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5章 造景
    吴电工退休后没有别的爱好,也不喜欢养猫养狗遛鸟之类,嫌那些宠物闹腾,好不容易对养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却又发生了这档子事,令他颇有些意兴阑珊之感。

    张子安微微一笑,看出了他的心思,“您没必要因噎废食,毕竟漏电是小概率的事件。”

    “不不,概率再小,一旦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0和的区别。”吴电工摆手,他心中不舍,但没有办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海水的高导电性令海水缸漏电的危害远大于淡水缸,尽管理论上可以在每次接触水之前关掉加热棒以保证安全,但时间长了谁也免不了精神懈怠,特别是他家里还有小孩子。

    如果他坚持养海水鱼,来自老伴那边的压力肯定很大,即使为了家庭和睦考虑,他也不打算养下去了。

    “其实,如果您很想养海水鱼的话,我倒有办法。”张子安不失时机地提议道:“您可以使用工作电压24伏的加热棒,即使漏电也不会危及人身安全。”

    “啊?还有工作电压24伏的加热棒?”吴电工先是一惊,又是一喜。

    人体的安全电压是3伏,3伏以下的电压非常安全,若是工作电压24伏的加热棒,即使漏电也不会对人体产生丝毫危险。

    “怎么没见有卖的?”他扫视着柜台里陈列的各款加热棒,这些无一例外全是220伏的工作电压。

    “呃我这里没有24伏的加热棒,连听都没听过。”老板同样很疑惑。

    张子安狡黠地笑道:“如果您想买24伏的加热棒,我可以给您留个地址,这是从德国进口的高端水族设备,贵是贵了些,但绝对能保证安全,就看您舍不舍得在安全方面投资了。”

    直播间的观众们顿时骂声一片,闹了半天鶸店长是要趁火打劫,借机推销自己的东西

    吴电工当然看不到弹幕,还以为张子安是要推荐其他的水族设备店铺。

    他还没退休的时候,每年都要参加工厂组织的安全生产学习,见过、听过很多由于疏忽、故障、误操作而导致的惨重事故,深知安全是无价的,事故总是发生在人们认为不会发生事故的时候。

    他当即拍胸脯表示:“能有多贵?我一个月的退休工资够不?”

    左邻右舍以及单位同事们的退休生活都很丰富多彩,有人花了大几万块钱买了单反相机和镜头然后走街串巷拍照,有人迷上了航拍,买了无人机整天往山沟里钻,坠机之后就再买新的跟这些比起来,养鱼的成本已经很便宜了。

    至于老伴的唠叨,都已经听了几十年,耳朵里磨出了茧子,唠叨就让她唠叨去吧。

    “那倒是用不了。”张子安加了吴电工的微信,把自己店铺的地址发过去。

    吴电工扫了一眼地址,他是领着孙子偷偷溜出家的,今天是没时间过去了,回家后老伴肯定大发雷霆,他打算消停几天之后再去。..

    他向张子安和小雪告辞,领着小孙子离开了鱼市大楼。

    这家水族设备老板也挺好奇,向张子安打听工作电压24伏的加热棒是从哪弄来的,因为他知道越是高端的设备利润越高,但张子安顾左右而言他,随便找了个借口带着小雪离开三楼,顺着楼梯下到二楼。

    二楼是卖底沙、活石、水草、海藻、滤材、珊瑚礁、装饰性珊瑚等鱼缸造景用品的,也有商家为鱼缸造景之后直接整体出售成品的。

    鱼缸造景是一门技术活儿,除了心灵手巧之外,最关键的是要有一双能发现美的眼睛。同样的底沙、活石和珊瑚,在一些人手里只能玩泥巴,而在另一些人手里就能变成美轮美奂的海底龙宫,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天赋和耐心的,很多人更愿意直接花钱买成品。

    如果说张子安在三楼是走马观花地浏览,那么在二楼他就要认真观察,为构建自己的水族馆挑选合格的材料。

    “哇!这里简直像个花园!太漂亮了!”小雪眼前一亮,不由地赞叹道。

    确实,与灯火通明的三楼不同,二楼的照明亮度被调得很低,最显眼的中央区域全都摆放着各家店铺引以为傲的成品造景缸,使用五颜六色的灯光为其增色,水草和海藻绿可莹人,营造出争奇斗艳的美景。

    二楼的墙上贴着禁止拍照的告示,小雪对直播间的观众说声抱歉,暂时把手机塞进兜里。

    观众们抱怨连连,只能听到声音,画面却是一团黑。

    二楼没有导购来招揽客人,大概是因为是效率太低,因为一楼和三楼的顾客都是冲着买鱼买设备去的,而二楼的顾客往往于不同的造景缸之间徘徊很久,只欣赏却不掏钱,或者用手机悄悄把缸内造景的样子拍下来,打算回家以后山寨一下。

    商家也不着急,悠闲地坐着玩手游。

    造景缸利润很高,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这倒也好,没人来打扰,顾客想怎么看就怎么看,想看多久看多久。

    “店长先生,这些鱼缸的造景风格,怎么都不太一样?”小雪观察之后,敏锐地察觉到这点。

    “因为这些都是不同流派的造景。”张子安指着最近的一个造影缸介绍道,“你看,这缸里大量使用了沉木和粗砺的岩石,凤尾蕨的根系附着在沉木上,底沙里栽种着水榕,那几尾背鳍呈橙红色、造型如同莫希干发型的游鱼是西非短鲷,整体看上去是不是有种很狂野的感觉?”

    小雪点头,“真的耶,特别是这西非短鲷,长得挺逗。”

    “像这鱼缸就是西非风格的造景流派,但并不算很正统,正统的西非风格造景应该是使用黑木蕨,而不是凤尾蕨。”张子安远远瞥了一眼商家,“凤尾蕨生长速度快,生命力旺盛,商家往往用其来代替黑木蕨,外形也相差无几,普通人根本分不出来。”

    小雪吐吐舌头,“怪不得网友说鱼市的水很深呢,连小小的水草都以次充好!”

    “倒算不上以次充好,这两种蕨类价格差不多,但是凤尾蕨造景更省事,在鱼缸里布置黑木蕨的时间都够在两个鱼缸里布置凤尾蕨了。”张子安纠正道。

    “那这个呢?这个看起来给人很恬静的感觉。”小雪又指着另一个造景缸问道。

    这个造景缸的布局异常简洁,迷你矮珍珠水草铺满了整个缸底,如丘陵般四周低中间略高,两块长条状的岩石呈倒八字斜插于丘陵顶端,仿若荒废的墓碑,几缕大莎草于岩石旁随水波摇曳,白中透蓝的灯光营造出晴空万里的氛围,望之有某种很空灵孤寂的感觉,像是站在英雄的坟冢前凭吊。

    “这是典型的日式造景,其他的风格都是做加法,唯独日式风格是做减法,缸里的东西越少越好,元素越简单越好。”张子安笑道,“凡是这种性冷淡风格的就往日式上面猜,准没错。”

    直播间的网友们看不到画面本来就焦躁,一听更是炸了锅。

    “这算是性骚扰吧?揍他丫的!”

    “性骚扰店长知道咱们看不见,立刻就丑态毕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