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0章 向天再借五百年
    进入三月份,天气日渐温暖,起床也不像数九隆冬时那么困难。

    张子安打了个呵欠,从床上坐起来。

    这几天他很忙,整天在外面东奔西跑,既要跑4s店又要跑到建材市场去定制水族箱,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

    要买的东西很多,要忙的事情很多,甚至还得跑专门的气体公司选购钙反应器需要用到的二氧化碳钢瓶,有时候刚回家就想起还有个东西忘了买,于是又要转身出门……

    不光要买东西,还要办证——《水生野生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没有这个证件就不能正大光明地饲养繁殖和对外销售水族生物。

    这个证件不太好办,理论上就算能办也不是马上能办下来的,但是谁让他因为飞玛斯而出名了呢,拿上居委会开具的介绍信之后,相关部门以特事特办的速度为他办理好了这个证件。

    好不容易证件办好了,车买到了,水族箱的尺寸价格谈妥了,其他该由他亲自去买的东西也基本买全了,终于可以留在店里稍微休息一下。

    他不仅白天要忙,晚上回来后也要忙——买来显微镜观察细菌屋与底沙的品质,多方权衡之后选择其中最满意的一款,然后第二天打发王乾李坤开车去鱼市拉货。

    除此之外,他还要照料新买到的那些珊瑚,让它们尽快适应新环境,然后茁壮成长。

    每种珊瑚需要用到的光照强度和水温都不尽相同,就算某两种珊瑚的生长条件类似,还要小心其中有没有比较凶猛的珊瑚,会不会伤害到另外一种……

    此外,那个被认定为蔷薇珊瑚的丑陋珊瑚一直令他有些耿耿于怀。

    自从把它买回来后,他再次翻阅相关书籍,查阅相关资料,但总是觉得这东西与蔷薇珊瑚似是而非,尤其是通过显微镜观察后,某些细节之处并不相同。

    但是蔷薇珊瑚属的珊瑚子种类很多,他不确定这是不是其中比较少见的一种——毕竟以饲养珊瑚而言,他是个纸上谈兵的菜鸟。

    既然不能完全确定,他就不敢把这个丑陋珊瑚完全当成蔷薇珊瑚来养。为了稳妥起见,他给它配备了中等强度的水流,中等偏弱一些的光照,温度设定在了25度,喂食液体珊瑚粮——这个生长条件可能不是最适合的,但却是适应范围最广的。

    由于得到了精心照料,丑珊瑚和其他珊瑚都顺利适应了新环境并开始成长,丑珊瑚的生长速度相对而言稍慢。

    他每天都要隔着缸壁,拿着放大镜观察珊瑚们的成长状况,特别是这个丑珊瑚,也许是因为他心中寄望于它能像丑小鸭一样蜕变为美丽的白天鹅,毕竟是花50块钱买的,否则就亏大了!

    从德国运来的这批高端水族设备帮了大忙,其科技含量之高令人叹为观止。

    比如一款来自ghl的灯光与温度控制器,需要在电脑上安装其自带的控制软件,还要经过繁琐的设置才能玩转。

    不过相对的,只要设置正确,它不仅可以控制灯光模拟日光的强弱、月相的圆缺、云层的薄厚,甚至可以在夜间用照亮水底的高亮度闪光来模拟划过天际的闪电……几乎能够完美地模拟出自然环境下的光照条件,模拟白天和夜晚的温度变化也不在话下,监测到异常会自动报警,当然价格也高得令人咋舌。

    在设备上花钱还是值得的,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既能节省时间又能提高珍贵生物的存活率。

    星海听到他穿衣服的响动醒过来,用前爪蹭了蹭脸颊,打了个呵欠,精神抖擞地跳下婴儿床。它怕吵醒其他精灵,对他无声地张张嘴,比划了个“早安”的口型,就扒开卧室的门,兴冲冲地跑到外面。

    “早安,星海。”他也无声地说道。

    平时,星海总是一起床就跑到楼下去跟幼猫们玩迷藏,不过它最近似乎也迷上了神秘的海底世界,起床后总是先去隔壁卧室瞧几眼珊瑚再去楼下。

    为了方便照顾,张子安把买来的珊瑚放到了父母的卧室里——他自己的卧室一是没有充足的空间,二是珊瑚的光照会影响精灵们的休息。

    等这些珊瑚长大一些,他再把它们挪到水族馆里,也许还可以试着繁殖。

    吊篮藤椅发出轻微的一声吱呀。

    π也醒来了,跳下吊篮又跳上转椅,打开电脑。

    它没有急着开始写小说,而是先浏览了一下网站,看看网站上新出了什么比较火爆的小说,然后点进去看看开头,如果有趣就试读一会儿。

    自从开始写小说,它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肆无忌惮地把整天的时间都花在读小说上面,再有意思的小说也只能浅尝辄止地看看开头,然后加入书架,期待有朝一日空闲下来时可以尽情享受阅读的乐趣。

    张子安没问过它打算把小说写多长,如果是按照他的生活来写,那岂不是永远也无法结束?没准儿能写到网站倒闭的那一天。

    要知道,他是自信人生两百年、向天再借五百年,总共能活七百岁呢!

    就算七百年后他寿终正寝,还可以继续写他的后代,写完儿子写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

    当然,首先要把找个女朋友提上日程!

    他可不是雌雄同体,也没有自我分裂复制的本事。

    穿好衣服之后,他总觉得今天不太对劲儿,怎么平日清晨不是磨牙就是打鼾要么就是蹬腿的理查德如此安静?

    他把小毛毯揭开一看,理查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出去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掉在了他的头上。

    他眼前一黑,视线被部分遮挡。

    什么鬼?

    他手忙脚乱地拨拉掉头上的东西,从手感判断似乎是什么光滑的布条。

    一件淡蓝色的比基尼三角泳裤被他拨掉在床上。

    奇怪,这三角泳裤不是已经被他收起来了吗?

    他望向衣柜,衣柜门半掩,留着一条缝儿,似乎是昨晚忘关了。

    正在这时,头顶传来理查德的叫声:“嘎嘎!给大佬递女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