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2章 热闹的绿地
    柳莹的决定出乎其他人的意料,普通人买宠物,肯定是要买健康的,起码不会特意去选择一只正在生病的宠物,但她却选择了这条患有白膜病的小丑鱼,白膜病对小丑鱼来说十分危险,死亡率很高。

    她明知如此,但依然这么决定。

    “这条小丑鱼可能会死。”张子安提醒道。

    “我明白,但我想救活它,亲手救活它。”她说道。

    张子安见她心意已决,便不再多劝,除了这条小丑鱼以外,还让她挑选了另一条健康的。

    由于采访还未结束,柳莹暂时没办法带走它们,只能等采访结束再说。

    张子安拿来一小瓶鱼药送给她,“我知道你想试试用以前的低盐度海水疗法来治疗它,不过这个方法并不能一定能起效,如果不起效的话,在水里滴一些这种特效药,应该可以治好。”

    她接过药瓶,发现瓶身上全是英文,粗略地看了一下,这似乎是一种高级铜药,用法比较复杂,使用时需要配合铜测试液,以防水里的铜离子含量过高。

    不等她开口询问,张子安又给她一瓶铜测试液和一包吸铜棉,“是药三分毒,往水里滴的时候宁少毋多,滴多了就用吸铜棉吸收掉多余的——如果不确定剂量的话,随时可以联系我。”

    柳莹轻叹一声,“科学的进步真是日新月异,都有针对白膜病的特效药了,怪不得张先生你听到小丑鱼患病后根本不担心这些药我也一起买了吧。”

    张子安摆手,“药是送你的,算是本店的售后服务,毕竟这是本店第一次往外卖患病的宠物,若是这条小丑鱼死在你手里也挺可惜的。”

    “那就谢谢了。”柳莹也没客气,暂时把药与小丑鱼全都寄放在这里,等离开时再拿走。

    既然来到水族馆,她和秦安干脆在馆里拍摄了一圈,张子安陪同,向他们讲解不同种类水族生物的特点。

    如果这段视频通过剪辑能进入本地电视台的专题报道,对水族馆的销量肯定大有裨益——听说某大型美食系列纪录片在央视播放后,片子里出现的铁锅都能卖断货,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

    拍完了水族馆,接下来就是这次专题报道的主要内容——在户外亲眼见证飞玛斯的演技,让期待战犬上映的观众们先睹为快。

    张子安牵着飞玛斯来到店后那片荒寂无人的绿地,柳莹和秦安跟在后面。

    冬天的时候,这片绿地几乎成了荒地,只有常青的松柏勉强维持着浓郁的绿意。

    不过随着春天到来,草木复苏,不知名的荒草顽强地破土而出,给原本枯黄的地面增添了许多绿色。

    柳莹很意外。

    她虽然不是本地人,但自从进入滨海电视台入职并定居于此之后,她已经在滨海市度过了好几年,在采访工作中几乎跑遍了滨海市,却从不知道东城区的老城区里还隐藏着这样一片荒芜的绿地。

    张子安也很意外。

    以前他经常牵着战天来这里进行训练,从奔赴德国之后就把这项任务交给王乾和李坤负责,此后由于他为水族馆的开业而四处奔波,这是他过年以后第一次重返这片绿地。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印象中有不少流浪野猫在这片绿地里生活,饿了就去翻居民区的垃圾箱找吃的,每次他带着菲娜一起来,都会将那些野猫惊得四散而逃,等菲娜离开后它们又会重新聚集于此然而,此时的绿地里很闹腾,荒草间似乎聚集了很多野猫,绝对比以前更多。

    放眼望去,荒草间各种颜色的流浪猫在互相追逐撕打,争夺地盘,不时发出凄厉的叫声。

    他不由地想起蒋飞飞说的,滨海大学里的流浪猫数量在减少,难道那些流浪猫都聚集在这里了?

    有可能,毕竟这里离滨海大学直线距离很近,野猫翻墙头过来不需要多久。

    不过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流浪猫们舍弃了可以轻易得到食物的大学校园,宁愿挤在这里争抢地盘呢?

    扛着摄影机的秦安对画面细节格外敏锐,他也注意到这点,奇怪地说道:“为什么这么多野猫?是不是有人在这里喂它们?”

    张子安低头望向飞玛斯。

    飞玛斯会意,围着绿地小跑了一圈,回来向他微微摆头,意思是没有陌生人的气味。

    换言之,野猫们是自发聚集在这里的。

    柳莹看到飞玛斯的动作和表情,惊喜地拉了拉秦安,“刚才那一幕拍到没有?飞玛斯难道听得懂咱们说话?”

    被她看到了,张子安只得含糊地承认:“多少能听懂一些吧。”

    “太厉害了!”柳莹赞叹道,“怪不得飞玛斯能荣获柏林电影节的影帝,就凭它如此通人性,就比其他狗强太多了!”

    秦安将拍摄的视频回放了一下,确认拍到了。..

    这段飞玛斯与张子安交流的细节肯定能成为专题报道里不错的素材。

    得不到答案,张子安随口说道:“不知道,以前这里没这么多野猫,可能是最近聚集过来的。”

    “奇怪了,野猫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难道这里是什么风水宝地?”秦安用镜头随意一扫,就看到墙头上有好几只野猫在打闹。

    “不清楚。”张子安实话实说。

    柳莹若有所思地小声说了句什么,但张子安和秦安都没有听清。

    “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张子安问道。

    “啊没什么,我只是又想起小时候那次台风的事了”柳莹不好意思地挥手,让他们别在意。

    “想起什么啊?”秦安契而不舍地追问,“说话别只说半截,什么臭毛病!”

    被老搭档吐槽,柳莹无可奈何地说道:“我是说,会不会它们是在避难?就像是在台风那样的灾难到来时,像我们一样举家迁移到安全处去避难?”

    秦安嗤笑,“胡扯什么?哪有什么灾难?”

    柳莹也觉得自己过于异想天开,澄清道:“我只是随便瞎说的,千万别当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张子安有不好的预感,柳莹可能无意间说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