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绝对是误会
    从“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这句话里,就能听出老北京人有多喜欢养鱼养狗,富足而闲适的四合院生活把狗和丫头都养得胖胖的。

    夏末秋初的时节,蚊虫逐渐稀少,书房中传来教书先生抑扬顿挫的读书声。

    搬出一张躺椅,坐在挂满紫葡萄的天棚下,剥开一个红通通的石榴,熟透的石榴籽在唇齿间迸发出甘甜的汁液。

    肥大的老狗慵懒地趴在躺椅旁,不时舔一下舌头。

    鱼缸的外壁由于充沛的水气而凝结出细密的水珠,在重力的作用下慢慢汇聚,然后沿着缸壁流淌下来,洇湿了一片青石。

    长着一对鼓泡眼的金鱼啵啵地吐着泡泡,在浓绿的莲叶间嬉戏。

    又白又胖的小丫头快乐地在四合院内奔跑撒欢。

    从这时候起,美好的生活就与宠物紧紧联系在一起。

    宅的人养猫。

    活泼外向的人养狗。

    想要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人,可以养鱼。

    当然,现在北京四合院的生活不是普通人能享受到的,没有一个亿下不来。

    老辈子养鱼基本上都是粗放式饲养,不讲究太多东西,而且金鱼、草金鱼和锦鲤这些冷水鱼都很耐寒,即使在冬天也不需要大费周折地把鱼缸搬进屋里去。..

    再说,老北京四合院里的鱼缸也不仅仅是养鱼用的,还能起到消防作用,一旦哪间屋子失火,就近从鱼缸里取水灭火。

    现在温室效应严重,整个冬天下不了两场雪,但过去冬天的北京相当冷,入冬之后,鱼缸的水面就结了厚厚一层冰。

    等开了春,冰面融化,就会惊奇地发现鱼缸里的金鱼又摇头摆尾地游了起来,仿佛根本没有受到鱼缸结冰的影响。

    随着时代与科技的发展,粗放式养鱼已经满足不了人们的需求了,因为人们想养金鱼、草金和锦鲤之外的鱼,养一些更精致、更娇贵、更少见、更丰富多彩的鱼,这时候就轮到各种各样的水族设备出场了。

    稍微认真一些养鱼的人,会去鱼市或者网上购买一些简单的设备,比如加热棒、水泵、过滤器以及滤材,再买点颗粒饲料就齐活了,全部加起来也不过五六十块钱,这样基本上就能应付至少一半淡水鱼。

    更认真一些、懂得上网查资料的人,会再添置一些硝化细菌、常用鱼药、加氧泵,给鱼缸定期换水,这样就能养活至少八成的淡水鱼。

    但是海洋生物比这个要复杂得多,王乾和李坤看着琳琅满目的器材大眼瞪小眼。

    光靠张子安一个人,是不可能照顾好整个水族馆的,平时必须要有王乾和李坤负责日常事物,因此他指着这些器材,逐个给他们讲解用途。

    “这东西我们知道,是过滤器吧?”他们摆弄着其中一个器材说道。

    “嗯,但你们知道那是什么过滤器么?”张子安反问道。

    他们面露难色,“这个过滤器不就是过滤器么?往里面放些砂轮过滤棉什么的,就能把鱼粪过滤出来。”

    张子安摇头笑道:“过滤器可没那么简单。养鱼的设备里面,最重要就是过滤系统,过滤系统的好坏决定了鱼缸里的鱼能不能长期活下去。”

    过滤器大致上分成三类,物理过滤、生物过滤,还有辅助过滤。

    物理过滤,就是王乾和李坤说的过滤鱼粪以及没有吃完的食物残渣。

    辅助过滤,也就是氮循环系统,将鱼类粪便分解产生的氨转变为对鱼类几乎无毒的硝酸盐。

    辅助过滤,又包括蛋白分离器、臭氧产生器、钙反应器、去硝器和紫外线杀菌灯等等。

    他每说到一种,就指着相应的器材让他们记住其外形和名字,省得搞混,至于每种器材的用途,以后慢慢记也不迟。

    除此之外,还有不同种类的照明灯、加热棒、比重计、各种试纸以及杂七杂八的东西。

    这些设备并不全是卡尔从德国邮来的,其中很多是他在回国前网购的,有些无关紧要的设备没必要用太高档的。

    王乾从一个包装箱里抽出一根手抄网,纳闷地问道:“师尊,手抄网买几根不就行了,您干嘛一买就买一箱啊?用得完这么多手抄网么?是说卖家不肯只卖一根,只成箱卖?”

    李坤也有同感,他们都认为如此奢侈浪费不符合张子安的一贯作风。

    这整整一箱手抄网的规格是00根,分成数种颜色。

    “那倒不是。”张子安摇头道,“我正要提醒你们,你们以后如果需要从鱼缸里往外捞鱼的时候,必须要记住每个鱼缸对应一根手抄网,绝不能混用,否则一旦某个鱼缸里的鱼生病,很快就会感染到所有的鱼。”

    “哦,就像是一个注射器不能反复用?”李坤恍然。

    “差不多。”张子安肯定道。

    平时去鱼市、鱼店或者水族馆里买观赏鱼的时候,顾客们看到的都是鱼缸里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看到店主笑着数钱,绝不会想到很多店主每天早上打开店门的头一件事就是哭着往外扔死鱼所谓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

    鱼病有发作慢、周期长、传染性较高等特点,基本上等到发病时已回天乏术,所以提前预防和及时隔离传染源很关键,而混用手抄网就是很重要却常被人忽视的一个传染媒介,很多头脑一热开鱼店的店主都是交了几万、十几万的学费才醍醐灌顶。

    关于这点,卡尔特意提醒过他。

    张子安今天给王乾和李坤分派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用不干胶标签纸,给每个手抄网贴上序号,从到00,以逐个对应每个水族箱,绝不能混用。

    他们点头答应。

    “还有哪件东西不懂是干什么用的?”张子安又问道。

    王乾和李坤对视一眼。

    张子安觉得他们的神色有些古怪,“怎么了?不懂就直接问,千万不要不懂装懂。不懂没关系,谁一开始都不懂。”

    “师尊,道理我们懂”他们吞吞吐吐地说道,“可是”

    “可是啥?有什么问题就直接说。”张子安催促道,“我一会儿还有事。”

    李坤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盒,“师尊,您让我们把快递整理之后搬过来,但这个东西实在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我们一开始以为发错了,但收件人确实是您的名字”

    他颤巍巍地从包装盒取出一套布料少得可怜的淡蓝色比基尼泳衣,一手拎一件。

    “师尊,您能告诉我们,您买这个是要做什么?”

    张子安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哦,是买了送人的。”

    他们眼泪汪汪地说道:“别骗我们了,师尊!就算您是女装大佬,我们也不会嫌弃您的!”

    “卧槽!你们想到哪去了?我真特么的是送人的!”张子安几近绝望地澄清道。

    天知道这两个二货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可是您一没女朋友,二没老婆,买比基尼是要送给谁呢?一般的女性朋友送这个不妥吧?”他们契而不舍地揪住这个问题不放。

    张子安为之语塞,总不能说浴缸里养着一条美人鱼,是送她的吧?

    “这个我送谁关你们屁事啊!我收藏用不行啊?”

    “收藏?”

    王乾和李坤听了,望向他的眼神已经从“变态”升级为“大变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