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 失踪的鱼
    张子安讲述人工海盐的区别,其他人都听得很认真,唯独赵焊工不耐烦地说道:“净说这些没用的,纯粹是多花冤枉钱!我开海缸,基本上一分钱没花,照样把鱼养得飞起!”

    “啊?老赵你开海缸没花钱?”吴电工听得一怔。

    他知道赵焊工也玩海缸,而且玩得比他早几天,他去赵焊工家里看过,觉得还不错,鱼缸很大,又有底沙又有活石,看上去有模有样,但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没花钱。

    “当然!”赵焊工自鸣得意地说道:“海水是天然海水,不要钱,拎回家沉淀一下就能用;活石就是把海边的礁石选大小合适的凿下来;底沙就更简单了,把海边的粗沙淘洗一下直接下缸就连鱼缸本身也是我捡了几块玻璃,用玻璃刀和玻璃胶自己割、自己粘的,弄了个一米半长的大鱼缸,要是从外面买,少说两千块钱!然后自己给鱼缸打了个木架子,结实着呢!”

    吴电工听得很无语,“老赵你也太能省了”

    张子安表示,可惜小雪没在,不然让网友听见,抠比店长的帽子就要甩进太平洋了

    虽说穷有穷玩法,富有富玩法,但这也太省了不说别的,就说那自己粘的鱼缸,八成是普通玻璃,不是超白玻璃,观赏效果要大打折扣。至于海边的粗沙,保不准里面还暗藏狗屎呢。

    无论养猫养狗还是养鱼,养宠物本来就是为了放松心情、愉悦自己,算是一种娱乐活动,娱乐就是花钱买乐子,如此精打细算地养鱼,每天琢磨着捡些不花钱的东西回来,真的能得到乐趣么?

    不过,这是赵焊工自己的选择,说不定他真的乐在其中呢。..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嘛。

    吴电工看了看加热棒的包装盒,心说好家伙全是德文啊,一个字都看不懂

    他把加热棒放进海水桶里,通电,用万用电表试了试,读数为零,起码目前是不漏电的。

    “行,这个加热棒我要了,保修多久?”他问道。

    张子安伸出三根手指,“三个月内非人为损坏,我负责给您换新的。一年之内漏电,我也给您换新的,前提是没有人工拆卸导致的密封失效。”

    吴电工很痛快地付了款,然后像想起什么似的对赵焊工说道:“对了,老赵,我看这个小伙子懂得很多,你缸里那些虫子,要不要向他请教一下怎么治?”

    赵焊工还在喋喋不休地讲述着他省钱养鱼的经验之谈,被打断之后有些扫兴,而且看他的样子明显不想提这件事,含混地说道:“请教啥?不用请教!我自己会治,就那么几只破虫子而已,养几条专吃虫子的鱼就行,我今天跟你出来就是想买鱼的!把鱼买回去往缸里一放,多少虫子都吃得干干净净!”

    蒋飞飞听得心生好奇,从旁插言道:“赵师傅,鱼缸里有虫子?什么虫子?”

    “没什么!没什么!对了,我那鱼缸连照明灯都不是买的,用以前的旧台灯”赵焊工连连摆手,继续说他的省钱秘诀。

    吴电工掏出自己的手机,对蒋飞飞招招手,把她叫到一边,悄声说道:“小姑娘,你想知道是什么虫子?其实我也不认识那是什么虫子,我劝老赵问问懂行的,别是什么对鱼有害的虫子,但这家伙刚愎自用、自以为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懂,根本不听我的我去他家串门的时候,用手机把他鱼缸里的虫子拍下来了,你想不想看?”

    “想。”

    赵焊工越想隐瞒,吴电工越是故作神秘,蒋飞飞越想一探究竟。

    王乾和李坤把一桶桶的人工海水倒进崭新的水族箱里,这工作很累,不一会儿胳膊就酸了,他们一边揉着胳膊歇息,一边凑过来,也想看看。

    吴电工神情复杂,犹豫着说道:“我劝你们还是别看。”

    “为什么?”他们三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心想这吴电工还挺会卖关子,拿出来又不让人看

    “因为”吴电工吞吞吐吐,“因为很恶心啊,一般小姑娘都挺怕这些虫子的,我担心你看了会感觉不舒服。”

    “没关系,您放心,我闲得没事就往海边跑,恶心的海洋生物见得多了——有些别人觉得恶心的生物在我看来还挺有意思的。”蒋飞飞很有自信地拍胸脯保证道,倒也并非吹牛。

    吴电工见她坚持要看,叹了口气,解锁手机屏幕,从图库里翻出一张照片,说道:“你们看吧,就是这些虫子。”

    蒋飞飞和王乾李坤全都凑过去,巴着脖子望向他的手机屏幕,脸色顿时僵住了,胃里也有些不舒服。

    那是一张近景照,在鱼缸内的礁石与底沙之间,十几只蜈蚣一样的虫子在蠕动。

    拍照者为了直观地表示出这些虫子的长度,还拿了一根直尺作为对比,每只虫子至少有十厘米长。

    “真恶心,这是什么虫子啊?”王乾问道,“长得还挺长。”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吴电工摇头,“这些还算是小的,他那鱼缸大,里面放的礁石也多,礁石里有好多空隙,里面可能还藏着更大的”

    三人听得暗暗咋舌,小的都有十厘米长,那大的得多长?这也太恶心了。

    “师尊,您看看这是什么虫子啊?”李坤叫道。

    张子安走过来扫了一眼,很肯定地说道:“这是沙蚕,俗名海蜈蚣,是一种刚毛虫。别看它们长得恶心,倒不算是害虫,还能给鱼缸里除藻,据说有人还吃沙蚕这些够炒一盘菜了。”

    三人一听更加反胃了。

    “小伙子,这虫子是沙蚕?”吴电工将信将疑地确认道。

    “是,没错。”张子安再次肯定。

    “它们不会对鱼有害?”吴电工又问。

    “不会,有的鱼还喜欢吃沙蚕。如果觉得它们恶心,养一些喜欢吃沙蚕的鱼就行了。”张子安说道。

    赵焊工听到他们谈话,得意地说道:“你看,我说了吧!老吴你就是不相信我!让我怎么说你养几条鱼就能解决的问题,你非要大惊小怪!其实我是特意留着它们,让它们长大一些,这时再养鱼还能省掉鱼饵钱呢!”

    其他人一听,心说这赵师傅简直抠门抠到家了,连这么恶心的虫子都留着。

    吴电工仍然觉得不妥,“小伙子,你随便看了一眼,就那么肯定?你帮忙再仔细看看。”

    “不用细看,就是沙蚕的一种,沙蚕在我国沿海有0多种呢。”张子安笑道。

    吴电工嘶地吸了口凉气,“可我感觉这虫子挺凶的啊赵师傅,你鱼缸里的鱼不是还经常莫名其妙地失踪吗?”

    “胡说!没有的事!是是我自己数错了!”赵焊工胀红脸争辩道。

    张子安悚然一惊,打断他们的交谈,说道:“等下!鱼缸里的鱼会失踪?有这种事?”

    吴电工指着赵焊工,“可不是么,他前几天还跟我抱怨,说鱼缸里的鱼养着养着就少一条,过几天又少一条,连尸体都找不到。虽说不是什么好鱼,但总失踪他也心疼你看现在他又不承认了。”

    张子安的冷汗都冒出来了,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太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