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再见,德国
    张子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下台的。

    他只记得耄耋老妇笑着冲他挥挥手,然后她就被工作人员推着返回后台,然后女主持人盯着他打趣道:“你不想离开吗?还是说你认为自己可以获得最佳女主角银熊奖?”

    如梦方醒的他赶紧讪笑着离开舞台,不能影响组委会继续颁奖。

    从舞台走回座位的路上,沿路有许多明星主动向他伸出手,他机械般地与他们握手,接受他们的道贺。

    “恭喜你!恭喜飞玛斯!”冯轩真诚地向他伸出手。

    “谢谢!”张子安感激地说道,毕竟如果不是冯轩把飞玛斯选为主角,就没有今天的获奖。

    聂远的脸色不豫,冷哼一声,大概是怪他没有在台上感谢剧组。

    是的,之前和之后的很多获奖者都会激动地感谢家人、感谢朋友、感谢剧组,但是张子安没有,他从头至尾没有说一声谢谢,当然也没有感谢居委会街道办,因为这是飞玛斯获奖,而不是他获奖。

    林枫的脸色就更难看了,他回国之后恐怕要面临一场很难堪的公关危机,可能会被媒体无数次问及同一个问题——输给一条狗有什么感想?

    想你妹!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连息影的心都有了。

    张子安大概能猜得出来,自己关于将片酬全部捐赠给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宣言在国内免不了遭受质疑,怀疑是不是假慈善之类的,毕竟这种事在国内有太多黑历史,不过正如老茶所言——吾辈行事,但求义存心中,俯仰无愧于天地,他人是否理解,又算得了什么。

    女主持人继续邀请其他嘉宾为其他奖项颁奖,但张子安的心已飞回国内,不在这里了。

    刚才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他的手机振动了无数次,显然有n多人给他发来信息与祝贺,不过奇怪的是他明明在入场后把手机静音了,为什么还会响?

    趁着这个机会,他悄悄掏出手机,解锁屏幕。

    看到屏幕上《宠物猎人》游戏发出的升级提醒,他不禁一怔,这么快就令飞玛斯升级了?不过想想也是,《战犬》已经在柏林公映了,而刚才飞玛斯得奖的镜头又已经被传送到千家万户,很多人知道了它的名字,知道它获得了柏林电影节最佳男主角银熊奖。

    光是知道它的名字并不足以产生信仰之力,大概需要看过它的电影并且认同它、成为它的粉丝,才会产生信仰之力。

    于是,他点击“升级”,令飞玛斯升到了史诗级。

    飞玛斯蹲坐在座位上,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看嘉宾为其他演员颁奖,这是它对同行的尊重。

    银光闪闪的银熊奖杯摆在它身边,引来无数羡慕嫉妒的目光。

    飞玛斯想买柏林电影节的项圈作为纪念品,可它得到了更有意义的纪念品。

    它并非察觉到升级,但张子安知道它的某些方面一定发生了潜移默化的改变,假以时日,肯定会显出效果。

    至于好感度提升至信赖,这是水到渠成的事。

    飞玛斯在今夜弥补了长久以来的遗憾,更辉煌的未来还在等着它。

    张子安憧憬着《战犬》于国内正式公映的那一天。

    国内外的论坛上已经掀起一波又一波的论战,有人支持狗获得最佳男主角,有人反对,支持者有多狂热,反对者就有多激烈。

    支持者们引用耄耋老妇的话——与其嫉妒一条狗,不如替自己感到羞愧。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观念的改变并非一朝一久可以完成的。

    颁奖完毕,女主持人向在座的嘉宾和明星发出热情的邀请,欢迎大家明年再次光临柏林电影节。

    伴随着她的谢幕,为期十天的柏林电影节正式结束,像是做了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很遗憾,《战犬》剧组只收获了这么一座奖杯,最佳影片金熊奖被一部实验性质的意识流电影夺得——柏林电影节依然坚守着它的老传统,不愿向商业电影妥协。

    张子安和飞玛斯以及剧组人员各怀心事,陆续走出电影宫的大门。

    外面聚集着不少记者,见到明星们就像是闻到腥味的苍蝇一般蜂拥而至。

    张子安和飞玛斯更是被团团围住,特别是国内的记者最为热情,挂着各种媒体标识的话筒一股脑递到他嘴边。

    “我是xx卫视的记者,请问可以讲两句吗?”

    “张先生,你有什么想对国内观众说的吗?”

    “请问你是怎么训练的飞玛斯?训练过程中有什么趣事吗?”

    “你为什么决定将片酬全部捐出?”

    ……

    虽然听到熟悉的汉语是很高兴,但他现在根本没心情应付记者。

    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见惯了这种场面,很快帮他隔壁出一条通道,将记者们挡在外面。

    至于林枫,早已经戴上墨镜围上围巾,悄悄先行溜走,生怕被记者认出来。

    “飞玛斯!”

    “飞玛斯!”

    令张子安深感意外的是,还有很多小影迷冒着柏林二月夜晚的严寒,依然等在外面,只为了再见飞玛斯一面。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飞玛斯你肯定会得奖的!”满脸雀斑的少年大声嚷嚷道,“我早就跟他们讲了,但是他们都不信!”

    很遗憾,今天没有理查德在场,张子安听不懂他们叽叽喳喳讲的德语,但他们的热情感染了他,雀斑少年爽得就像是刚刚完成了一次装逼打脸。

    正如刚才那位耄耋老妇的颁奖词,他一个字也听不懂,但他看懂了一切。

    他可以不理睬记者,但不能无视这些忠实的影迷们,他们正是飞玛斯信仰之力的来源。

    不顾聂远的频频催促,他替飞玛斯举着银熊奖杯,逐一回应小影迷们与飞玛斯的合影要求,直到最后一位小影迷也心满意足。

    乘车回到酒店,拎上行李,退房,向友善的酒店员工道别。

    张子安与其他剧组成员一道赶往机场,其他人在候机大厅等待登机,他则带着飞玛斯去办理宠物托运手续。

    不久,飞机起飞。

    张子安挥挥手,向胜利纪念柱上的天使告别,向德国告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