂的兽医帮它接生。

    “加油!快出来了!加油!”

    “呼吸!用力!”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为大肚子的雌犬打气。

    很快,一条可爱的幼犬率先从母亲体内钻出来,懵懂地左右晃着脑袋。

    其中一位兽医将它抱起来看了看它的腹部,“呀,是条公的,这么性急就钻出来了,就叫你‘闪电’吧!”

    电影开头的这个桥段在粗剪版里没有,应该冯轩他们后来补拍的,讲述了主角闪电名字的来历。

    理查德配音惟妙惟肖,不仅表现出男女兽医那兴奋与焦虑并存的语气,甚至将女性稍微尖锐的嗓音和男性浑厚低沉的嗓音都模仿出来,但并不过分,仍然是以张子安本来的音色为基础,让观众通过仔细分辨能够听出这是刻意模仿的假嗓音,不会产生更多的怀疑。

    本来意兴阑珊的菲娜看到这一幕,联想起它为那两只怀孕的雌猫接生的过程,立刻产生了代入感,聚精会神地盯着银幕。

    台下小观众们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脸颊被银幕的光芒笼罩上一层淡淡的水彩,随着银幕画面的变换,各种颜色在他们的脸上混杂在一起,却并不令人感觉滑稽。

    理查德的配音没有让小观众们感受到任何突兀之处,完全沉浸在徐徐展开的剧情里,一个个半张着嘴巴看得如痴似醉,连手中的爆米花都忘了往嘴里塞。

    星海、老茶和雪狮子也是如此,它们一开始还不太适应极其广阔的银幕和萦绕身边的音响效果,总觉得眼睛不够用,但慢慢适应之后就察觉出巨幕的美好,简直就像是身临其境一样。这绝不是在家里或者vip包间能享受到的视听震撼。

    有限的几位成年员工和影院高层彼此惊讶地交换着眼神,他们并未对张子安的配音抱有太高的期望,只是觉得飞玛斯能亲临现场,即使配音配得不太好也没关系,孩子们看在飞玛斯的面子上不会计较,但张子安的配音效果远超他们的预料,简直就是专业级的!

    飞玛斯盯着银幕。

    是的,就是这种感觉。

    它仿佛找回了记忆中近百年前的那种感觉。

    无论是那时还是现在,最喜欢它的电影的人始终都是孩子们。

    选择了这里而不是柏林电影宫,果然是正确的。

    很快,它也沉浸在经过精心剪辑的电影剧情里。

    随着剧情的展开,它的眼前仿佛再次浮现拍摄时的一幕幕场景,一声声的“aion”与“u”,与一位位戏份或多或少的演员演对手戏,一次次在硝烟与泥土间摸爬滚打,解决剧组内外一个个的障碍当被汗水浇灌的努力最终开花结果,变成一部完整而精彩的电影,回忆起那些早出晚归的日日夜夜便不再痛苦。

    悠哉游哉地欣赏着银幕上的剧情,不时瞟一眼专心致志的理查德,张子安确信这几乎是他看过的最好看的动物电影——紧张激烈而又不过于血腥暴力,励志而又不乏煽情,忠实还原了边防武警官兵与警犬们为了保家卫国而挥洒的热血与热泪最重要的是电影还不动声色地提及到藏地泛滥成灾的藏獒而又不令人感到突兀,承担了一定的社会责任。

    综合比较起来,还有哪部动物电影更出色呢?

    员工为他准备了一瓶矿泉水,让他可以在配音的间隙润润嗓子。

    他悄悄在瓶盖里倒满水,用身体遮住放到理查德的嘴边,让它一低头就可以喝到。

    看一部全程高能无尿点的电影时,总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闪电成长与训练过程中与驯导员之间产生的种种笑话与误会,被理查德突破语言的隔阂令小观众们理解并捧腹大笑,连成年观众们也不禁莞尔;

    边防武警官兵带领警犬们与境外敌对武装分子对峙时,台下的小观众们屏气凝神,攥紧小拳头为武警和警犬们使劲儿;

    当三条担任突围求救任务的警犬们冲破重重障碍,带着满身伤痕终于回到驻军总部的时候,小观众们无不流下感动的热泪,特别是那些青春期的少女们,更是哭得泣不成声

    最后,武警官兵被顺利救出,与警犬们一起站到颁奖台上,将上级颁发的奖章佩戴在胸前并敬礼,电影画面在台下武警官兵们的掌声中定格。

    小观众们和为数不多的成年观众们也集体起立,爆发出更热烈的掌声和口哨声,特别是之前那位雀斑少年的口哨声最尖锐、拍得巴掌也最响。

    飞玛斯依然在盯着银幕,此时银幕上正在滚动演职员列表。

    它睁大眼睛,终于看到了!

    领衔主演:

    林枫饰刘小铠

    飞玛斯饰闪电(由滨海市奇缘宠物店提供)

    虽然它的名字只在银幕上停留了短短两三秒,但这就是它的名字,没错。

    它放心了,不用再顶替其他狗的名字了长久以来的噩梦,终于彻底结束了。

    银幕上的字幕继续滚动。

    包括首席驯犬师张子安在内的演职员列表、幕后制作人员名单、出品方和赞助商的名字逐一滑过,出现在最后的是一行字幕——本片中出现的所有动物均已得到妥善安置。

    字幕于此结束。

    灯光重新亮起,张子安鞠躬谢幕。

    员工和影院高层快步走上舞台,纷纷与张子安握手,热情地向他表示感谢与祝贺。

    台下的孩子们意犹未尽,迟迟不愿离去。很多孩子表示,等这部电影正式发行dvd之后,一定买来重看几遍。

    影院方面打算派车送张子安回酒店,但被他婉言谢绝了。

    亚历山大广场与波茨坦广场相距并不远,之前是为了赶时间才坐出租车过来,回去的时候不妨步行,正好领略一下沿路的柏林风光。

    离开影院后,孩子们成群结队地四散离去。

    “咱们也走吧。”张子安招呼精灵们。

    理查德为自己刚才的表现自卖自夸;

    菲娜最关心午饭吃什么;

    老茶对影院的巨幕和音响赞不绝口;

    飞玛斯依然沉浸在遐思中没有说话;

    雪狮子吵闹着要吃生牛腩庆贺一下,否则就在大街扒下他的裤子

    星海扭头,盯着一群渐行渐远的孩子,他们依然在兴致勃勃地讨论剧情,就数那位雀斑少年的嗓门最大,而且又粗又哑。

    走了几步之后,张子安发现星海没有跟上。

    “星海,在看什么呢?”他问道,“大家都已经走了。”

    “喵呜”星海欢快地跟上来,说道:“刚才有个孩子,0年后可能会成为德国总理哟。”

    “是吗?”

    张子安诧异道,他也想回头看看是哪个孩子,要不要现在套套近乎,不过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让未来保留一点儿悬念才更有趣,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