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卿本佳人
    菲娜它们姗姗来迟,因为菲娜一路在沙滩里翻找贝壳,期望于在贝壳里发现珍珠,而老茶也不着急,慢悠悠地一路欣赏风景,雪狮子就更不着急了,围着菲娜前前后后献殷勤。

    然而令菲娜失望的是,沙滩里埋藏的贝壳倒是不少,但珍珠一颗也没有。

    飞玛斯在海岬前等到了它们,告诉它们这里有些动物可能有危险,让它们别随意触碰。

    湿漉漉的礁石没对它们造成多大的影响,毕竟它们的平衡能力比人类强很多。

    由于美人鱼是漂浮在水里,只露出脑袋和脖子,双手在不停地划水,猛地一看,任谁都会以为她是个人类,因此菲娜它们着实吃了一惊,因为一路上这么多危险的海洋生物,只要不是白痴都不会随便待在水里。

    紧接着,它们注意到她那一头墨绿色的卷曲长发,像海藻般漂浮在水面上,这颜色的头发可是相当少见,不似凡人所有。

    菲娜正打算询问张子安这女人是哪来的,没想到被这条美人鱼来了个下马威。

    它起初一愣,扭头看了看身后,以为有某只橘猫跟过来了,但是背后显然空空如也,而她分明是在指着它。

    “你说什么可敢再说一遍”菲娜的声音不高,似乎没有生气,但杏仁眼角已有寒霜悄然蔓延,双耳后扯,状若飞机。

    “哇哈哈哈喂,这只胖橘猫是你的吗它居然会说话”美人鱼笑嘻嘻地问张子安。

    她转头的一刹那,菲娜已经忍无可忍,曲背躬腰,四爪蹬地,身体箭射而出,宛如一道流光般直扑美人鱼

    如果被菲娜扑中,她容貌精致的脸颊怕是要被划上几道血口。

    老茶身形一动,想要阻拦,不过又硬生生地刹住,长衫轻摇,身影只是稍微模糊了一下。

    因为它突然察觉,如果对方是个普通人的话,应该不可能听到菲娜说话,再加上她那一头罕见的发色,对方来历可能并不简单,言出无状也许是因为她有恃无恐。

    果然,菲娜一动,美人鱼就发现了。

    只见她宽大而强壮的尾鳍从水中高高扬起,然后狠狠拍击在海面上

    啪

    海面被硬生生拍出一个凹坑,一道宽达丈许的水墙于她的身前生成,劈头盖脸地向菲娜迎击过去。

    菲娜盛怒之下没有考虑太多,它本为她只是个普通人类,没想到意外陡生

    它不像大部分猫那样怕水,但同样讨厌身体被水淋湿,若是洗澡时也就罢了,但这海水显然没有自来水那么干净,还带着浓浓的盐味。

    于是,它猛然扭腰甩尾,身体硬生生在空中转了个方向,于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了这猝不及防的一击,翻了个跟斗落在另一块礁石上。

    它目不转睛地盯着趾高气扬的美人鱼,身体半伏保持戒备,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飞玛斯和老茶也被这鼓浪一击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不敢小觑这新出现的家伙。

    “先别动手。”

    张子安怕这两位再打起来,赶紧插入中间阻拦海边这种地方,显然是美人鱼的主场,真要动起手来,菲娜恐怕占不了便宜,因为他刚才不经意间瞟到海面之下有巨大的触腕在舞动,恐怕碧蓝的海水里隐藏着很多可怕的海洋生物。

    在第一个回合里,美人鱼虽然略占上风,但同样很忌惮菲娜闪电般的扑击速度。

    她双臂抱胸,带着警惕斜睨菲娜。

    “喂阿则西,快告诉我去韩国从哪个方向游泳比较近我要赶紧去见欧巴”她高声说道,指指东方又指指西方,“是那边还是那边”

    “哪边都不近,基本上都要绕半个地球。”张子安说道,然后指着下方,“你真要想走捷径的话,不妨往下边游,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嘛。”

    “真的”她闻言喜出望外,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片刻之后,她哇地一声哭着浮着水面,脑门上红了一块

    “你骗人下边是石头”她带着哭腔说道。

    张子安“”

    她的表现实在太蠢,不像是装出来的,连菲娜都觉得有些滑稽,不知不觉放松了几分戒备。

    “子安。”老茶抬起一只前爪,暗暗冲张子安招了招,把他叫到一边。

    “茶老爷子”张子安跟过来。

    “子安,这只精灵是怎么回事她说的话老朽怎么有些听不懂难道说老朽已经脱离时代了”老茶带着困惑问道。

    “嘎嘎因为她说的是半调子韩语,发音还一点儿都不标准。”理查德刚才在两位神仙打架时躲回了张子安的兜帽里,此时探出头来不甘寂寞地说道“这条美人鱼简直蠢爆了,不知怎么的认为自己是一条来自韩国的美人鱼,连本大爷都看得出来她脑子有问题”

    张子安回头看了一眼,菲娜和美人鱼仍在处于沉默对峙状态,美人鱼抹着眼泪揉着脑门,像是很疼的样子,暂时不会主动挑起事端。

    他解释道“茶老爷子,据我估计,这条美人鱼大概是一只空想精灵,她成为精灵后,无论身心都是一张白纸,然后她偶然间从海边游客那里看到了一部韩剧,韩剧的剧情可能与她的身世来历有某种程度上的重叠,她不知不觉间便被韩剧影响,学会了满嘴的韩国腔,也沾染了韩剧里女角色口无遮拦刁蛮任性的性格。”

    老茶恍然,叹息道“怪不得有道是,人之初,性本善。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在刚出生时都是一张白纸,后天会形成什么样的性格,取决于曾经的经历,想必精灵也是如此。”

    张子安点头,老茶说的乃是至理名言。

    老茶沉吟片刻,又说道“子安,你可知道人之初,性本善的后面是什么”

    张子安略一思索,答道“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人性本善,只是由于成长过程中,后天的学习环境不同,性情也就有了好与坏的差别。

    如果从小不好好教育,善良的本性就会变坏。为了使人不变坏,最重要的方法就是要从小专心教育。

    老茶点头微笑,望向那条楚楚可怜的美人鱼,说道“子安,老朽适才观察所得,这只精灵的本性并不坏,也并非口无遮拦,她只是童言无忌而已就像小孩子从旁人那里听到脏话,觉得好玩便学着说脏话,父母不能据此便对孩子横加打骂,也不能放任不理,你觉得呢”

    张子安恭听受教。

    实际上,他背出三字经的同时,就已经明白了老茶的意思。

    老茶继续说道“正如你所言,她刚刚成为精灵不久,性格仍然存在很大的可塑性。虽然从样貌上看已经成年,但实际上她的心灵还只是个孩子出污泥而不染之类的话,老朽是不信的,若说不染污泥,一定是曾被清水洗濯过。卿本佳人,老杯不忍见她继续堕落下去。”

    在这个世界上,张子安最为敬佩的就是老茶那悲天悯人的胸怀。

    他侧头望向碧蓝的大海,微笑道“我明白了,茶老爷子,那咱们就自找麻烦,当一回清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