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 差点吓尿
    水质测试专家、年轻的书呆子保罗,听到卡尔的说话声,才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

    “保罗,过来认识一下,这位就是我女儿雷娜提到的那位来自中国的同行——他叫杰夫张,这是他的狗飞玛斯——这可是一条超棒的狗,它主演的电影正在柏林电影节上映呢,说不定还能获个什么奖”卡尔介绍道。

    “呃,你好,我听说过你!”保罗略带腼腆地向张子安打招呼,又向飞玛斯挥挥手,“你好,飞玛斯!听说你演的电影很棒,如果不是这里脱不开身,我也很想去柏林看电影。”

    飞玛斯很有精神地叫了一声,作为打招呼。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张子安走过去与保罗握手。从卡尔郑重其事的介绍上,他知道这位书呆子一样的专家在水族馆里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保罗握手时,发现自己还戴着一次性胶皮手套,赶紧摘掉。

    寒暄过后,保罗得知张子安的来意,很热情地向他讲解自己负责的水质测试台。

    水质,对于养鱼来说是基础中的基础,特别是海水鱼,涉及到水温、盐度、比重、ph值、亚硝酸盐、硝酸盐、硅酸盐、磷酸盐、二氧化碳、铁、钙镁离子共同作用形成的硬度等多重因素,比淡水鱼的要求高得多,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往往会令新手望而却步。

    水质测试台的台面上非常杂乱,摆放着试管、量杯、导管、电子测试笔、比重计、试纸、试剂以及为数众多的药物和叫不出名字的设备,几乎将整个台面占满了,很多东西上面标注的是德文,张子安半个字也不认识。

    保罗的介绍很热情,但张子安的英文水平仅限于日常会话,一谈到这些专业术语就露怯了,听了半天听得一脸懵逼。

    卡尔看出他的窘况,插话道:“保罗,停一下,我们的客人刚到,不用着急,还是先让他随便看看吧。”

    张子安正有此意,水质测试的内容虽然复杂,但其实是有规律可循的,或者说是套路,就像是计算机语言里的if/ls,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不求精研原理,只要学会应该如何操作仪器、如何分析数值和如何调整水质就行了。

    不过,他在回到滨海市继承宠物店之前,也曾经在其他大城市逛过一些水族馆,那些水族馆里都没有设置一个专门的水质测试台,更没有配备一位水质测试专家,这就是专业方面的差距。

    德国宠物市场的总体规模远不如中国庞大,但专业和细分程度领先中国至少十年以上。

    此外,德国制造的水族设备在世界范围内享有盛名,但光有设备是不够的,关键还是看操作设备的人,就像光有器材是玩不好摄影一样。

    保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张子安说道:“好的,在你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谢谢。”张子安感激对他点头,决心在未来的几天里尽量多学一些东西,只要把保罗的本事学会三四成,应该就足以搞定自己的水族馆了。

    卡尔从水质测试台后面的冰箱里取出两罐冰啤酒,将其中一罐扔给张子安,“走吧,我领你逛逛,有什么问题尽管问。”

    放眼望去,幽暗的水族馆里,除了入口处以外,另外三面墙都被大小各异的水族箱填满了,有的水族箱里只栽种水草,有的水族箱里养着珊瑚,更多的水族箱里养着各种各样的鱼,呈现出一个光怪陆离的水下世界。

    相比于淡水鱼,海水鱼更加绚丽多彩,在卤素灯的照射下摇头摆尾地于水中漫游,每一条看上去都非常健康,充满活力。

    张子安看得目不暇接,心里满是羡慕,这么庞大的水族馆,得花费多少时间、金钱和精力才能建成啊。

    突然,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一个中等大小的水族箱,水族箱的角落里摆着两三个圆滚滚、白花花的东西,莫名地令他悚然一惊,激灵灵打了个颤栗,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幽暗的水族馆里,他的气管仿佛被人突然攥紧了,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他起初以为自己看错了,因为水族馆里不应该有那种东西,这里是德国不是洛杉矶,又不是穿越到什么好莱坞低成本恐怖片里面

    然而仔细看一眼,他知道自己没看错。

    那是几个白色的骷髅头,半埋在沙子和鹅卵石里,棕色的枯木盘根错节斜倒在箱中,几支翠绿的水草从骷髅头的眼窝里钻出来,随着微弱的水流而轻轻摇曳。

    另有几尾形如纺锤、躯体灰绿、腹部鲜红的游鱼在水里游来游去。

    水族馆里,怎么会有骷髅头?

    难道这是一个人肉包子铺之类的黑店,专门把顾客诳过来之后杀了喂鱼?

    诡异怪诞的想象力如野草一样在他的脑海里疯狂滋生,他低头看了一眼飞玛斯,认真考虑要不要转身夺路而逃不过身后有老茶它们在,就算遇到危险也有老茶顶着。

    “你的脸色不太好,没被吓到吧?”卡尔仰脖灌下一大口啤酒,盯着他的脸促狭地说道。

    张子安胆战心惊地指着水族箱里的骷髅头,“那是”

    “当然是假的,算是我个人的恶趣味吧!”卡尔哈哈大笑,“每个人第一次来时都吓了一跳,你走近一些仔细看看。”

    张子安怀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舍不得老婆套不来流氓的悲壮心情走过去仔细观察。

    走近了,他发现骷髅头果然是假的,类似于万圣节用的那种吓唬人的道具,刚才离得远,又有水体形成的视觉干扰,再加上水族馆里特殊的照明和气氛,才误以为真真是吓死人不偿命!

    这里和柏林的那家宠物店一样,每个展示柜或者水族箱上都贴着标签,写明里面是何种动物,以及这种动物的习性和饲养方法。

    看清骷髅头是假的之后,张子安放松下来,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目光移到标签上,看到标签上写着nari,产地秘鲁。

    换句话说,这水族箱养的就是传说的食人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