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0章 天灾
    听到敲门声时——准确地说是砸门声,起初小柳莹和奶奶以为是被风刮的,但仔细一听不是,因为还有人在外面喊她们。

    奶奶让小柳莹在床上等着,自己趟着没过膝盖的积水去开门。

    门一开,外面更深的积水立刻涌了进来,险些把奶奶冲倒,好在一支强壮的胳膊扶住了她。

    是柳莹的父母冒着倾盆大雨回来了,连伞都没打,因为打伞根本没有意义。

    他们没有多说什么,只说了简短的两个字——转移。

    奶奶也没有多问什么,马上把已经做好防水的贵重物品递给他们,自己去牵小柳莹。

    母亲趟着水进屋,把常用的药品带上,又拿了方便面等应急食物。

    “小丑鱼怎么办?”小柳莹被父亲背在了背上,回头望着鱼缸问道。

    开门之后蜡烛就被吹灭了,鱼缸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然而没人回答她,现在谁也顾不上小丑鱼了。

    母亲的手电光在摇晃,偶尔扫过鱼缸时,鱼缸里有东西闪了一下,小柳莹觉得那是小丑鱼的眼睛,正在盯着她。

    一出门,她就被暴风淋了个透心凉,之前积累在身体里的暑气还没有散出去,整个人外冷内热,十分难受。

    全体村民都在拖家带口地转移,往高处转移,向安全地点转移。

    村子里已经没有路,放眼望去全是河,水面几乎能没过成年人的大腿。

    浑浊的水流里卷着各种各样的杂物,包括死去的家禽,折断的树木漂在水面,甚至还有小船在行驶,船夫撑着桨避开水里的障碍物,船上坐着眼神呆滞的家人。

    在这种时候,奶奶还没忘记锁门,怕水退了之后家里遭贼,把家用电器全都搬跑了。

    在交通要道上,村干部扯着嘶哑的嗓子组织村民们转移。

    附近的驻军也已经赶到,开着快艇疏散村民,到处都是墨绿色的人影在晃动。

    小柳莹的父亲开来了渔场的快艇,她不喜欢坐这艘快艇,因为臭鱼烂虾的味道很浓,即使在瓢泼大雨中也能闻到。

    “小丑鱼还留在家里。”坐上快艇后,她又说了一遍,嘴一张就灌进了冰凉的雨水。

    也许是因为雨声太响,村干部的扩音喇叭声太响,父母似乎都没有听到她的问题,也可能是听到了觉得没必要回答。

    奶奶用枯瘦的手撑起一把伞,替小柳莹遮住暴雨,但只不过是外面下大雨,伞里下小雨。

    “没关系,奶奶以后再买给你。”奶奶说道,似乎是判了小丑鱼的死刑。

    父亲发动快艇,带着一家人驶向村外,小柳莹一直在盯着家里的房子,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台风过后,村里的积水没过一两天就消退了,阻塞道路的树木杂物又花费了两三天来清理,包括将到处都是的家禽家畜尸体焚烧掩埋,以免散播瘟疫。

    他们一家和其他村民在救灾帐篷里住了好几天,才回到曾经的家里。

    有些村民的房子被冲垮了,只能继续住在救灾帐篷里,等待村委会搭建临时住房。

    小柳莹家的房子还比较结实,安然撑过了这次台风,只不过在墙壁上留下了一圈明显的水印,昭示了水位最高点曾经达到的位置。

    鱼缸不在原位,静静地躺在地上,却完好无损。

    因为水位最高点已经没过了鱼缸的重心,令鱼缸漂离了原位。

    不仅是鱼缸,柜子、桌子、床、家具之类的,几乎没有一个还留在原位,像是趁主人不在家时开了个盛大的party。

    鱼缸里还剩下一大半水,非常浑浊,已经生出青苔。

    小柳莹用鱼抄在里面反复捞了好多遍,鱼缸里既没有小丑鱼,也没有海葵,连它们的尸体都没有。

    “它们已经顺着水游回大海了。”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是龙王爷来接它们来了。”

    奶奶在安慰她,让她不要伤心。

    小柳莹信以为真,但她依然想哭,因为小丑鱼是她的伙伴,是她将它们从死亡面前救过来的,就算是龙王爷也没有权力带走。

    其实内心的某处,她觉得小丑鱼应该是死了,村里的家禽家畜都全死在台风里,还有很多比它们大的鱼都死了,翻着肚皮漂在水上,它们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接下来的日子非常忙碌,家家户户都在重建家园,尽力弥补台风造成的损失。

    等稍微清闲下来,奶奶要给小柳莹再买两条小丑鱼,但被她拒绝了。

    她记住了当时的自己是多么无助,这样的她是保护不了小丑鱼的,即使再买了小丑鱼,在下一次台风到来时它们依然会离她而去。

    父母的渔场在台风中损失惨重,两人一合计,决定卖掉渔场,改行做别的。

    夏天即将结束的时候,她跟着父母离开了小渔村,去附近的城市投靠亲戚,顺便在那里上了小学。

    奶奶舍不得离开多年的故乡,一直留在小渔村,名义上是看守祖宅,听说小柳莹走后又打起了麻将。

    小柳莹上小学之后,她知道小丑鱼大概确实是死了,因为雨水和积水是淡水,即使它们在最后时刻逃出了鱼缸,也无法安然游回大海。

    她在放寒暑假时偶尔也回去过,但却与奶奶变得有些生疏,那短暂而快乐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再后来,奶奶病逝了。

    安葬了奶奶之后,父母卖掉村里的老房子,与过去彻底告别,小柳莹也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小渔村。

    那个风雨交加的台风天,与奶奶抬着脚坐在床上,看着积水不断上涨,还有那黑乎乎的鱼缸,以及离去前鱼缸里那道微弱的反光,却像永不褪色的胶片一样牢牢印在她的脑海里。

    柳莹说完之后,情绪却仍然沉浸在过去的时光里。

    一开始大家时尔会插两句话,扛着摄像机的秦安还会取笑她几句,不过后来全都在静静地听她讲述。

    身处光线黯淡的水族馆里,看着检疫缸里这条体生白膜的小丑鱼,大家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仔细地体会当时小柳莹那无助的心情,在人力无法抗衡的灾难面前,只有她在意鱼缸里的伙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