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2章 全体出动
    赵焊工为人粗犷,对孙子的教育方式也是如此,觉得男孩子就应该粗养,皮一些没关系,反正不能娇滴滴的像个姑娘。

    前几天,他见过孙子和一帮小伙伴围着鱼缸比赛胆量,看谁敢抓起一只沙蚕,当时他儿媳妇正在斥责他们,让他们别玩这么恶心的虫子,还请他帮忙教育他们。

    他心中不以为然,出于维系家庭和睦的考虑,随口附和了几句,但语气并不严厉,脸上还是乐呵呵的,觉得儿媳妇小题大做,没必要训斥他们。

    要知道,他小时候玩得更疯、更野,捅马蜂窝掏鸟蛋的事就不提了,在山沟里遇到长虫都想抓来烤着吃现在男孩子们太娇气了,这么下去怎么长成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鼓励他们皮一些。

    后来,他再遇到孩子们围着鱼缸玩试胆游戏,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在儿媳妇接近时,不动声色地替他们通风报信,相当于纵容他们。

    被吴电工疾言厉色地追问,他无言以对,吞吞吐吐地回答道:“这个我不太清楚,可能偶尔偷着玩吧”

    吴电工看了看时间,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是小学开学报道,交了寒假作业领了新课本,再听老师讲几句话,做完卫生就会放学了,回家时间很早。

    现在说不定他们已经放学了,甚至可能已经到家吃完饭了,正聚在一起商量下午玩什么、去哪玩。

    “老吴,瞧你吓成什么样了他们不一定去我家玩,就算去,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玩,以前都没什么事,这次还能有事?”赵焊工明明自己脸色也很难看,却依然强作镇定。

    吴电工拿起手机拨号,响了几声却没人接听。

    “老赵,你家里有人没?”他问道。

    赵焊工摇头,“没,除我之外都出去上班了。”

    “你孙子有家里的钥匙?”吴电工追问,他家里也是如此,该上班的都去上班了,老伴八成是去跳广场舞了。

    “有不然他放学怎么进家门?”赵焊工说道。

    吴电工的脸色愈发难看,他急匆匆地对张子安说道:“张店长,我我急事,先回去了,以后再来你这里买鱼。”

    张子安见识过他有多宝贝自己的孙子,曾经因为孙子被漏电的加热棒电得手麻而气急败坏地找到鱼市商家不依不饶。

    吴电工颤抖着掏钥匙,手没拿稳,钥匙啪嗒一声掉在地上,他又弯腰去捡。

    “您要着急的话,不如打车回去。”李坤帮他把钥匙捡起来,递到他手上。

    张子安向店外扫了一眼,见他是骑自行车来的,而赵焊工是骑电动自行车来的。

    确实如赵焊工所言,不一定会出事,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样吧,反正我现在没什么事,开车送你们回去。”张子安说道。

    “真的?这怎么好意思”吴电工既过意不去又有些惊喜,因为张子安既年轻又懂得多,比他们这些老家伙强多了。

    “没事,正好我也想开开眼界。”张子安开车回来之后,钥匙一直放在身上,“事不宜迟,咱们走吧,您的车子先放在店门口,以后再回来取。”

    “好。”吴电工马上同意。

    “师尊!我们也想去!”王乾和李坤不想错过这个机会,积极地争取道,“我们来开车吧,我们开车快,还能下水道过弯!”

    “那个如果车能坐得下,我也想去看看。”蒋飞飞也按捺不住好奇。

    “坐得下!坐得下!那可是五菱神光!别说五个人,就算十五个人也坐得下!在荒野行动里能装二十人呢!”王乾和李坤喜欢热闹,连连点头。

    “尼玛一辆车里装二十人,连屎都挤出来了吧!”张子安吐槽道,“又不是开挂的印度三哥!”

    他把车钥匙扔给他们,“别废话了,赶紧出发,去发动汽车,我来锁门!不许下水道过弯啊!”

    吴电工走到赵焊工面前,伸手要钥匙,“老赵,家门钥匙借我用下。”

    “算了,我也跟着回去——不是说能塞二十人么?再塞我一个也没问题吧?”赵焊工叹了口气。

    张子安将水族馆的门锁好,反正现在也没客人,又去跟鲁怡云知会了一声,七人全都挤进一辆五菱神光里。

    幸好车厢里的各种容器全都搬进了水族馆,而且七个人里也没有胖子,否则还真塞不下这么多人。

    五菱神光也没让大家失望,装了七个人居然跟平时的速度没有明显区别

    王乾开车,吴电工指路,七人浩浩荡荡地出发。

    张子安不禁感慨有车就是方便。

    老辈子的工厂都是建在市区里,现在为了治理污染,他们工厂早已整体搬离了市区,但作为家属住宅的宿舍大院依然留在原地,离宠物店不太远,位于东城区的边缘,没过多久就抵达了。

    别看是个家属院,门口警卫还挺尽职,一看不是院内的车辆就拦住不让进。

    吴电工下车打了招呼,警卫这才放行。

    进了院子,他的眼睛没闲着,一直在寻找自己孙子的踪迹,但是没看到,应该是没在外面玩,在自己家里或者别人家里。..

    王乾把车停到赵焊工住的单元楼下,其他人不等车停稳,便蜂拥而下,一股脑地钻进单元门。

    老楼房没电梯,赵焊工家里住六楼。

    两位老头的腿脚没有年轻人利落,把门钥匙给了张子安,让他带着其他人先上去看看情况。

    张子安一马当先,噔噔噔地一口气上了六楼,先咚咚地大声敲了两下门,提醒里面的人注意,万一赵焊工的儿子儿媳出人意料地在家,正在趁老人和孩子不在家的时间做一些没羞没臊的事,听到敲门声至少来得及披上衣服

    他不等里面回应便掏钥匙开门。

    赵焊工的家门正对着客厅,一开门,张子安与几双眼睛对了个正着。

    一群小屁孩围在客厅的鱼缸边,袖子都挽起来了,好几人的手上湿漉漉的,还滴着水。

    其中吴电工的孩子张子安在鱼市见过一面,正在把手往鱼缸里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