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难忘今宵
    今夜,注定会是一个不眠夜。..

    张子安的即兴发言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台下嘉宾们爆发出本届电影节开幕以来最热烈的掌声,甚至有很多明星起立鼓掌。台上的女主持人,作为电影节创始人之一的耄耋老妇,站在剩余奖杯后面的评审团成员,也全都不吝于将掌声献给他和飞玛斯。

    剩下的奖项,无论是最佳女主角、评审团大奖还是最佳影片奖,全都不幸地沦为陪衬和配角。

    今夜的主角有且只有一位,那就是飞玛斯!

    它终于站到了最高领奖台上,以真名示人,享受它早该享受的荣耀。

    张子安讲完话,摘下话筒弯腰放在它的嘴边,它眼含热泪,铿锵有力地“汪”了一声!

    而这一幕、这一声,也已经随着国际互联网以光速传递给全世界每一位正在看现场直播的人。

    “吱吱!”

    奇缘宠物店二楼,一向很少看电视的π今天晚上居然没有写,而是对着网络电视上的app直播手舞足蹈,啪啪地鼓掌,尽管没人能听到。

    π之书于书桌上翻开,显示出空白的一页,夹鼻眼镜放在一边。

    “卧槽!”

    滨海大学男生宿舍里,王乾和李坤每人捧着手机面面相觑,“师尊这下发达了!”

    王乾:“这是不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李坤:“那你想当鸡,还是想当犬?”

    上铺的宿舍长回头大骂道:“当个鸡毛犬!你们两个还在磨蹭什么?赶紧上线开黑!”

    “喵。”

    老旧的居民区里,鲁怡云穿着睡衣坐在小饭桌前,搔了搔茉莉的下巴,叹气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明天又有的忙了”

    “啊!”她烦恼地躺下,用抱枕捂住脸,骨碌碌地打滚儿,“我想请假!”

    一座崭新的大房子里,每扇室内门都被特意加宽,以方便轮椅出入。

    郭冬岳捧着一碗刚热好的饭,把勺子靠近嘴边试了试温度,将一勺饭送进母亲嘴里。

    她下意识地嚼着饭,眼神不错地盯着笼子里偎依在一起的两只红面鹦鹉,含混地说道:“小紫,豌豆黄,你们饿了吗?”

    郭冬岳看了一眼电视,放下饭碗,把母亲的轮椅挪了个方向,指着电视说:“妈,还记得这个人吗?就是他送给咱们的鹦鹉。”

    她的眼神迷茫而涣散,像是努力在回忆什么,最后只是笑了。

    “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妈!”

    小雪像猴子一样连蹦带跳从楼上冲下来,手里举着手机。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慢点!”石蓉急得一拍大腿。

    小雪二话不说,把手机屏幕上的内容投屏到客厅的电视上,“快看!你们总说我直播是不务正业,你们看,我可是认识了不得了的大人物啊!”

    正在喝茶的江天达看清楚电视上那个人,噗地一口茶水喷出来!

    “奶奶的,这装逼犯都装到国外去了!”他郁闷地心想。

    啪!

    饭桶从食盆里抬起头,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边的碎牛肉,不服气地盯着主人,仿佛在说:闲得没事干嘛又打我?把我打傻了怎么办?

    例行从时尚界寻找珠宝流行趋势的金二盯着电视屏幕,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瞅瞅人家!人比人得死,狗比狗得扔!”

    饭桶嬉皮笑脸地凑上来,似有深意地盯着他,仿佛在说:你看我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女盆友?

    金二皮笑肉不笑地笑抚饭桶狗头,“女盆友?明天我就带你去宠物诊所,让你进宫伺候皇上!”

    孙晓梦趴在书桌上睡着了,胳膊下压着宠物医学的专业书籍,亮着屏的手机插着充电器放在一边。她本来打算看这场直播,不过还是没坚持住,不知不觉睡着了。

    警犬大队宿舍里,小刘、小王以及战友们围坐在电视前,拼命敲打着饭盆,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比他们自己得了奖还要高兴。

    犬舍里,赤龙和王子仿佛感受了什么,站起来竖起耳朵凝视远方。

    洛青羽把手机扔到一边,急匆匆取来单反相机,在存储卡里一张张翻找与张子安或者飞玛斯的合影,他记得曾经组织摄像社去宠物店参加过开业庆典,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发个微博和朋友圈蹭蹭热度。

    标题他都想好了,就叫作为飞玛斯的专职摄影师,我有话要说。

    想了想,这个标题不太霸气,那就改成作为影帝狗的御用摄影师,我有话要说吧,肯定能吸引很多妹子来找他拍私房照,说不定还能一炮而红!

    然而,他翻遍了所有存储卡,里面全是以各种角度偷拍宠物店里的妹子顾客,与张子安或飞玛斯有关的照片好像已经全删了

    盛科辅导完孩子的作业,把孩子哄睡着,自己也上了床,靠在床头上盯着手机看,声音调到了最小。

    “哎!”他用胳膊肘捅了捅老婆的后背,“快起来看!这条狗还是我介绍去剧组的呢!我这也算是伯乐了吧?”

    “知道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老婆一动不动,连眼都没睁,声音里充满了困倦与疲惫。

    盛科叹了口气,到底是老夫老妻,连激情都没了。

    他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关灯,睡觉,却心情激荡,久久没有睡着。

    海边小城的餐厅里,电视上罕见地没有放映本地球队的比赛,而是放着柏林电影节闭幕式。

    卡尔忽地站起来,高高举起啤酒杯,洁白的泡沫从酒杯里满溢而出。

    他用洪亮的声音喊道:“庆贺我朋友得奖,我请每人喝一杯,记在我的账上!”

    食客们纷纷举起酒杯,“干杯!干杯!”

    然后豪迈地一饮而尽!

    “再来一杯!”

    还有很多上班族和学生因为忙于工作和学习,没有关注这场直播,毕竟这时候已经是中国的深夜,或者像李氏夫妇一样不知道应该下载哪个app看直播,不过在明天肯定会更多人得到这个令人惊愕的消息而收看录像。

    夜,还很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