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辣子鸡丁
    星海和π起床明明都很安静,不愿打扰其他精灵的安睡,张子安和理查德却闹了个鸡飞狗跳。

    理查德绕着室内扑腾翅膀乱飞,细小的羽毛簌簌而下,还不忘对拿着鸡毛掸子追逐它的张子安挑衅道:“嘎嘎!就算你是女装大佬,一上来就穿比基尼泳裤的难度还是略高了,是本大爷考虑不周!”

    张子安横掸立马,“有本事你停下!”

    “嘎嘎!蠢货!本大爷停下不就摔下去了么?万有引力知道不?”理查德不为所动,没有中他的激将法。

    他们闹腾的动静把其他精灵们惊扰得不得安宁。

    菲娜醒来后没有像平时一般赖床半小时,而是立刻跳下公主床,破天荒地第二个离开卧室,把旁边地上趴着的雪狮子都弄懵了。

    “喵喵喵!老娘大概还在做梦吧。”雪狮子嘟囔了两句,头一垂继续睡。

    菲娜的异常表现令理查德和张子安的战斗都暂时偃旗息鼓,他俩面面相觑,不知道菲娜今天吃错了什么药。

    咣当!

    叮!

    “阿嚏!”

    厨房方向传来更加诡异的响动。

    不一会儿,菲娜居然又回来了,只是它的动作别扭而怪异,只以三足前行,一只前爪平举,像是托着什么东西,脸却拼命扭到相反的方向。

    它推开洗手间的门,径直进入浴室。

    片刻之后。

    “噗啊!好辣!”

    浴室里传出世华的惊叫与哗哗的水声。

    一道金色的影子飞快地从浴室里蹿出,菲娜的脸上挂着胜利者的笑容,尽管还在不停地打喷嚏,表情说不出的诡异。

    张子安好奇地走进浴室,发现浴室里被世华扑腾得到处都是水,她眼泪汪汪地吐着舌头,不停地抹鼻涕。

    浴缸里的水几乎都变成了红色,细小的辣椒粉于水中沉沉浮浮。

    世华被辣得涕泪横流,白皙的肌肤都成了煮熟大虾的红色,海藻般的卷曲长发间也沾满了辣椒粉,莫名地令张子安想到了酸辣鱼……

    他这才搞明白,菲娜一起床就直奔厨房,原来是去拿了一把辣椒粉,趁世华还在睡觉,尽数洒进了浴缸里,并且在她惊觉前全身而退。

    自从世华来了之后,她和菲娜彼此都看不顺眼,每天明里暗里交锋无数次,世华倚仗着浴室是她的主场,利用水来护身,每每令讨厌身体被弄湿的菲娜铩羽而归。

    那么这次,是菲娜扳回一局?

    “阿嚏!”

    听到声音,张子安又回头望向公主床。

    菲娜那边似乎也不太好受,飘飞的辣椒粉被吸进了它的鼻孔,从刚才起就一直不停地打喷嚏,打得上气不接下气。

    平时这种时候一定会上前安慰的雪狮子都吸着鼻子躲躲得远远的。

    这尼玛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节奏啊!

    “惹不起,惹不起。”理查德喃喃自语道。

    “确实惹不起。”张子安罕见地与理查德有同感。

    世华泪眼朦胧地四下摸索,好不容易摸到花洒,先把自己的脸和头发冲洗干净,然后拔开浴缸的塞子,把辣椒水放掉,然后打开水龙头,放进一池清水。

    菲娜并非第一次这么做,昨天晚上它试着悄悄拿了一把盐洒进浴缸里,可惜对猫族是大敌的盐对美人鱼来说却无关痛痒,而且世华似乎还挺享受泡在盐水里。

    这浴缸里又是盐又是辣椒的,总感觉菲娜在下一盘大棋……

    即使飞玛斯和老茶睡得再沉,接二连三的动静也将它们吵醒了。

    特别是飞玛斯,它的鼻子太灵敏,在菲娜刚返回卧室时就已经闻到了辣椒的味道,并且预感到大战即将爆发,很可能会波及无辜,便叼起一根清洁口腔用的磨牙棒先溜到了楼下。

    它一边下楼一边忧伤地抬起前腿看了看自己的脚掌,脚掌如同菲娜的猫爪一样泛着红色,不同于菲娜爪子上残留的辣椒粉,飞玛斯脚掌上是印泥,这几天它不知道给多少人留下了作为签名的爪印。

    不仅如此,它的皮毛间还混杂着各种脂粉的香气——那些妹子们总喜欢搂着它的脖颈拍照或自拍,而她们衣服和身上的香水与化妆品自然也蹭到了它身上,很少有几个妹子是素颜不化妆出门的。

    甚至还有不少男人也化了妆,尽管很淡,却瞒不过它的鼻子。

    张子安羡慕嫉妒恨,但飞玛斯宁愿跟他互换一下,总感觉自己的鼻子像是即将患上花粉过敏症一样,仅仅几天的时间,它都能分辨出不同味道的化妆品价位了……

    听说,滨海影视城积极响应市政府班子文娱兴市、旅游兴市的号召,打算在影视城内兴建一条星光大道,并且邀请一批国内的明星大腕来留下手印和名字。

    这两天刚得到的消息,飞玛斯也在首批被邀请之列,而且作为滨海市本地的明星,它的爪印还会名列前茅。

    飞玛斯下楼之后,老茶也被吵得不行,戴上斗笠跑到楼下去躲清静,顺便如平时一样例行观看本地的早间新闻。

    菲娜低估了辣椒粉的杀伤力和粘着性,无论它怎么甩爪子,始终无法把残留的辣椒粉完全甩掉,因此它的喷嚏根本停不下来。

    它不想把辣椒粉抹在自己的公主床上,那样就没办法睡觉了,于是它想了个简单的办法,跑去把前爪往张子安的床单上蹭了蹭,终于蹭干净了。

    张子安敢怒不敢言。

    “喵喵喵!陛下,恕奴家冒犯天颜,您这样做是不对的。”

    意料之外的是,雪狮子居然挺身而出,为他仗义直言。

    “有何不对?”

    菲娜疑惑地问道。

    张子安以为雪狮子终于改邪归正,还没来得及感动,岂料它又指着床单中央偏下的位置说道:“依奴家之见,您应该把辣椒粉抹在那个位置。”

    “这是为何?”菲娜依然不明白有什么区别。

    雪狮子不怀好意地盯着张子安的裤裆,“然后奴家今天晚上就可以吃现杀、现宰、现做的辣子鸡丁……”

    张子安菊花一紧!

    好吧,前言撤回,这只盯裆猫真是死性不改!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