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6章 远洋的哭泣
    张子安这几天有时候做梦,都能梦到那个无名的德国海岬,梦到那些密密麻麻的怪异海洋生物,甚至在梦中创造过更怪异的生物。

    深不可测的海洋里,潜藏着许许多多足以挑战人类想象力边界的生物,一旦这些生物因为世华出现在滨海市而全被吸引过来,难以想象会是什么后果恶鲨、巨鲸、大王乌贼齐聚港口,恐怕会引起大骚动。

    简直是堪比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因此,张子安很关心这个问题的答案。

    世华却茫然摇头,表示她并不清楚。

    显然,她召来海洋生物的本领算是她的一项被动技能,根源大概就在于她特征里那句“惹得群鳞生绮思,纷纷来与伴清眠”因为她太过漂亮,令众多海洋生物不知不觉地被吸引过来,想要伴她入睡。

    张子安挠挠头,这可怎么办呢?

    世华完全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顾自地哼着自创的儿歌玩小黄鸭。

    “一只小黄鸭,两只小黄鸭,游去见欧巴,欧巴不在家,回来找世华”

    “嘎嘎!”

    理查德从楼下扑腾翅膀飞上来,正好听到他说话,便插言道:“你这个白痴!难道忘了吗?她当时不是唱了一首歌,把那头白鲸给唱走了!依本大爷之见,当时你应该把那头白鲸带回来,骑着它去见你心心念念的岛国女优,正好应了那句话扶桑此日骑鲸去,子安何年化鹤来!”

    张子安捏起肥皂就向它掷过去,“你大爷的!这特么的是挽联吧!”

    “嘎嘎!”理查德机灵地躲开,一溜烟地又飞到楼下去撩拨其他精灵,远远还能听到它聒噪的声音从楼梯间传来“仰首掷肥皂,俯身献菊花!本大爷终于把这首千古孤联给对上来啦!”

    它一走,二楼顿时安静下来。

    张子安仔细一琢磨,它说得还挺有道理,当然并不是说俯身献菊花,而是那头白鲸听了世华唱歌后就离开海岸,返回深海,这说明她虽然不能控制海洋生物让它们别跟过来,但可以让它们离开。

    “世华,在德国海岸边的时候,你跟那头白鲸唱了首歌是吧?然后那头白鲸就离开了?”他问道。

    “嗯嗯。”她心不在焉地点头。

    “那你能不能如法炮制,让正在接近滨海市的那些海洋生物离开?”

    她点头又摇头,“太远听不到啊。”

    “是说,海洋生物离得太远的话,就听不到你的歌声?”他又问。

    “嗯。”

    好吧,他倒是没考虑到这一点。

    如果世华能够离开宠物店,去海上或者海边唱歌的话就没问题了,但是她又暂时不能离开宠物店

    要不试试录下她的歌声,然后去海边放?

    但这不行吧,就算去海边放,又能传出多远呢?

    张子安想不出别的办法,把这条美人鱼带到滨海市,没想到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

    他正想下楼去散散步,兴许能想出办法,这时就听世华喃喃自语般说道:“要是欧巴听到我的歌声,会不会来这里找我啊”

    “不可能吧。”张子安趁早打消她的念头,“你的欧巴不是在韩国吗?这里离韩国有几百公里呢!”

    她嘟起嘴,“几百公里?几百公里是多远?可我明明听到那个方向的鲸鱼在哭泣。”

    说着,她抬起一只胳膊,遥指东方偏北的方向。

    咦?

    张子安一怔,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但只能看到浴室的墙壁。

    “等下,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他问道,“你听到鲸鱼在哭泣?从这里,能听到鲸鱼在哭泣?我怎么听不到?”

    “因为你是笨蛋!刚才那只鸟不是在喊你白痴么!”她冲他扮了个鬼脸。

    张子安没心情跟她开玩笑,认真地问道:“世华,请认真地回答我,你现在能听到鲸鱼的声音?”

    世华狡猾地转转眼珠,“回答有没有奖励?”

    “有有,当然有。”他随口答道。

    “奖励什么?我要看电视!”她兴奋地说道。

    张子安想了想,“我可以答应你,缩短你的等待时间,但马上看电视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家里的电视就一台,现在茶老爷子在看。你看茶老爷子年纪大了,咱们要尊老爱幼对吗?”

    “就是那只让我穿衣服的茶色老猫?”她孩子气地问道。

    “是的,它叫老茶,你可以跟我一样叫它茶老爷子。”张子安回答。

    她不太情愿,但还是勉强同意了,“那你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他满口答应,“现在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吧。”

    “能听到呀,不仅是那边的鲸鱼,还有那边、那边、那边、和那边的!”她一边说,一边用挥手指着周围,几乎涵盖了从2点钟方向到7点钟方向近乎180度的范围,神情很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张子安明白了。

    人类的声音范围跨越了2至3个八度,而鲸鱼的声音范围跨越了8个八度,它们能发出从人耳听不到的喃喃低语直到几乎刺破耳膜的高频音阶。

    声音在常温空气中传播的速度是340米/秒,而在海中的传播速度高达1500米/秒。

    鲸鱼利用它们低频声波进行超远距离通讯,甚至能够向几千公里之外的鲸鱼同伴发出简单的信号。

    光靠低频声波是不足以跨越这么远的距离,鲸鱼们能做到这点,是因为各大海洋中存在“深层声音通道”。所谓的深层声音通道,其实是密度不同的水层,由于水层之间的密度差异而具备引导声波的特性,但这种深层声音通道只对低频声波开放,是鲸鱼独享的福利。

    鲸鱼的声音信号非常复杂,而且不同种类的鲸鱼发出的声音也有区别,甚至同一种鲸鱼也会因为生活在不同地区而带上独特的地区口音,就像人类一样。

    它们在海中无休无止地歌唱,是在彼此对话,还是自娱自乐地哼着小曲?尽管近年来做了很多研究,但人类依然完全无从知晓。

    世华说她能听到鲸鱼的声音,而且指向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四个方向,这说明她能听到周边海域鲸鱼发出的低频声波,这可能是身为精灵的特权吧。

    他刚想通这个问题,马上又诧异地问道:“世华,鲸鱼为什么哭泣啊?”

    “不知道”她疑惑地摇头,“我只知道它们在哭。”

    低频声波虽然传播距离极远,但携带的信息量极低,只有每秒1比特。相比之下,人类说话时每个单词携带的信息量有10比特。

    所以世华并未说谎,也不是有意推诿,而是她确实只能听到鲸鱼在哭,但无法得知为什么哭。

    可能等一会儿的话,就会有新的信息传来。

    果然,她侧耳又听了一下,说道:“声音很乱,它们像是在逃跑,像是在被人追,被人杀”

    说到这里,她面露惊惧,白皙而光滑的皮肤上因为颤栗而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算了,别听了,我已经明白了。”张子安打断道。

    她半张着嘴,疑惑地盯着他,期待他的解释。

    “是捕鲸活动,韩国可能有人在偷偷捕猎鲸鱼。”张子安叹了口气,“这显然是违反国际公约的,不过很难完全阻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