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以身试电
    秋冬季节多静电,吴电工怀疑是水族设备漏电,但必须先排除静电的可能,否则就是冤枉好人了。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电工,他把小孙子交给老伴照看,找来一根废弃的三脚插头,手脚麻利地剥去火线和零线,仅留地线,将之接在水里若是静电作祟,这样做就应该消除了静电。

    然而,他用万用表再测,水里的电压依然是70多伏。

    静电的可能被排除后,唯一的可能就是设备漏电。

    鱼缸里目前只有三样电器泡在水里过滤器、造浪泵和加热棒。

    前两者的工作电压很低,12伏或者24伏,所以根本不需要多加考虑,他就清楚地知道罪魁祸首是加热棒。

    他拔掉加热棒的电源,再次测试水中电压,读数迅速归零。

    吴电工忍不下胸中这口恶气,这不是普通的质量问题,这是要人命啊!

    他当即就想去找把加热棒卖给他的商家,但老伴知道他一把年纪了依然是个暴脾气,怕他惹事,不让他去,把小孙子丢给他让他在家里带孙子,然后明天一大早就把鱼缸和鱼处理掉。

    老伴去做饭了,但吴电工无论是看电视还是逗孙子玩,始终都觉得愤愤不平,这锅凭什么他来背?养鱼有错?

    于是,他低声跟小孙子说:“嘘!别说话,爷爷带你出去买巧克力。”

    小孙子特别爱吃巧克力,但他老伴怕吃巧克力太多把牙吃坏了,总不让他买巧克力,但吴电工偶尔会偷着买。

    他把电视声音稍微调高,带着小孙子悄悄溜出家门,顺手还带上了加热棒,直奔鱼市,想来讨个公道。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小雪听了,也是替吴电工暗暗感到后怕,漏电可不是小事,说不定就会电死人。

    老板和导购听了,同样心中一紧,还好提前发现了,否则如果真电死小孩子,估计得把裤子都赔掉。

    吴电工指着加热棒,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们也太坑人了,卖的怕不是假冒伪劣产品吧?我要投诉你们!”

    “咳!这个……您先消消气,咱们有事好商量。”老板冲导购递了个眼色,“去给老人家的小孙子买点儿零食和饮料。”

    “你们别玩虚的,我们不喝你们的饮料,也不吃你们的零食!”吴电工的犟脾气上来了,“你们今天必须给我个说法,否则我就去鱼市的管理部门那边投诉你们,去市消协投诉你们!让你们还敢卖这种害人的玩意儿!”

    商家想息事宁人,愿意给吴电工换个新的加热棒,想全额退款也是可以的,但憋了一肚子气的吴电工不依不饶,非要讨个说法所谓说法,就是正式的赔礼道歉。

    赔礼道歉很简单,但老板心存顾虑,他担心一旦承认错误会被进一步讹上,说电坏了身体之类的,那赔偿起来就是无底洞了,于是抵死不认错。

    场面陷入了僵局。

    直播间的网友们再次分成两派,一派是单身狗们,觉得加热棒也是商品,只要是商品就可能损坏,商家都答应换新或退款了,吴电工未免小题大做;另一派则主要是宝妈宝爸们,他们设身处地考虑,若自己的孩子受了此等惊吓,决不能善罢甘休,他们坚决站在吴电工这边,声讨商家。

    老板见这么僵持下去不是办法,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板起脸说道:“老爷子,我们已经够客气了,三番五次退让,您见好就收如何?您说这加热棒漏电,我们愿意全额退款,您还要怎样?呵呵,别看您有电工证,谁知道是不是假证?这加热棒到底漏不漏电谁也不知道,全是您的一面之词……”

    他的态度转为强硬,言语之间不乏冷嘲热讽之意。

    吴电工一听就炸毛了,“假证?我在工厂里干了三十多年电工你说这是假证?”

    “呵呵,是真是假您自己心里清楚。”老板双臂抱胸,摆出防范的姿态,不冷不热地说道。

    “好好好!我的电工证是真是假放在一边,这加热棒漏不漏电,一试不就知道了?这还不简单?”吴电工扭头看见张子安和小雪,“二位,能不能帮我做个见证?”

    张子安还未发话,小雪就一口答应下来。

    “好,我来帮你们见证!”

    老板冲导购努努嘴,后者当即搬过一个小鱼缸,平稳地放在柜台上。

    “那咱们就试试,倒水!”他下令道。

    导购把饮水机上的桶装水抱起,咕嘟咕嘟地灌进鱼缸里。

    很快,水桶空了,半缸清澈的水在鱼缸的四壁间来回激荡。

    老板扯过一条插线板,放在柜台上,推向吴电工,示意道:“您请吧,您自己试,省得说我们搞鬼调包什么的。”

    说完,他和导购退后两步,离开柜台。

    吴电工现在还真不放心把加热棒交给对方,省得对方故意往地上一摔,毁灭证据。

    他将加热棒横躺着放进鱼缸,将插头插进插线板。

    加热棒的指示灯亮起橙红色的光芒,表示正在工作。

    这时,吴电工突然懊悔地一拍大腿!

    他刚想起来,自己出门时没带着万用表,这种卖水族设备的地方估计也没卖万用表的。

    老板像是早已料到这种情况,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吴电工性子也是倔,哪受得这种蔑视的目光,他心想反正暂时漏电并不严重,干脆挽起袖子,就要把手伸进水里,以身试电。

    “千万别……”

    小雪吓了一跳,刚才张子安敢用手抓肩榧螺,那是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不会有危险,但这漏电是确实有危险的,只是危险大小的区别而已,万一漏电情况更严重了呢?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阻止,吴电工的手已经接触到水面。

    她紧张地闭上眼,不敢再看。

    张子安倒是没有动也没说话,很淡然地看着这一切。

    老板也是如此。

    一秒过去了……

    两秒过去了……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吴电工愣住了,指尖明明已浸没在水中,他预料中的酥麻感却没有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