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3章 鱼戏莲叶间
    目前奇缘水族馆可以说是一穷二白、百废待兴,除了空有一间屋子之外什么都没,不过没关系,卡尔已经从德国加急运来一批水族设备,后续还会有更多的,至于水族箱在本地购买一批普通的,然后再定制几个超大号的,让人一进店就会被震住的那种。

    张子安对卡尔的水族馆里那个可以用来当屏风的巨型水族箱印象深刻,卡尔在里面养了一条欧洲白鲟,他也准备定制个类似的。

    推门而入,他打量一眼店内一楼,还好盘下这家鞋店之后,重新装修时进行了水电改造,尤其是在墙壁上安置了大量插座,以备不时之需。

    海洋生物对温度很敏感,要么需要加热要么需要制冷,水族设备基本上都需要用电,店里摆一大堆插线板会很难看。

    还有灯。

    包括珊瑚在内的海洋生物需要不同强度和颜色的灯,不仅是用来光照,也能烘托气氛,让顾客一眼便喜欢上这些美丽的生物。

    他在一楼看似不经意地走了一圈,心里默默想象水族箱们摆放的位置,尽量将空间利用起来。

    走到楼梯处,他信步上了二楼。

    二楼的小部分作为阿比西尼亚猫的产房,但阿比西尼亚猫也不是一年到头都在生育,所以产房大部分时间是空的。另外的空间也像一楼那样暂时空置着。

    他就近轻轻推开一扇产房的门,雌猫警觉地抬起头,不过见到他之后就认出来,顿时又放松地趴下去,为怀里吃奶的幼猫们逐个舔毛。

    离开滨海市的这几天,幼猫们已经睁开了眼睛,模样也比刚出生时好看多了。它们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崭新而陌生的世界,奶声奶气地在雌猫怀里拱来拱去,寻找最佳的吃奶位置。

    两只雌猫这些天全都生活在产房里,以避免来来去去的顾客对它们的惊扰。由于活动范围较小,吃的东西营养又丰富,每天四条中等大小的新鲜鲫鱼熬汤,夜里还要打开一个猫罐头给它们当夜宵,结果把它们养得比前胖了一圈。

    不过只要等小奶猫们长大一些,雌猫们就可以回到宠物店里,继续过着每天上蹿下跳的生活,很快又会恢复苗条矫健的体型。

    小奶猫们刚睁开眼,但尚未完全睁开,眼睛比黄豆大不了多少,身体大小与手机相仿。当它们吃饱后,便像几个毛团一样互相簇拥玩闹,这时便可以看到它们嘴里小如米粒的乳牙。

    刚出生时的它们,全身毛色都很深,不过随着它们逐渐成长,身体不同部位的毛色也有了深浅各异的变化,额头上的斑纹更加明显,而胸腹和脖颈部位的毛色则越来越浅,特别是脖子下面呈现微微泛黄的乳白色,像是进餐前戴了个餐巾。

    大部分小奶猫这时还不太会跑,只是在雌猫周遭蠕动爬行,不过被预订的那只小奶猫已经能够蹒跚跑动了,只是仍然会时不时跌一跤,但又马上爬起来,像个富于冒险精灵的探险者。

    张子安又查看了另一间产房的状况,没什么异常。

    他把猫窝下铺着的电热毯功率稍微调低一些,滨海市的春天即将来临。

    每间产房内的墙壁上都挂着一个小本本,他翻开看了看,里面是自从小奶猫们出生以来它们的体重记录,他不在滨海市的这段时间由鲁怡云代为记录。

    粗略浏览数据,小奶猫们的体重每天都会增长10克多点儿,有的时候多些,有的时候少些,毕竟排便与否对体重的影响很大,但以周为单位平均下来大致如此。

    体重的稳定增加是健康的标志。

    他也逐个抱起每只幼猫,放在厨房秤上称量它们的体重数据,然后注明日期,填写在表格下方。

    每称完一只猫,不用他送回去,雌猫就主动把它们叼回猫窝里。

    这个时期的雌猫总喜欢让自己和幼猫们待在幽暗避光之处,但为了它们的健康考虑还是应该多晒太阳的,便于补充维生素d。

    于是他把窗帘拉开,让上午的阳光斜射入内,正好照到雌猫和幼猫们的身上,令阿比西尼亚猫毛发特有的双重或者三重色带展现得一览无余。

    咣当。

    楼下的店门传来开合声。

    “师尊我们来啦您的快递到啦”

    应该是王乾和李坤把快递送过来了。

    幼猫和雌猫这里没什么事,张子安关好产房门,走到楼下。

    李坤撑着门,王乾往店里一趟趟地搬东西,包装箱上有的是写的德文,有的是写的是英文。

    “师尊,您让我们归类整理好之后再搬过来,可我们根本不知道这都是什么东西啊”李坤苦着脸说道。

    王乾和李坤的家里以及亲戚家里都养着猫和狗,对如何照顾猫和狗很熟悉。

    他们亲戚家里也有养鱼的,但大都是淡水鱼,而且是粗放式饲养,比如说在室外用混凝土和红砖垒个鱼池,然后往里面放几尾锦鲤或者草金鱼,之后除了隔三岔五喂食以外基本就不用操心了,冬天的时候把鱼弄进室内,其他三个季节全放在室外。

    有些心大的人即使冬天也把鱼留在室外,草金和锦鲤都是出了名的皮实好养,水面结了冰也不一定会冻死。

    从清朝起流传了一句顺口溜儿,将老北京四合院的生活描绘得栩栩如生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

    短短的两句话,提到了六个名词,其中竟然有两个与宠物有关

    这两句话里,只有两个形容词,没有一个动词,却仿佛在眼前展开了一副夏日恬淡生活的画卷,令人悠然神往。

    老北京人就喜欢在四合院的大鱼缸里养金鱼,格调更高一些的还会往鱼缸里栽种荷花、睡莲、水草等植物。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即使不用下江南,甚至不用离开四合院,也能在天棚下一边纳凉一边摇着蒲扇,望着鱼戏莲叶间的美景微微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