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6章 一路向北
    从柏林电影节开幕后的第三天开始,剧组里的演职员大都可以自由活动了,不过制片方则开始紧张忙碌的推销工作,为了能将战犬在海外各地区的放映权多卖掉几份,每份都是实打实的真金白银,关系到这部电影是盈利还是亏本。

    昨天在柏林电影宫的首映得到不错的反响,对电影感兴趣的中间商和发行商纷至沓来,与制片方取得了联系,洽谈相关的合作事宜,只不过这些事情跟张子安无关,以他在剧组里的职位,顶多了解个皮毛。

    很多方面仍然在观望,看战犬能不能在柏林电影节上获奖,如果能获奖的话,对宣传和票房有很大的提升。

    据说,评委会的各位评审将电影选入主竞赛单元时,其实就已经在心里为这部电影打好分了,如无特殊情况是不会变动的。也就是说,战犬能不能获奖现在已经定下来了,只是要等电影节的最后一天才正式宣布。

    张子安和飞玛斯原本被安排了一些宣传活动,以及在电影交易市场里站台的任务,然而由于昨天与领队聂远之间发生的不睦,他们两个目前被聂远打入冷宫,取消了一切宣传活动。

    不过这倒也有好处,就是张子安终于空出了好几天的自由时间,可以带着精灵们在德国惬意地四处散心,不用担心被剧组紧急召回。

    而且所谓的打入冷宫,只是意味着没有剧组官方的宣传活动,私下里通过各种途径联系上张子安,要求采访飞玛斯的媒体可是一点儿都不少

    昨天飞玛斯没有出现在柏林电影宫的红毯上,最高兴的当数林枫,终于没人也没狗跟他抢风头了,好好过了一把红毯瘾。

    早上醒来后,张子安先如前两天一样联系了一下π,问它自己在店里过得怎么样。π的回答依然是一切正常,让他不用担心,在德国玩得尽兴一些。

    鲁怡云压力很大,这两天来店里的各路媒体比顾客还多,又不能指望王乾和李坤那两个口无遮拦的二货,只能由她硬着头皮将媒体暂时挡回去。

    确认店里没出问题,张子安放心了。

    经过打听,他得知雷娜在名片上提供的地址是位于北方海边的一座德国小城,距离柏林不太远,可以坐火车也可以租车自驾前往。

    德国火车旅行相当有名,沿路风景如画,不急着赶时间的话是游览德国的好选择,不过考虑到精灵们坐火车有诸多不方便之处,最后他还是决定租车,来去更自由。

    他带着飞玛斯以及隐身的精灵们离开酒店,租来的旅行车已经停靠在酒店门口,精灵们的坐法跟上次放烟花时一样,菲娜和雪狮子占据了副驾驶位置,老茶、星海占据了后座,飞玛斯独自占据了后备箱,理查德到处乱扑腾。

    在出发之前,还有一件事可以做。

    张子安开着车在柏林转了转,然后把车停在一家柏林电影节官方指定的纪念品商店门口。他打算给国内的朋友寄一些电影节的限量明信片回去,只在电影节期间售卖,带着柏林的邮戳,既复古又有纪念意义。如果出手慢了,很可能一些畅销的明信片就卖光了。

    电影节的气氛仍在升温,几乎每家电影院门口都有排队买票队伍。

    滨海市的温度逐渐回暖,但德国大街上依然有大批穿着羽绒服的本地人和游客。

    张子安让其他精灵们暂时留在车里,自己牵着飞玛斯步入纪念品商店。

    一进门,迎面就立着一个大号的柏林熊公仔,棕色毛茸茸的身体,脖子上系着一块三角形的红色方巾,用两只小小的黑色圆眼睛瞪着进门的顾客,眼神里满是无辜,像是在说:为什么才过来?快把我带走吧!

    大号公仔很可爱,但是太大了,不方便邮寄和携带,只能选择小号公仔,好在神态和动作与大号公仔别无二致,应该可以博得年轻女孩子的欢心。

    纪念品商店里琳琅满目,玻璃展示柜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官方纪念品,像什么恤衫、卫衣、围巾、帽子之类的衣物,还有印着柏林熊图案的购物袋和双肩包,以及酒杯、马克杯、签字笔、钥匙链、记事本等等,全都是以红色为主色调,正好人们对中国的印象也是大红色,再加上春节刚过的喜庆气氛,这届电影节简直就像是为中国量身定做一样。

    纪念品商店里来来往往的顾客不少,操着各种各样的语言,其中偶尔还能听到中文。

    这些小纪念品的做工都很精美,也很实用,买回去以后无论是摆在房间里还是使用都挺合适。

    张子安本来打算在回国前再买纪念品,但是在店内热闹气氛的影响下,双手不知不觉就各拎了一大包,准备回去以后当作顾客买宠物的赠品,应该会很受欢迎。

    特别是这次前去拜访雷娜的父亲,向他请教一些海洋宠物的事情,他不知道德国的礼仪是什么样,但空着手上门实在不好意思,干脆也给他买了一些纪念品,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电影节官方明信片的种类很多,大部分封面上都有一头熊,有的是棕色,有的是红色,有的被灯光映成青色,均是取材于本次电影节的海报,特别是一头白熊在露天泡温泉的明信片似乎很受欢迎,张子安注意到时已经所剩无几了,赶紧把剩下的几张全部抓在手里,又挑了几张其他样式的,便去收银台结账。

    收银台提供笔,张子安在明信片背面写上不同的祝福语,然后在柜员的指导下填写地址。

    写着写着,他眼角的余光看到飞玛斯在其中一个展示柜前流连忘返,便走过去问道:“飞玛斯,你有什么喜欢的吗?”

    飞玛斯看的是一条项圈,同样是柏林电影节的官方纪念品,黑色的皮质项圈上等间距印着数头红色的柏林熊,黑红搭配显得非常帅气。

    “喜欢这个吗?”他问道。

    飞玛斯目不转睛地点头,“很有纪念意义。我想收集电影节的纪念品,不妨就从柏林电影节开始。”

    张子安听懂了它的意思,它对自己很有信心,以后一定会饰演出更多的角色,登上不同电影节的舞台。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好,就从柏林开始吧。”他笑道,同样对飞玛斯很有信心。

    他将这条项圈也加入了购物清单,一并结账。

    回到租来的车里,把采购来的东西全都扔进后备箱,他掉转方向盘,离开柏林向北方进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