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探访鱼市
    ,精彩小说免费!

    张子安其实对养鱼了解得也不多,基本上全是决定开水族馆之后找来资料恶补的,再加上向卡尔和保罗请益的知识。他父母以前经营宠物店时,店里只有两三尾摆摆样子的淡水鱼,谈不上有什么丰富的养鱼经验。

    他们一边走,小雪一边把直播间里鱼友的问题转述给他,而他回答起来并不像回答猫狗的问题那样游刃有余,经常需要思考一下才能答出来。不过由于二人是步行,需要避让行人和车辆,还要抖机灵反击网友们的调侃,无论是网友还是小雪都没看出他是在搜肠刮肚来回答问题的。

    网友们说的其实没错,滨海市开水族馆的基本上开一家赔一家,连勉强维持收支平衡的都基本没有,因为开水族馆太费钱,鱼缸、设备、材料和水族生物的价格就不说了,光是每个月的电费都是很大一笔开销。

    水族生物的库存成本比猫和狗大得多,却又不像猫和狗那么流行和受欢迎,赔多赚少。

    张子安的心里也在打鼓,经营不善的话,说不定会把以前攒下的家底全赔进去。

    水族馆生存艰辛,滨海市的鱼市却并未因此消亡,鱼市的鱼贩子会尽量减少库存压力,本周进货的鱼一定要本周卖掉,同时尽量避免鱼死亡,方法不外乎不给鱼喂食和在水里下药,基本上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

    二人走过几条街道,来到鱼市附近。

    尽管是工作日,但由于还没有大部分小学还未开学,时常有带着孩子的家长从鱼市方向走过来。

    家长的手里抱着鱼缸,孩子的手里拎着透明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有一两尾便宜的冷水鱼,父母孩子其乐融融,尽管张子安心知这些鱼有大半可能会在几天后死掉。

    小孩子不懂养鱼也没有耐心,巴不得小鱼一眨眼就长大,又生怕把鱼饿着,会频频给鱼喂食,往往把鱼喂得撑死,即使没撑死,鱼缸里的水过几天就会一片浑浊,漂满食物残渣,最后因为水质败坏而死。

    德国严格的宠物饲养规范能够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不过若中国也效法,估计这鱼市第二天就要凉凉了。

    “那边就是鱼市吗?我第一次来。”小雪踮脚遥望。

    “我以前也没来过。”

    张子安同样在打量着鱼市。

    鱼市其实比狗市要略微高级一些,狗市那边全是露天的散摊,大概是因为那边卖的宠物都比较结实,不怕风吹雨淋,但鱼市里居然有一栋占地面积不小的三层楼,为入驻的商家提供遮风挡雨之处,看样子管理也比狗市要规范得多,可能仍然避免不了坑人的情况,但至少不像狗市的黑心商人那样丧尽天良。

    鱼市的入口处,是一个锈迹斑驳的牌楼,看样子有些年头了,上面写着“滨海市花鸟鱼虫市场”。

    滴!

    二人身后有汽车喇叭声响起。

    他们侧身让开道路,一辆厢式货车满载着各种各样的观赏鱼驶入鱼市,在鱼市大楼的背面停下,几位满身鱼腥味的工人走出来,把一缸一缸的鱼卸车,等候已久的鱼贩子们则一拥而上,论斤抢购较为便宜的鱼。

    三层楼的周围,也有一些零散卖鱼的摊贩,卖的鱼比较便宜,那些小孩子们手里拎的鱼可能就是从这里买到的。

    张子安和小雪略加商量,既然来了一趟,就干脆逛个遍,从外围这些零散摊位开始逛起。

    正如他料想的那样,零散摊位上卖的大都是很便宜的鱼,也就是所谓的“练手鱼”。

    行内按照价格从低到高、饲养难度从易到难,将观赏鱼分为练手鱼、商品鱼和精品鱼,精品鱼的价格上不封顶,具体的界限很模糊。

    零散摊位的摊贩一般都不是职业卖鱼的,而是鱼友将自家繁育出的鱼苗和小鱼拿出来贩卖,一是自家的鱼缸里养不了太多鱼,二是补贴一下家用,鱼的价格往往压得比较低,相对来说比较实惠,说不定还能淘到品相不错的。

    “那是草金,那是锦鲤,那是孔雀,那是玛丽……这些都是练手鱼,很好养,只要有过滤器和加热棒就能养活,若是冷水鱼的话连加热棒都可以省掉。”

    他们从一个个摊位前走过,张子安逐一向小雪介绍这些鱼的种类。

    “小姑娘,买几条吗?又便宜又好养。”

    摊贩们见小雪面容俏丽衣着考究,纷纷向她推销自家的鱼。

    “哇!这是锦鲤吗?肥嘟嘟的好可爱!”

    小雪蹲到一家摊位前,被摊位上贩卖的锦鲤吸引了目光,毕竟锦鲤又肥又大,比那些虽然华丽但是体型较小的孔雀和玛丽更引人注意。

    这个摊位上卖好几种颜色的锦鲤,通体金黄的、纯黑的、还有红白黄黑的杂色锦鲤,有几尾体长足有15厘米左右,养得挺肥,在水里汩汩地吐着泡泡。

    小雪盯着的,就是这几条肥肥的大锦鲤。

    “小姑娘,要不要?要的话便宜,2条70块钱拿走。”摊贩不遗余力地招呼道。

    这些锦鲤都是品相最差的那种,估计砍砍价也就是2条50块钱,但是张子安没说什么,毕竟冒着天寒在外面摆摊也不容易。

    小雪只是看个新鲜,她并不太想养鱼,自家的雪球上次一爪子把金二钓上来的鲫鱼拍飞了,她至今记忆犹新,担心买鱼回去成为雪球的食物或者玩物。

    看够了之后,她笑着站起来向摊主抱歉地摇头表示不要了,然后继续前行。

    “那边是在干什么?是不是有黑心奸商坑人?”她指着前方问道。

    那个摊位边围着好几个人,似乎还在大声争吵,一位带孩子的中年妇女嗓门很高,摊主被骂得毫无还嘴之力,另外几个人也在给中年妇女帮腔。

    小雪自从上次跟张子安去过狗市之后,对那些给鸡染色或者把病狗当正常狗卖的奸商深恶痛绝,看到这个情景,下意识地认为奸商又坑人了。

    “先别急着下定论,咱们过去看看再说吧。”

    张子安提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