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世华见进来的是张子安而不是那只臭橘猫,目光仍然越过他的身体,警惕地盯着门口。

    她拧开花洒的开关,一遍遍地冲洗身体,试图把顽固的猫尿骚味清洗掉。

    “阿则-安,沐浴露借我用下!”她指着放在架子上的沐浴露说道。

    他把沐浴露递给她,尽管他并不清楚美人鱼用人的沐浴露会不会引起皮肤过敏之类的问题……

    世华挤出一点儿沐浴露,放在掌心嗅了嗅,又搓了搓,不太满意地问道:“有没有那种会在浴缸里起很多泡泡的沐浴露?”

    “那个啊……那个要专用的沐浴露,普通的沐浴露起不了那么多泡泡。”张子安打开浴室柜,从角落里找出以前剩下的泡浴球,教给她使用方法。

    世华如法炮制,不一会儿,整个浴缸里就被丰富的泡泡填充满,连她的头发上都沾满了雪白的泡泡。

    “哇哈哈哈哈!好好玩!”她美滋滋地托起一把泡泡,呼地吹出去,玩得不亦乐乎。

    张子安拿着拖把将地上的水渍擦干,否则往外一走,满屋子都是带水的脚印。

    另外,他也很心疼水费,现在基本上每天要换一浴缸的水,有时候甚至要换两缸。

    他叹息:“你们两个可真能折腾,迟早有一天得把房子打塌了……”

    “是它先招惹我的!”世华双手叉腰,很不服气地挺胸说道,“我是和平主义者,如果不是每次胖橘猫先招惹我,我才懒得理它!”

    “可是你总是口口声声叫它胖橘猫,它当然要生气了。”张子安反问道,“难道你喜欢被叫臭咸鱼?”

    “阿-则安!你也想打架吗?”她杏眼圆睁,怒目而视。

    张子安淡定地笑道:“你看,你被叫臭咸鱼就很生气,那它被叫胖橘猫也有权生气吧?”

    “可……可它就是胖橘猫嘛!凭什么不能叫?”她依然不服气。

    “那你闻闻自己,是不是很臭?”张子安以问代答,“又凭什么不能叫你臭咸鱼?”

    不用闻,世华就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很难闻,但这是猫砂带来的尿骚味,并不是她本身的味道。

    “我根本不臭!这不是我的味道!”她语气激烈地反驳。

    张子安模仿她的语气,“可菲娜也不是很胖啊,再说它也不是橘猫,它的毛发明明是金色的,是一只原始埃及猫,难道你分不清橘色和金色?”

    “反正差不多嘛……”她的气势消失了大半。

    她的身体虽然像个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女,但心智只是个顽皮的孩子。

    小孩子总喜欢给别人起外号,若是善意的外号也就罢了,但往往都是根据别人生理或者心理上的缺点而起的侮辱性外号,却浑然不顾外号可能会给对方的心灵造成的创伤,令对方记恨在心,甚至在多年之后仍然不能忘怀。

    张子安谆谆说道:“中国有句古话……”

    “勿谓言之不预也?”她马上接话茬。

    “……谁跟你说的?”他哑然问道。

    “那个叫小雪的女人来直播时,我听你说的——我的耳朵可是很灵的!”她调皮地甩着墨绿色的卷发,把泡沫甩得四下飞溅。

    张子安干咳一声,“咳!其实并不是……”

    “那就是‘穷则搁置争议,达则自古以来’?”她又接话茬道。

    “都不是!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张子安本想装个逼,没想到被她接话茬接得狼狈不堪,心说这家伙的耳朵也太灵了,他在楼下说话都被她听得清清楚楚,还能不能让人好好装逼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不解地问道。

    “意思就是说,如果你自己不想被别人这样对待,以己推人,就不要这样对待别人。”张子安先解释原意,又现身说法,“你不想被菲娜叫作臭咸鱼,那为什么要叫它胖橘猫呢?你不愿意接受侮辱性的外号,它也同样不愿意接受。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世华鼓起腮帮子想反驳,想了想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我是美人鱼,又不是随处可见的猫——她如此心想,再说我又不臭。

    但是张子安说的似乎也没错,那只橘猫其实并不怎么胖,当然比她要胖一些,而且也不是橘色的,她当然能分辨何谓橘何谓金。

    其实那句“十只橘猫九只胖,还有一只压塌炕”的顺口溜是她在海边听几个小孩子说的,因为觉得朗朗上口又十分有趣就记住了,见到菲娜的瞬间便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她脑子一时转不过弯,赌气不想说话。

    张子安点到为止,没有马上就逼她认错,否则反而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

    他换了个话题,从身后扬起手机的包装盒,“对了,你要的手机,买来了。”

    “咦?真的?我要!我要!快给我!”

    世华立刻把刚才的问题抛到脑后,急不可待地伸出双手,死死盯着手机盒子,身体撑起来,像是要从浴缸里站起来,然而马上又滑回去,毕竟她没有双腿,下半身是滑腻的大片鱼鳞。

    “等下,我先说好——你手上全是泡沫,这手机虽然有一定的防水能力,但充电器可不是防水的,漏电你就成水煮鱼了!”张子安警告道。

    “不会漏电的!我会小心的!”她就像个急于得到玩具的小孩子,信口做出毫无意义的保证,但是充电器接触水必然会漏电,她说了不算。

    张子安当着她的面拆开包装盒,将手机开机,“手机可以给你,但充电器要放在外面,如果需要充电,就招呼我一声,我来帮你充电——但是一天最多只能充一次电。”

    “为什么?”她很不满地皱起鼻子。

    “因为这是我家,你交电费了么?”张子安反问道。

    她翻起白眼,“阿-则安小气鬼!”

    张子安觉得如果不加限制,她肯定每天从早到晚地玩手机,一刻也不停。

    未拆封的新手机基本上有一半左右的电量,张子安简单地查看了一下手机内的预装app,把没用的全部卸载。

    “你在干什么?”世华眼巴巴地问道,“快把手机给我呀!”

    “马上就好,稍等一下——你不是要看直播么?我得给你装上直播app啊,不然你怎么看?”他随口答道。

    若是以前,他大概不会答应她看直播的要求,因为直播内容良莠不齐,并非都适合缺乏判断力的小孩子看。

    不过,最近随着国家一轮又一轮的降维打击,直播平台陆续从良,进入正规发展的轨道,相继针对未成年人推出了家长控制模式,在这个模式下只能看到直播平台筛选出的全年龄内容,而电视内容分级依然遥遥无期……

    正是考虑到这点,张子安才答应她的要求。

    他手机上装了小雪所在的那个直播平台的app,觉得这个平台还不错,于是就给世华的这台手机也装上了。

    “好了,给你。”弄好之后,他把手机递给她。

    “呜哇!我有手机啦!我有手机啦!”世华高兴得手舞足蹈,很小心地捧着手机。

    “对了,那只胖橘猫有没有手机?”她眨着晶亮的眼睛问道。

    张子安如实答道:“没有。”

    “嘻嘻!太好啦!那只胖橘猫整天在我面前炫耀它的钻戒,这下我也有它没有的东西啦!”她喜不自胜,再次望向洗手间门口,像是盼望菲娜再次出现,让她可以好好炫耀一下。

    她知道菲娜在这间店铺里的地位非比寻常,似乎处处受到优待,这下终于有可以胜过它的地方了。

    张子安看看时间不早了,估计午饭的便当该送来了,便想下楼去吃饭。

    “等一下!”

    他的衣襟被从后面揪住了,回头一看,世华指缝间的泡沫都沾到了他衣襟上。

    “还有什么事?”他问道。

    “这个……手机怎么用啊?”她愁眉苦脸地盯着手机。

    她只从电视上和窗外的行人那里见过别人使用手机的样子,从没有亲手操作过,面对一个个模样迥异的图标不知道该怎么办,像是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

    “好吧。”

    张子安给鲁怡云发了条信息,让他们等饭来了就先吃,别等他,然后拿毛巾把浴缸边沿的水和泡沫擦干净,侧身坐下来,指着屏幕上的图标说道:“其实很简单,你只需要把为数不多的几个图标用途记住就行了——比如说,这个就是看直播的。”

    他以小雪的直播间作为例子,简单地把直播app的操作方法介绍给她,如何关注某个直播间,什么是弹幕,并且帮她申请了一个账号用于看直播。

    小雪目前没有直播,只能看到以前的录像。

    世华很聪明,没几分钟就学会了,很娴熟地启动和退出app。

    “阿-则安,这几个图标是干什么的呀?”她又指着首页下方的几个图标问道。

    “哦,这是打电话、发短信、联系人等功能,但是目前手机里没装电话卡,打不了电话也发不了短信。”张子安介绍道。

    “那要怎么能打电话?”世华追问道。

    张子安一怔,“你想给谁打电话?”

    世华的神色黯然,“我想给欧巴打电话,告诉他,世华很寂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