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3章 偷渡客
    张子安开门的瞬间,王乾、李坤和蒋飞飞也赶到了,几人异口同声地喊道:“别动!”

    一群小屁孩被吓了一大跳,吴电工的孙子一哆嗦,从鱼缸里抽出手来。

    “你你们是谁?干什么的?谁给你们的钥匙?小偷吗?你们是不是小偷?告诉你们,我们不怕,大人就在屋里!”其中一个虎头虎脑的小胖墩色厉内荏地叫道。

    其他几个小屁孩也纷纷附和道:“你们要再不走,我们就喊人了!”

    张子安没有理会他们,目光越过他们的身体注视着鱼缸。

    可能是被小屁孩轮流伸手进去把水搅浑了,鱼缸里一片浑浊,似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仅能朦胧地分辨出礁石的轮廓。

    这几个小屁孩见张子安他们还不走,有人嘴一咧要哭,有人想要呼救,还有人不知所措。

    好在吴电工和赵焊工两个老头呼哧带喘地爬上了楼,小屁孩们立刻有了主心骨,呼啦一下围拢过去告状。

    “爷爷!小偷闯进咱们家了,快叫警察!”

    “吴爷爷呜呜”..

    “赵爷爷,我害怕我要妈妈!”

    屋子里乱成一片,隔壁的邻居听到响动,出门察看情况,但被吴电工和赵焊工连连道歉,劝回去了。

    吴电工和赵焊工一见孩子们完好无损,提着的心终于收回了肚子里。他们年纪大,一口气上了六楼,中间没歇,半天喘不过气来,看着喧闹的孩子们是又爱又恨。

    赵焊工平时也要上下六楼,体力比吴电工好,率先喘过气来,问道:“怎么样?水里那东西有动静没?”

    张子安已经带着戒备靠近了鱼缸。

    他快速扫了一眼窗户,说道:“博比特虫一般是昼伏夜出,现在是白天,阳光正强,它应该会躲在藏身处休息,正常情况下不会出来不过,现在它被孩子们惊扰得不轻,我也拿不准它会不会”

    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缸中搅起的沙尘已逐渐沉淀,能见度恢复了一些。

    张子安话音未落,一道黑褐色的影子卷起泥沙,像弹簧般从礁石间蹿出,猛地咬住一尾路过的小鱼,又奇快绝伦地缩回去。

    在场的成年人基本上都看到了这一幕,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爷爷,那是什么?”

    有几个小孩也看到了,惊惧地颤声问道。

    张子安离鱼缸最近,也看得最清楚,那东西头顶长着五根触须,节肢状的身体油光水滑,强壮的口器像是一对钢钳,咬合力道极为凶猛,不是博比特虫还能是什么?

    亲眼目睹之后,赵焊工之前强装出来的镇定烟消云散,脊背像过电一样又酥又麻,不用摸就知道全是冷汗。

    “卧槽!”

    吴电工大骂一声,顺手就抄起旁边的板凳要掷过去。

    “老吴!别!我的鱼缸!”

    赵焊工心疼得赶紧拉住吴电工。

    这大鱼缸是他费了好几天的工夫才找到五块大小合适的玻璃割好粘好的,过程中不知道出了多少纰漏,他可舍不得砸碎了。

    张子安也拦住吴电工,因为那条博比特虫早已缩回礁石里,就算把鱼缸砸碎了也于事无补,反而会让它逃出鱼缸。到时候它在屋里四处乱蹿,逮谁咬谁,怎么办?

    吴电工气得嘴唇都哆嗦,恨不得把那条虫子碎尸万段。

    “老赵!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怎么把这条怪虫子弄进去的?”他声色俱厉地指着赵焊工的鼻子骂道,漂了几十年的友谊小船眼看就要翻。

    “这我怎么知道啊!我要是知道还能把它放进去?”赵焊工也是叫苦不迭。就算他想粗养孩子,也不可能让孩子与这么危险的动物亲密接触。

    他说的是实情,只是吴电工被气昏头了。

    张子安已经猜测出事情的真相,替赵焊工解释道:“吴师傅,您别急,不是没出事么?您先消消气。我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啊?怎么回事?”赵焊工也想知道。

    “问题就出在你从海边凿回来的礁石上。”张子安盯着礁石说道,“把礁石凿回来当活石没问题,但你在把礁石下缸之前给它们消毒没有?”

    “消毒?”赵焊工想了想,“我看这礁石挺干净的,就只拿水管子接上水龙头把礁石冲了一遍。”

    “不行,问题就出在这里——无论是礁石还是活石,拿回来之后必须用沸水冲洗消毒,而且最好多冲洗几遍,否则就可能有一些意料之外的生物**或者生物的卵藏在孔隙里被带进你的鱼缸。”张子安解释道,“沙蚕和博比特虫都是这样混进来的偷渡客。”

    接着,他又补充道:“当然,有些玩水族的资深老手喜欢惊喜,他们故意不给活石消毒,特别是来自国外的活石,等着看一段时间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偷渡客从活石的空隙间生长出来,其中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罕见生物,但您显然不是这样的资深老手吧?而且就算是这些老手,他们也是做好充足准备之后才敢这么干的。”

    这条博比特虫,就类似于那个丑小鸭珊瑚,都是附着在活石上的偷渡客,这种事在水族生物圈里并不罕见。

    正规程序是要在活石入缸前以沸水消毒,但有些老手故意反其道而行之,试着赌一把。

    张子安花钱把丑珊瑚买回来,也是一种赌博。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就像那句俗话说的——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

    一般的水族馆里,因为怕顾客不知道这道程序,往往在把活石卖给顾客之前已经提前消毒了。

    但赵焊工是自己去海边凿的礁石,并不知道还要消毒,凑巧其中某块礁石里藏着一条幼年博比特虫,所以就出事了。

    这条博比特虫深谙“深挖洞,广积粮、不装逼”的太祖战略,一直在鱼缸里低调行事,以小鱼小虾和沙蚕为食,越长越大。关键是它的身体可以藏在底沙中和礁石里,而且昼伏夜出,等闲不会被发现。

    所以接下来,就是怎么搞死它的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