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2章 意外的礼物
    第二天,也就是张子安在海边小城停留的最后一天,他如往常一样,带着飞玛斯驱车来到卡尔的水族馆。

    “嗨杰夫早上好”

    水质测试专家保罗正在化验什么东西,眼睛紧贴着显微镜的目镜,听到店门自动开合的声音,随意向他瞟了一眼真的只是瞟了一眼,眼睛离开目镜的距离可能还不足1厘米。

    他总有忙不完的工作,每周要测一次水的比重,还要测一次硝酸盐和磷酸盐的水平,每两周要测一次氨和亚硝酸盐的水平,若发现异常就要及时加以调整,确定是水族箱生态链出了问题还是设备故障,否则死一条鱼的损失很大。

    水族馆里这么多水族箱,他要分批次检查和随机抽查,特别还要详细记录每个水族箱的检查日期,工作十分繁重,当然卡尔给他的薪酬大概也是很可观的。

    “早上好,保罗”

    张子安费力地放下塑料收纳箱,在店内扫视一眼,“卡尔呢不在么”

    “应该是在后边,你去找下他吧。”保罗直起身体,在电脑中记录下刚刚观察到的数据。这时他注意到张子安抱着的塑料收纳箱非常沉重,里面装的好像是满满一箱子水,好心地问道“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谢谢。”张子安打量着保罗那典型的瘦宅体型,估计让他帮忙只能帮倒忙。

    正在这时,卡尔拎着个塑料水桶从后面出来了。

    “杰夫,是要今天回柏林么”他问道。

    “是的,一会儿就出发了,感谢你们这些天的照顾。”张子安把别墅钥匙扔给卡尔。

    保罗很是意外,“什么这就要走了”

    “是啊,不然就赶不上电影节的闭幕式了。”张子安笑道,“谢谢你,保罗,我从你这里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样啊”保罗惋惜地低下头。

    数日的相处,让他与张子安成为不错的朋友,因为他发现张子安很好学,能和他聊到一块儿去,这是他从卡尔或者其他人那里得不到的认同感,因为其他人更关心本地球队的比赛输赢和是否能在下赛季晋级德甲,对复杂的水质记录和监测无感。

    “没关系,在网上保持联系吧,以后有时间的时候我还会过来玩的。”张子安与他拥抱作别。

    “杰夫,有个东西你一定要跟我过来看一眼”卡尔急不可待地冲张子安招手。

    “哦什么东西”

    他神秘兮兮的样子引起张子安的好奇。

    “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趁它还活着”卡尔语焉不详,把他带到水族馆的后台员工区,那里单独摆着一个水族箱。

    “看,这东西没见过吧”卡尔指向水族箱里。

    张子安走近一些,仔细观察。

    水族箱里只铺着一层底沙,底沙上有气无力地趴着一只奇怪的生物,全身覆盖着坚硬的几丁质外壳,像是蝉猴与皮皮虾的结合体,但体型比两者大了上百倍。

    蝉猴,也就是蝉的幼体,因为会爬上树蜕变为蝉,过程如猴子上树,因此得名。

    这只生物的外壳呈淡紫色,长度大约一尺左右,趴在底沙上像是死了一样,若不是它的两条触须还在微微动弹,张子安真的以为它已经死了。

    在它的躯体与底沙之间,隐约能看到数对附肢,每条附肢上都生有尖锐的爪子。

    “这是大王具足虫”张子安不确定地问道。

    “没错”卡尔的眉间满是兴奋与遗憾,叹了口气,“可惜它快死了,活不了多久,咱们可能是它见过的最后两个人。”

    “这是肯定的吧它毕竟是深海动物,习惯了海底的巨大压强,别说来到陆地上,就算是在浅海里也会因为失压而死,能撑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张子安对这只罕见生物面临的死亡命运心中了然。

    大王具足虫一般生活在水下数百米的海底,几乎不可能作为普通人的宠物饲养,也很难捕捉。

    扶桑那边的深海水族馆里偶尔能见到它们,扶桑人也对这种生物有异乎寻常的喜爱,大王具足虫形状的手办、公仔、钥匙链之类的卖得很好,大概是觉得这种生物很萌。

    “是啊,”卡尔点头,“所以我急着叫你过来看它最后一眼,活着的大王具足虫是等闲难得一见的。等它死了以后,我会请人把它制成标本,摆在店门口。”

    “它是从哪里来的”张子安问道,“是渔民捕捉到的”

    卡尔摇头,“说来奇怪,这是我朋友昨天在海边散步时捡到的听起来是不是很不可思议这种生活在深海的生物,明知自己浮上海面就会死,却违反了它们的求生本能,像是急着想去什么地方一样。我那位朋友也对水族有些了解,猛地一看还以为是扶桑那边的道氏深水虱那种生物并不值钱,只是出现在德国海边很奇怪。后来他仔细一看,认出是大王具足虫,就打电话通知了我,我开车把它带回来。”

    张子安心知,这八成是美人鱼现身所引起的异象。

    “对了,我也有样礼物送给你。”

    他示意卡尔跟他一起回到外间。

    “是什么别告诉我是柏林熊公仔,我的年纪太大,不适合那种礼物了。”卡尔半开玩笑地说道,“飞玛斯的签名照我也有了。”

    张子安也笑了笑,揭开了收纳箱的盖子,指着水里的生物说道“是这个。”

    卡尔见到巨型海鳞虫的刹那便愣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天这这难道是巨型海鳞虫”他颤声说道,“你就用收纳箱把它带来了”

    “因为没别的东西可用啊。”张子安也很无奈,“总不能为了装这个东西再特意买个水族箱吧。”

    卡尔果然是识货之人,对各种猎奇生物了若指掌,一眼就认出巨型海鳞虫的身份,知道这是科学家新发现的物种。

    他像对待珍宝一样围着收纳箱左看右看,若不是深知这种生物的危险性,他真想把它捧在手里。

    相比之下,大王具足虫的珍稀度差出了老远。

    保罗听到二人的说话声,也从水质测试台那边过来,看到这只外形古怪的罕见生物同样是咋舌不已。

    “这只巨型海鳞虫是送我的礼物”卡尔突然回过味儿来,“你要把它送给我你应该知道这种生物有多罕见吧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任何一家水族馆拥有它们”

    “是啊,为了感谢你和雷娜对我的照顾,而且你很喜欢这样的生物,不是么”张子安笑道,“我们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我不能白受你们的照顾,否则会让人笑话。”

    他语气一转,同样半开玩笑地说道“再说我怎么把这只家伙带回国呢恐怕会被海关拦下吧到时候免不了又要多费一番口舌,说不定还会有麻烦。”

    “可是你是怎么得到这只巨型海鳞虫的”卡尔信以为真,惊喜地问道,“据我所知,它们是生活在南极吧”

    “我也不清楚它是怎么来到万里之遥的德国说来也巧,我也是昨天在海边散步时捡到的。”张子安耸耸肩,“大概跟你那朋友的遭遇差不多,只是我的运气不错,巨型海鳞虫的生活水域没那么深,上岸也不至于死去。”

    卡尔连声道谢,马上催促保罗把店里最好的水族箱腾出来,布置好降温设备,在水族箱里模拟出南极海域的水质,务必用最好的条件来招待这位新客人。

    他很有信心,用这只巨型海鳞虫作为招牌,肯定会引来更多顾客上门观摩。

    根据他的经验,珍稀宠物并不一定非要卖,事实上把它们留在店里作为展示的效果可能更好,可以促进周边产品的销售。

    某种程度上,张子安也有同感,因为有些来他店里的顾客是慕名冲着罕见的巧克力色阿比西尼亚猫来的,但最后却与其他种类的猫对上眼缘,或者买了进口猫粮以及猫咪用品

    借着这个机会,他道明自己的想法,希望卡尔能帮他引进一批高质量的德国水族设备。

    卡尔一向是本地水族设备厂商的大客户,能以优惠价格拿到设备,他满口答应,请张子安放心,一定会马上安排邮寄到中国。

    交待完事情,张子安与他们依依惜别,发动汽车,踏上驶往柏林的路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