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台风
    迄今为止,柳莹依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导致她感染了破伤风,是从小卖铺花两毛钱买的库存已久的鱼钩,还是鲫鱼在地上挣扎时令鱼钩沾上的脏土,不过总之那是她从小到大最严重的一场病,好在没有留下后遗症,健康地长大了。

    其实,某种程度上她还挺感谢那枚小鱼钩,若是这场病,奶奶也不会对她关爱有加,她恐怕要继续孤零零地度过每个下午,只能与水缸里的鲫鱼和泥鳅为伴。

    作为一座沿海小渔村,鱼对村民来说就是食物和商品——大鱼是人的食物,小鱼小虾是鸡鸭的食物,没几个人会把鱼当成宠物来看待,当然也没有给鱼治病的习惯。

    奶奶老眼昏花,是小柳莹先发现小丑鱼身上的白膜,祖孙两个都不知道这白膜是什么东西,奶奶甚至一开始还说是鱼在蜕皮,让她别担心。

    鱼会蜕皮么?似乎不太可能。

    小丑鱼的状况越来越糟,它们已经不再吃东西,无论喂什么,它们都不会去吃。

    之前它们最喜欢碎虾肉,渔村里的小鱼小虾不值钱,都是用来喂家禽的。奶奶把虾剥了壳,用菜刀剁成小丁喂它们,它们抢食得很开心,但现在却不吃了,眼睁睁地任由虾肉沉入缸底,泡在水里令水变得浑浊。

    小柳莹养过一段时间的鲫鱼和泥鳅,知道鱼几天不吃东西并不会饿死,有时候喂多了反而会撑死,于是就不喂了,也不让奶奶喂,觉得它们可能是吃撑了。

    祖孙俩望着虚弱的小丑鱼一筹莫展。

    “我当时没有换水的概念,因为养惯了鲫鱼和泥鳅,觉得水浑些无所谓。”柳莹嘴角带着百味杂陈的笑容,扫视了一眼水族馆里清澈透明的水族箱。

    奶奶说,庙会上卖鱼的贩子,都是把鱼养在很清的水里,她觉得可能是天热,虾肉泡在水里泡坏了、泡烂了,提议换水。

    当时雨季已经来临,外面下着雨,雨势不小,路不好走,没办法去海边拎海水过来。

    于是,奶奶想了个办法,把鱼缸里的水倒掉一半,再补充一半井水进去,先凑合一下,等雨停了再去拎新鲜的海水过来。

    她们家住的小院里有自己的井,枯水期是干的,雨季来到之后就基本不用自来水了。

    小柳莹很担心小丑鱼的生命,她觉得小丑鱼是生活在海水里,放进一半淡水一半海水的鱼缸里能行吗?但她又想不到别的办法,就帮着奶奶给鱼缸换水。

    她们先捞出小丑鱼。

    平时小丑鱼很机灵,不容易捞,但现在它们像病人一样行动迟缓,一下子就捞上来了,与上半部分较清澈的海水一起放进一个单独的容器里,然后将下半部分特别浑浊的海水倒掉,加入半鱼缸的自来水,再把保留下来的海水倒进去,稍加搅拌,将奄奄一息的小丑鱼放回鱼缸。

    换好水之后,祖孙俩不抱希望地等着,一边等小丑鱼好转,一边等外面的雨停。

    然而,奇迹出现了。

    她们原本以为死定了的小丑鱼竟然慢慢恢复了精神,白膜也在消退。

    在这期间,奶奶从庙会上买来的加氧泵一直开着,汩汩地往水里注入一串串的气泡。

    张子安点头说道:“你们运气不错,碰对了方法,小丑鱼得了白膜病,确实可以用过淡水来改善,就是把小丑鱼放进一半海水一半淡水的鱼缸里,这样的混合海水盐度大约在1.01左右,可以令不适应低盐度海水的病菌死亡,而小丑鱼本身比病菌更能耐受低盐度海水,但是效果因鱼而异,时间不能太长,否则小丑鱼也会死。”

    “还能这样?”蒋飞飞第一次听说,原来海水鱼还能放到半海水半淡水的环境下。

    柳莹转眼望了一下镜头,苦笑道:“当时真的是碰运气,我和奶奶什么都不懂,只是瞎养,居然阴错阳差地令小丑鱼的白膜消退了……”

    她和奶奶都不知道是淡水起了作用,以为是换水的缘故。

    傍晚的时候雨停了,她们抓住最后一缕夕阳的光芒,趁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一起跑去海边拎来海水,重新将小丑鱼放进海水里,两三天后它们差不多就完全康复了。

    当看到它们终于张嘴将她喂的碎虾肉吃进肚子里时,她和奶奶都高兴地欢呼起来。

    张子安分析道:“其实白膜病通过低盐度海水来治疗不一定有用,因鱼的体质而异,如果鱼太虚弱甚至可能加速鱼的死亡。另外,你们很快就换上了新鲜的海水,没在低盐度海水里将小丑鱼泡太久,也算是运气不错。”

    “后来呢?小丑鱼为什么又死了?”蒋飞飞追问道。

    柳莹叹了口气,“之前说了,雨季到了。”

    小丑鱼的白膜病好了之后,一直生活得很健康。她和奶奶隔三岔五地给它们换水,后来听说小丑鱼适合跟海葵生活在一起,又给它们买来海葵,将不大的鱼缸布置得有模有样。

    夏秋季节的时候,小鱼村时常有台风过境,村民早习以为常,但仍然避免不了遭受一定的损失。

    那是特别闷热的夏日午后,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连喘气都很费劲,汗水就一直没停过,她和奶奶的汗衫全都湿透了,两人吹着电扇依然在抹汗。

    天气太热,家里没空调,鱼缸里的水感觉都能煮鱼了,小丑鱼状态不佳,蔫蔫的。

    奶奶出门看了一眼东南方向的天色,安慰小柳莹可能是快下雨了,等下完雨气温就降下来了。

    果然,奶奶话音未落,村中央的方向就响起了广播喇叭的声音,是村长通知大家,刚收到上级气象台发来的紧急通知,说台风即将过境,短时间内可能会有雷雨大风及冰雹,请村民们做好抗风防灾的准备。

    村民们三五成群地往家走,其中包括奶奶以前的牌友们,大家都对台风骂不绝口,各种粗话越过了院墙,飘进小柳莹的耳朵里。

    奶奶唉声叹气,絮叨着台风一来,家里承包的渔场又要减产了,说连不定围网都会被台风撕破或者卷走,那就血本无归了。

    那时的柳莹还理解不了那么多,她一直在盯着蔫蔫的小丑鱼,为它们感到担心。

    紧接着,父母打来电话,说他们要留在渔场尽力减少损失,叮嘱祖孙两个一定要注意安全,把家里门窗都关好,把电器和粮食什么的都抬到高处,以免进水。

    奶奶嗯嗯地答应了,又反过来叮嘱他们要小心,注意安全,别要钱不要命。

    挂断电话,奶奶也开始忙碌起来,把家里的贵重物品比如钞票、存折和首饰全都装进塑料袋绑好,用胶带将窗户玻璃以“米”字型粘牢,防止被风吹起的石子或树枝击碎玻璃伤到人,再用红砖把床和柜子垫高,把米面和蔬菜放到高处。

    小柳莹也尽量帮忙,比如递胶带,在奶奶把床脚抬起来时迅速塞入一块红砖垫上。

    天气本来就热,祖孙两个更是忙得满头大汗,几乎快中暑了。

    等好不容易快忙完了,天色已迅速暗了下来,前一刻还阳光炙热,下一刻就阴云密布,海鸟像是预感到什么一样拍打着翅膀远离小鱼村的范围,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奶奶最后看了一眼东南方,将窗户关闭,室内黑得如同傍晚。

    她们没有开灯,因为作为防风抗灾准备的最后一步,奶奶要把电闸拉下,以免意外漏电。

    小柳莹眼睁睁地看着加氧泵汩汩冒出的气泡戛然而止。

    奶奶点上蜡烛,从冰箱里拿出两根冰棍,祖孙俩围坐在蜡烛边,一边吃冰棍一边倾听室外越来越令人胆战心惊的狂风呼啸声。

    小丑鱼躲进了海葵里,奶奶担心小柳莹害怕,又讲起她听过了无数遍的老掉牙故事。

    小鱼缸玻璃映照着蜡烛的影子,小柳莹也看到了自己忧心忡忡的脸。

    台风如约而至。

    暑气几乎是瞬间被一扫而空。

    狂风暴雨和冰雹噼里啪啦来袭,硕大的雨滴和密集的冰雹砸在房顶上,比过年时的鞭炮还要响亮。

    奶奶讲故事的声音被淹没在四面八方传来的噪音中。

    房子的每一处都在颤栗,发出令人不安的咯吱声,像是随时可能被狂暴的台风碾为齑粉。

    村子孱弱的排水系统不堪重负,积水很快没过了门槛,向室内涌入。

    小柳莹和奶奶都坐到了床上,抬起脚,看着积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涨越高。

    奶奶试着拿起电话,想问问儿子儿媳是否平安,渔场是否平安,但电话里一片寂静,显然电话线已在某处被风扯断,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除了她们以外的其他人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她们两个被困在屋子里。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风声渐小,但积水却仍然在上涨。

    水墨黑一片,看不到底,令人觉得里面可能隐藏着未知的危险。

    床变得不太稳定,晃晃悠悠的,似乎可能漂起来。

    呯呯呯!

    就在这时,房门被敲响了,声音十分急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