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鸡心螺
    鸡心螺,又名芋螺,因形似鸡心或者芋头而得名,光在中国沿海就有70多种不同的鸡心螺,分布非常广泛。尽管不像蓝环章鱼和僧帽水母那样大名鼎鼎,但这种隐藏得很深的剧毒生物每年对人类造成的伤害并不稍逊分毫。

    蓝环章鱼和僧帽水母都长着触手,而且都是软体动物,看上去有些恶心,一般人可能不会主动去触碰它们,但鸡心螺的外壳很美丽,躺在海滩上宛如一件精美的艺术品,令人忍不住想去捡拾。

    鸡心螺的毒素成分非常复杂,而且每种鸡心螺的毒素都不太一样,没有特效解毒血清。

    小男孩的母亲以前没见过鸡心螺,但隐约听过这种剧毒生物的大名,闻言之下险些吓瘫了,劈手从孩子手里夺过盛放鸡心螺的饭盒,将孩子的两双手翻来覆去检查了无数遍,确认没有伤口之后才缓过一口气来。

    惊魂未定的她声色俱厉地质问孩子,问这些生物是从哪里买来的。

    小男孩也被吓傻了,支支吾吾地说是从鱼市买到的。

    于是,她拿着证物,领着孩子气势汹汹地杀过来,一见面就劈头盖脸地把蒋飞飞一顿臭骂。

    骂声引来不少人围观,大家听明白原委之后,纷纷出言指责蒋飞飞的所作所为。

    蒋飞飞当时正坐在摊位边看书复习,被突如其来的无妄之灾搞懵了,毫无还嘴之力。而且她也没办法还嘴,事实摆在眼前,无从抵赖。

    她知道自己的无心之失险些酿成滔天大祸,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

    事到如今,她没别的奢望,无论怎样都好,她只想哀求中年妇女别报警,否则她真的完蛋了如果被学校知道,她轻则记过受处分,重则退学,怎么对得起花钱送她来上大学的父母和家人

    听明白原委之后的网友们也是后怕不已,感慨野采真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出去瞎捡,捡个鸡心螺回来害了自己也就罢了,万一再害了别人,岂不成过失杀人了周末还是留在城里老老实实面基得了。

    小雪很同情蒋飞飞的遭遇,但这事不太好解决,中年妇女气愤已极,不是那么容易被劝服的。

    围观的人也是一样,从道理上讲,他们支持中年妇女维权,但从感情上又偏向蒋飞飞,叹息她一步走错,万劫不复。

    按理说,如果蒋飞飞是无意之中将鸡心螺卖给小男孩的,即使警察来了,可能批评教育一顿也就算了,但中年妇女一口咬定蒋飞飞是故意的,明知那是鸡心螺还要卖给顾客,这性质就完全不同了。

    关键就在于蒋飞飞能不能证明自己不是故意的。

    谁都知道这几乎不可能,因为当时在场的人只有小男孩和蒋飞飞,小男孩的证词恐怕没多少取信度,而且他自己都忘了当时说过什么。

    大家同情地望着蒋飞飞,却爱莫能助。

    有一两个老于世故的人悄悄向蒋飞飞递眼色,意思是让她多拿一些钱出来,破财消灾,就当是花钱买了个教训。

    然而蒋飞飞哪有什么余钱,她要是有钱的话就不至于在同学们都在睡懒觉的时候跑出来野采了。

    眼看中年妇女即将按下拨号键,张子安往她身边凑了几步,巴着脖子看向饭盒里。

    饭盒里有半盒清水,一只美丽的螺沉于水中。

    它的外壳呈流线型,一端较宽,另一端以平滑的角度逐渐收窄,散发着釉质光泽的表面上均匀分布着流沙般的斑点,相当漂亮。

    最引人注目的是,它偶尔会从螺口里吐出一条淡粉色触角状的东西,像是在试探周围的动静。

    正是它的外形和这条触角状的东西,让大家认定它是一只危险的鸡心螺。

    中年妇女仍然在喋喋不休地斥责蒋飞飞,围观的人以及网友们也是各持己见。

    “咳我插一句话行不行”

    张子安干咳一声。

    他站到旁边之后一直没有说话,因此在场的人几乎把他忽略了。

    闻言,中年妇女狐疑地打量着他,“干什么告诉你,今天谁也别想劝我,我就是要报警”

    蒋飞飞的心中油然生出一丝希望,她希望张子安能劝对方别报警。

    小雪也是如此,她知道张子安在这种情况下不会轻易掺和,一旦掺和必有所得。

    “这位大姐。”

    他琢磨半天应该怎么称呼,最后还是违心地跟着其他人叫大姐,其实明明应该叫大婶嘛,但是为了避免火上浇油,还是委屈一下自己吧

    “你要报警的话是可以,我不阻拦,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最好别报警,因为警察来了之后恐怕受批评教育的就是你了。”他话中有话地说道。

    中年妇女顿时提高了警惕,她以为张子安跟警察有什么特殊关系,“你在说什么有理走遍天下,今天谁来了我也不怕我受批评我为什么受批评明明是她理亏”

    她指着蒋飞飞的脸,指尖都快触碰到额头了。

    张子安笑道“您要报警,不是因为她把鸡心螺卖给您儿子吗但您拿着的这个它不是鸡心螺啊。即使您报警,警察叔叔来了也是白跑一趟您不受批评,谁受批评”

    “啥”

    出乎意料的反转令在场之人全愣住了。

    “店长先生,这不是鸡心螺吗”小雪惊喜地问道。

    中年妇女拉长了脸,一副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表情,语气很冲地质疑道“你跟这丫头是一伙的吧少在这里骗人了是不是串通好了一起坑人她分你多少钱我亲戚跟我说得明明白白,这是芋螺的一种,叫白地芋螺,我记得清楚着呢”

    张子安断然否定道“我跟她素不相识,当然不是一伙的,我也不是向着她说话,只是恰好遇上了,不忍心她受冤枉,因此说几句公道话而已。依我看,您那亲戚的水平也是个二把刀,虽然这东西跟白地芋螺长得有几分相像,但它其实是肩榧螺,没有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