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4章 鸡肉味,嘎嘣脆
    听张子安道明原委,众人尽皆恍然大悟,原来这条博比特虫是这么混进来的。

    吴电工不住地埋怨赵焊工,埋怨他就知道一门心思地省钱,要是从水族馆里买现成的活石,就没今天的事了现在可好,宝贝孙子差点被咬,怎么办吧?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就算刚才吴电工的小孙子把手伸进鱼缸里去抓沙蚕试胆,也不一定会被博比特虫咬,毕竟博比特虫也不傻,小孩子的胳膊比沙蚕粗得多,暂时没列入它的食谱。但是吴电工正在气头上,大家就没去火上浇油。

    赵焊工有错在先,被埋怨也只能忍着。

    他为了将功折罪,马上去厨房拿来一瓶消毒水,便要倒进鱼缸里,毒死博比特虫。

    张子安拦住他,让他别冲动,鱼缸里的水太多,别说一瓶消毒水,就算一箱消毒水全倒进去,恐怕也达不到致死剂量,再说博比特虫这种节肢动物出了名的生命力顽强,消毒水未必能毒死它。

    王乾叹息道:“鸡肉味,嘎嘣脆——可惜贝爷没在这里。”

    “就算贝爷也不吃这东西吧!”李坤吐槽道。

    王乾表示反对,“说不准贝爷有兴趣挑战一下。”

    张子安询问道:“赵师傅,你刚才说家里有水管子?借用一下,顺便再找些水盆水桶之类的容器过来。”

    “好,你等着。”赵焊工现在已是六神无主,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跑去厨房,叮叮咣咣地一阵翻腾,手里拎着桶,腋下夹着盆,肩上盘着水管子,全副武装地回来了。

    “这些行不?”他问道。

    “行,没问题。”张子安点头,又望向有些害怕和不知所措的小孩子们,笑道:“孩子们,今天我给你们演示一个简单的科学原理,叫做虹吸现象。”

    如果有其他大人在,比如赵焊工的儿媳妇,肯定会让小孩子们躲到其他屋里去,以免吓到或者受伤。但赵焊工是个粗老爷们,吴电工又被气晕了头,谁都没有想到应该让孩子们暂时避一避。

    小孩子们站在墙边进退维谷,没有得到大人的指示,不知是该走是该留,他们多少被吓到,就算平时最皮的孩子这时候也老实了。

    张子安注意到这点,为了避免他们以后产生心理阴影,干脆借势而为,用科学实验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一般这个年龄的小女孩,可能对科学实验兴趣不大,但这些小屁孩全是淘气的男孩子,对世界充满好奇,路上遇见狗洞都想钻进去看看

    果然,他们一听要做科学实验,全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眼巴巴地围拢过来。

    张子安把水管子的一端插进鱼缸里,往地上放了个桶,水管子的另一端插进桶里。

    鱼缸安置在赵焊工自己打的木架子上,缸底距离地面有半米多。

    看到这一幕,大人们都清楚张子安要干什么,但小孩子们不知道。

    他对大人们使了个眼色,吩咐道:“几位别闲着,把家里的开水瓶全拿过来,然后现在开始烧水,越多越好——等下咱们要水淹七军!”

    赵焊工和吴电工如梦初醒,转身又进了厨房,电热水壶和煤气灶齐上阵,烧开了一壶又一壶的开水灌进暖瓶里备用。

    张子安蹲下来,拿着水管子的另一端,示意让小孩子们看,“你们觉得,水能自动从鱼缸里流进水桶里么?”

    小孩子们看到水管高的那端扎进鱼缸底部,但水管被缸壁撑起一个山峰般的弯折,之后低的一端才扎进水桶里,纷纷摇头。

    “肯定不行啊,中间那么高,水流不上去!”

    “就是,水往低处流,大叔你这样是不行的,得让管子平着才行!”

    “但是好像没办法平着啊得先把鱼缸灌满水?”..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叽叽喳喳。

    王乾和李坤无奈地摇头,心说师尊在小学生面前装逼还装上瘾了

    可能是总被世华叫大叔,张子安闻言脸颊抽搐了一下,强调道:“你们看我像大叔?明明是大哥哥好吧!”

    众小学生:“”

    张子安说道:“你们觉得不行?看好了啊!”

    说着,他低头在水管的低端吸了一下,看到水从水管的高端涌入,越过最高点,径直流下来,便移开嘴,把水管的低端扎进桶里。

    有趣的现象出现了,尽管他不再吸,但鱼缸里的海水却源源不断地顺着水管流出来。

    小孩子们全都看呆了,还有人伸手拨拉了一下水管,但水管并未受到影响,依然将水不断地从鱼缸里抽出来。

    水桶很快满了,王乾早已准备好水盆接着,李坤拎着水桶去厕所倒掉再拎回来,两人轮流交替。

    鱼缸里的水很多,一时半会儿抽不干净,张子安趁机解释道:“你们看天气预报,应该经常听到‘大气压’这个词,空气是有气压的,因为空气虽轻,但大气层很厚,沉甸甸地压着咱们每个人的身上;水也有水压,水越深,水压越大”

    他尽量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虹吸现象的原理,讲得口干舌燥。他很久没有接触过物理,某些细节可能说得不一定完全正确,但大体原理是讲清楚了。

    小孩子们听得似懂非懂,拿着几根细管子自己试了试,果然也成功了。

    他们可能暂时无法理解原理,不过至少记住了这个有趣的现象。

    等张子安解释完,鱼缸里的水也差不多抽完了,连底沙都差不多被抽干净了,沙蚕们蠕动着身体无所遁形,几条小鱼扑腾着尾巴在残留的水中挣扎。

    那条博比特虫藏在礁石内部依然没有现身,它可能是察觉到异样,有大祸临头的预感。

    剩下的薄薄一层水实在是抽不出来了,张子安用鱼捞把小鱼全捞出来放进桶里,省得应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句话

    “好了,你们出去玩吧——别只顾着玩,玩得忘了我刚才讲的原理啊!大哥哥我可是费了很多唾沫星子的,还死了好多脑细胞!”张子安挥手把小孩子们打发走。

    小孩子们吵闹了一阵,商量接下来去祸害谁家,然后一窝蜂地跑掉了。

    吴电工和赵焊工烧了一壶又一壶的开水,家里所有能保温的容器全都灌满了,还往邻居家借了几个暖瓶。

    张子安招呼一声,在场的人包括蒋飞飞在内,全都摩拳擦掌,挽起袖子准备大战博比特虫。

    大家每人都拎起暖瓶或者开水壶,围在鱼缸周围,哗的一声将开水向礁石倾倒而下。

    鱼缸里顿时腾起热腾腾的水雾。

    大家放下空容器,又拿起满着的容器,继续用开水浇礁石。

    倒霉的沙蚕们很快全被烫死了,漂浮在缸底的水面上。

    张子安提醒道:“大家警醒些,那条博比特虫随时可能钻出来,别吓得把暖瓶摔进缸里”

    话音未落,一道黑褐色的身影翻滚着从礁石里钻出来,显然已经被烫得生不如死,再也没办法隐藏下去。

    蒋飞飞本能地一声惊叫,还好拿稳了开水壳没撒手。

    在场的人全是脸色发白,因为这条博比特虫的长度超乎意料。

    这是个一米半的鱼缸,张子安本来估计它有半米长,然而事实上它的身体还未完全伸展开,就已经超过了鱼缸的一半长度。

    它浑身冒着热气,在鱼缸里一遍遍地绕圈,狰狞的口器一张一合,迈动无数条步足甚至想攀上缸壁夺路而逃。

    然而,它往哪里跑,开水就往哪里浇,攀上缸壁也会被浇下来。

    缸里的热水越来越多,这条生命力超级顽强的节肢动物的行动也越来越慢,在最后一次被浇下缸壁之后终于不再动弹,仰面朝天漂浮在水面上。

    有道是“百足之足死而不僵”,大家怕它是装死,或者还没死透,又往它身上浇了几瓶开水,见它始终不动,这才松了口气,抹掉额头上因为激动、紧张、害怕、恶心等情绪产生的汗珠。

    王乾和李坤放下暖瓶就掏手机拍照录像,准备发朋友圈炫耀一下。

    赵焊工则担心地盯着礁石问道:“里面会不会还有?要不干脆把这些礁石扔了吧?”

    “没必要,这些礁石已经安全了——这么多开水,除了少量微生物可能还活着以外,其他的生物全被烫死了。”张子安笃定地说道。

    “真的?”赵焊工仍然没有完全放心。

    张子安向他借来手套,将冒着热气的礁石一块块移开。

    最后一块礁石被移开后,下面出现几条小鱼的残骸,已经被啃食得面目全非。

    “怪不得你这里的小鱼一条接一条地失踪,活不见鱼死不见尸”吴电工摇头叹息,指着赵焊工说道:“你啊,长点儿心吧!你退休工资又不少,真缺这几块钱?”

    赵焊工心有余悸,点头道:“老吴,你说得对,我以后可不敢了正好,反正水都被抽出来了,干脆我也买些海盐,学着配下人工海水吧——老板,我俩一起买,能不能算便宜点儿?”

    众人皆是无语。

    王乾指着博比特虫的尸体问道:“这虫子怎么办?”

    “已经熟了,回去炒盘菜吧。”李坤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