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怪虫凶猛
    普通的沙蚕虽然外形不敢恭维,但其实就相当于水里的面包虫,没有什么危害,而且可以作为几种鱼的食物,蛋白质含量也不低,甚至南方海边的人还把它们炒菜吃。不过某些沙蚕带有轻微的毒性,有些人直接接触后可能产生过敏反应。

    然而,普通的沙蚕是没有攻击性的,不可能会导致鱼的失踪。

    张子安听得心里一突突,赶紧说道:“再让我看一眼那张照片。”

    在场的其他人本来在你一言我一语地猜测鱼失踪的原因,忽然见他脸色微变、神情严肃,不由地面面相觑,就连一直吹嘘自己养鱼如何省钱赵焊工也有些不安。

    吴电工又把照片让张子安看,他的手机款式比较旧,拍出来的照片算不上清晰。

    “怎么样,张店长,这虫子是不是沙蚕?”他忐忑地追问道,替工友担心。

    张子安反复看了几遍,“确实是沙蚕,不会有错的,不过”

    “不过什么?”

    “就这一张照片吗?”张子安问道,“我担心这礁石里除了沙蚕以外,还隐藏了别的东西。”

    吴电工听得更紧张了,他突然想起来,“对了,我还录了一段视频,本来想拿回去给老伴看的,撺掇老伴同意让我换口大鱼缸,但这视频不是拍的沙蚕,只是鱼缸的整体,行不?”

    “行,总比没有好。”张子安说道。

    “等我找下。”

    吴电工在手机上划拉几下,找到以前录制的视频,点击播放。

    视频的拍摄质量不太好,清晰度就不说了,还抖得厉害,令张子安很想劝吴电工去进行一下帕金森氏症的早期筛查

    赵焊工自制的鱼缸很大,长度有一米五,宽度没仔细量但肯定不窄,里面放了数块黑黢黢的礁石,堆垒在鱼缸的中央位置,鱼缸底部是一层粗砺的底沙,几尾常见的小鱼在过于繁茂的海藻间巡游,不时地啄食几片藻叶。

    整体而言,这鱼缸布置得还挺像回事,但由于为了追求极致的省钱,没有配备蛋分,水里的营养盐也有些过剩,水体略显浑浊。还好鱼少,水质一时半会不至于迅速恶化。

    这些礁石都是从海边凿下来的,内部充满了大大小小的孔隙,小的空隙只能塞进一颗米粒,大的孔隙一直贯穿礁石内部,九曲十八弯,不知道有多长。

    礁石的空隙越多越好,可以减轻自重,也可以为硝化细菌的繁殖提供温床,赵焊工开采礁石的时候肯定也考虑到这点。

    “暂停!那是什么东西?”

    张子安突然发现视频画面的角落里,礁石间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速度极快,但是幅度很小,像是有东西探头观察了一下外面,又快速缩了回去,只余被搅动的一抹底沙在缓缓旋转。

    他能注意到,是因为他知道问题肯定出在礁石上,一直在盯着礁石。

    “啥?”

    吴电工老眼昏花,又没戴眼镜,根本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他把视频倒退回一段,又重新播放,与众人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张子安指出的位置。

    这次他们注意到了,然而视频画面不清楚,那东西的动作又太快,仍然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可以肯定的是,那绝非动作慢悠悠的沙蚕。

    “这是咋回事?老赵你往鱼缸里养了什么?”吴电工看得毛骨悚然,向赵焊工问道。

    赵焊工死鸭子嘴硬,“没养啊,就是养鱼来着瞧你们大惊小怪的,不就是一条长大了的沙蚕么?我听说沙蚕能长到差不多一米长,应该就是了。对了,老板,你这里有没有青蛙?”

    “青蛙?”王乾性急地反问道,“青蛙算水族生物么?算两栖动物吧?我们这里不卖。”

    “他问的是五彩青蛙,是一种鱼,不是真正的青蛙。”张子安纠正道。

    “对,没错,就是五彩青蛙,我听说那种鱼吃沙蚕,只要养几条,保证整个缸都干干净净的。”赵焊工说道。

    张子安摇头,“五彩青蛙吃不吃沙蚕另说,但我们看见的那东西绝对不是沙蚕,恐怕连五彩青蛙都会成为它的食物。”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吴电工问道。

    张子安不太确定地说道:“我觉得那可能是一条博比特虫。”

    “博比特?是博尔特的弟弟?”王乾又在犯愣。

    蒋飞飞插言道:“我好像听说过,是一种特别凶猛的虫子吧,能长到很长?”

    “是的,那虫子非常凶猛,来去如风,如果有足够大的空间,甚至能长到三米长,别说是鱼了,它们还会攻击人。”张子安根据视频里的惊鸿一瞥估计了一下,“鱼缸里的这只,看样子也不小了,我估摸着差不多有半米左右。”

    “啥?还会攻击人?”一直强颜欢笑的赵焊工终于挂不住了,惊愕地问道。

    “没错,所以你家里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别人会摆弄这个鱼缸?”张子安严肃地说道。

    “这个”赵焊工想了想,“我儿媳妇嫌那些沙蚕恶心,从来不碰,我儿子有时候会帮我鼓捣一下。”

    “有没有小孩子会接触缸里的水?”张子安追问。

    “我孙子和他的小伙伴好像玩过试胆游戏,比赛谁敢去摸沙蚕”赵焊工吞了一口唾沫,申辩道:“我训过他们,让他们别这么玩。”

    “那他们就不玩了?”吴电工闻言心里一紧,因为自己的小孙子也是赵焊工孙子的玩伴之一。

    两家都在工厂的职工大院里,住得很近,每天一放学,大院里年龄相仿的男孩子们就啸聚一堂,拿着手机开黑玩游戏。大人们不喜欢小孩子玩游戏太久,因此他们没游戏玩时,就会找别的乐子。

    吴电工知道自己孙子会跟赵焊工的孙子一起玩,但没想到他们玩得这么出格。..

    他知道自己孙子很乖,很讨厌虫子,不会主动去摸怪虫子,但这个年龄段的小男孩,特别怕被同伴们瞧不起,一旦被出言嘲讽,往往会做一些平时根本不会去做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