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野采
    张子安和小雪走近那个摊位,小雪轻咦一声,指着摊位上卖的东西问道:“这是干什么的啊?”

    摊位上的器皿很简陋,就是几个小号的塑料收纳箱,箱子盖堆叠在一旁。

    每个收纳箱里都盛着半箱海水,粗看过去,里面游动着十几种不同类型的海洋生物,而其他大部分摊位上卖的生物都比较单一。

    张子安略加思索,便心中了然,解释道:“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个摊主并不是在这里职业摆摊的,而是闲暇时间去海边野采,把采集来的生物拿出来卖。”

    “野采?”小雪没听明白。

    直播间里的观众们也没听明白。

    “野采什么鬼?我只听过野战”

    “我只听过打野”

    “我只听过打野食”

    张子安进一步解释,“野采,顾名思义,就是去野外采集动植物。其实在座的诸位大部分人都野采过吧?比如小时候去外面玩,捉回一些蝴蝶、蚂蚱、蝉之类的,宽泛地说,这都算野采。不过,现在野采一般是特指去河边或者海边野采,在海边的野采又被称为‘捡海’。”

    “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参与过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活动?”

    “早知道小时候出去疯玩就对父母号称是去野采了,不至于挨了好几顿胖揍”

    “别,把你爹妈听懵圈了没准儿给你来一顿混合双打呢!”

    目前来说,野采算是回归大自然的一种方式,可以跟踏青和短途旅游结合起来,在部分鱼友间很流行。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大海也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今天大海会把什么东西冲上岸。

    野采,或者说捡海的乐趣也在于此,在海边采贝壳、捡螃蟹、捡海星都算野采,偶尔还能发现意外之喜。

    严格意义上的野采是有意识地主动去野采,带有明确的目的性。

    小雪直播间里大部分观众都是滨海本地人,被“野采”这个名词所吸引,开始呼朋引伴,号召周末一起去面基加野采。

    张子安赶紧劝阻道:“你们面基就面基,别听风就是雨,你们以为野采是那么容易的?就你们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懒货,还是老实地在城里待着吧!”

    一言激起千层浪,直播间的网友们表示不服。

    “野采有什么难的?无非见到什么捡什么呗!”

    “鶸店长又在装逼了!”

    “呵呵,见到什么捡什么,那不叫野采,那叫瞎**捡!”张子安出言嘲讽,“你们以为什么东西都能捡?我告诉你们,有时候海水会把一些很危险的生物冲上海滩,你们要捡了那些东西,就等着去医院里躺尸吧!”

    他很了解这些网友,喜欢看直播的人一般都比较宅,正是因为自己懒得动,所以爱看小雪的户外直播,相当于足不出户地游览滨海市,又不花钱又不受累,还能图个乐呵。

    某些海洋生物是很危险的,它们平时隐藏在大海中不会伤到人,但被冲上海滩后就要另说了。

    普通人没有足够的知识去辨识这些危险的海洋生物,往往会把它们与普通的海洋生物相混淆,而且越危险的生物往往越华丽、越漂亮,一旦毫无防备地伸手去捡拾它们,就可能给自己带来致命的危险。

    网络媒体上经常能看到类似的新闻,比如说某某从海边捡了只章鱼,结果是蓝环章鱼,又有某某从海边捡了只水母,结果是僧帽水母,后果肯定是比较悲剧,就像是去山里野采,然后采回一篮毒蘑菇炖汤喝了

    就算不是有意去捡,也可能在海边散步时不小心踩到一只隐藏在沙下的魟鱼,然后被它们尾尖上的毒棘刺一下。

    所以,野采并不完全是郊游和踏青,需要对常见的危险生物有所了解,知道它们的外形和习性。

    直播间里的网友头脑一热就想去野采,万一出事张子安可不想负起教唆的责任。

    还好,网友们也就三分钟热度,一听张子安把后果渲染得很严重,不由地都打起了退堂鼓,但是面基还是要面的,说不定能面到漂亮妹子呢!

    好不容易劝服了网友,张子安打量一下那位被几个成年人围着指责的摊主。

    摊主是个皮肤较黑的年轻妹子,身体看着挺结实,皮肤并不细腻但看起来很健康,应该是个喜欢户外活动的人,在越来越流行宅文化的年轻人里算是个另类了。..

    牵着小孩的中年妇女手里拎着个饭盒,情绪激动地指着摊主妹子叫道:“大家评评理,你说你算是怎么回事?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卖给我孩子!你是不是故意谋杀?想要我孩子的命?我们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嘛要这么害我们?要不是碰到一位懂行的兄弟,我儿子可能已经”

    围观的另外几人也是面容严肃地出言附和。

    “就是啊,这东西这么危险,哪能随便卖?”

    “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啊?连这都敢卖?还卖给不懂事的小孩子?”

    “小小年纪不好好上学,出来摆摊,把这么危险的东西卖给小孩子,万一出事你就要坐牢知道吗?”

    “真是咳!还好有懂行的人提早发现,不然两个家庭就毁了!”

    “还愣着干嘛?赶紧道歉啊!非要把事情闹大不可?”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唾沫星子横飞,被围在当中的年轻妹子完全被这阵势吓傻了,脸上血色全无,几乎一句话说不出来,连脸颊上的唾沫星子都不敢抬手去擦,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憋了半天,她才憋出一句:“对对不起,我道歉对不起”

    声音很小。

    由于自己的宝贝孩子差点死于非命,中年妇女异常气愤,年轻妹子的道歉在她看来只是轻描淡写,根本毫无诚意可言。

    “道歉?这就算是你的道歉了?呵呵,我不接受你的道歉,我要报警!有什么事,你去跟警察说吧!”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她并非虚言恫吓,而是真的掏出手机想要报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