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7章 佛系母亲
    “呀!”

    小雪惊恐地从噩梦里醒来,汗水令额前与鬓角的头发都洇湿了,紧紧贴在皮肤上。

    她睁开眼睛,室内拉着窗帘,很是昏暗。

    她本能地想坐起来,尽快摆脱噩梦,然而身体非常沉重,呼吸困难,胸口像蹲着个人似的,根本坐不起来。

    难道是……传说中的鬼压床?

    一想到这个,她的汗更是涔涔而下。

    她勉强压抑住心中的惶恐,垂眼向下望去……

    “喵~”

    雪球正趴卧在她的胸口,一脸无辜地盯着她。

    小雪:“……”

    “去去!下床去!快压死我了!”她挥手把雪球赶下床,真正意义上的如释重负。

    也难怪,雪球已经完全成年,十来斤的份量压在胸口,肯定会呼吸困难做噩梦。

    她有些困,还想多睡一会儿,但是不行,今天是奇缘水族馆开业的日子,她早就发出了直播预告,要去宠物店做直播……再说继续赖床的话,母亲肯定又会发牢骚。

    小雪起床,洗脸刷牙,换了件干爽的睡衣,坐在书桌前愣了一会儿神,直到噩梦被彻底遗忘,这才打开电脑。

    进入微博,后台有不少私信,她逐一回复处理。

    绝大部分私信都是友善的粉丝发来的,不过偶尔也会有莫名其妙的辱骂和指责,比如说她做的哪期直播不客观不公正,她介绍的店铺美食根本不好吃,甚至吃了之后拉肚子,问她到底收了店家多少好处费?是不是充值就能上直播?

    还有滨海市本地店家的营销号发来私信,问她接不接广告,愿意花钱请她过去直播一期,多讲些好话。

    对于后者,她还能耐着性子礼貌地回复说没兴趣,选择店铺全凭自己的喜好,而对于前者,她以前还会很惶恐地表示歉意,但渐渐地只是拉黑了事,因为她发现表示歉意之后对方并不一定会谅解,反而会把她的回信贴上微博,甚至向她索要赔偿。

    在一封封的私信中,也有人自称见到了那尊猫神雕像的踪迹。类似的私信几乎每天都有,一旦看到类似的私信,小雪总会将信件内容单独复制到一份文档里。

    然而,只要稍加分析,就能发现私信里的爆料可信度存疑,经常有两三人在同一天声称在两三个不同的地方看到了猫神雕像……除非猫神雕像会飞,否则就是有人故意恶作剧,或者是想骗奖励——重赏之下并不只是会有勇夫,也会有骗子。

    更恶劣的可能她不愿去多想,因为有些地点是人迹罕至之处,比如说市郊荒弃多年的烂尾楼。

    她将这些爆料稍加筛选,剔除那些过于荒谬和矛盾的爆料,将剩下的全都集中在一份文档上,打印出来,准备今天交给张子安。

    小雪对猫神雕像失踪的事很好奇,因为这雕像是她送的,然后又离奇失踪。她挺想出力帮忙的,反正总比无聊地待在家里强。

    吱——

    打印机吐出a4复写纸。

    差不多忙完的时候,雪球趴着她的裤角,喵喵叫着似乎是想爬到她腿上。

    “哎呀,雪球你好沉!我都快抱不动你了!”

    小雪试着把它抱起来,胳膊立刻感受到沉甸甸的份量。想当初,她从宠物店刚把它带回家时,它还像个毛球一样,转眼就长得这么大了。

    “走,下楼吃饭去。”

    她抱着雪球噔噔噔地下了楼。

    餐厅上已经摆好早餐,母亲斜睨她一眼,“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没叫你就自己下来了?”

    虽然明知是讥讽,但小雪还是很高兴地晃晃脑袋,因为如果生气就正中母亲下怀。

    她把雪球放在地板上,那里已经摆好了它的早餐,餐盆是加高的,适合波斯猫这样的扁脸猫使用,以免食物的残渣全沾到脸上。

    小雪也坐上餐厅,随意掸了掸衣服,就要伸手去抓面包。

    啪!

    母亲准确地拍在她手背上,“去洗手!”

    小雪无奈地跑到楼下的洗手间,洗完手重新回来。

    “你看看你的衣服上,全是猫毛。你的房间里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养了两只猫呢!”母亲数落道。

    小雪低头一看,刚换上的睡衣,只是抱了雪球几分钟,胸前就挂着很多又长又白的猫毛。

    “这跟我没关系啊,是雪球在掉毛吧。”她辩解的同时抓起面包。

    “掉毛就跟你没关系了?你要是每天给它梳毛它至于掉这么多毛?……算了你今天要去宠物店是吧?顺便给雪球把毛剃短点儿!”母亲命令道。

    “不要。”小雪干脆地拒绝道:“它是长毛猫,剃短了多难看。”

    噗!噗!

    雪球在桌子下面发出怪声,蜷伏在地毯上,像是难受一样蠕动着身体。

    “雪球怎么了?”小雪扔下吃了一半的面包,想去把它抱起来。

    雪球一张嘴,从嘴里吐出一滩很恶心的东西,里面还有绞成一团的毛发。

    吐出来之后它似乎舒服多了,不过看样子它对自己吐出来的东西也感到恶心,用爪子一拨拉食盆,跑到稍远的地方进早餐。

    小雪恍然大悟:“这就是所谓的吐毛球吧?真是涨姿势了!”

    她嗯嗯地跳下餐椅,想赶紧溜掉,但被母亲一把揪住衣领,冷冷地说道:“它是你带回来的猫,这滩东西你负责收拾,不许推给保洁阿姨。”

    “真倒霉!”小雪哭丧着脸,从储物间找来口罩、手套、纸巾、消毒液等东西,闭着眼睛清理那滩呕吐物。

    叮咚!

    听到门铃声,本来在监工的母亲去开门。

    小雪冲雪球挤挤鼻子,学着母亲的样子说道:“这是你吐出来的,这滩东西你负责收拾!”

    可惜雪球无动于衷,继续吃它的猫罐头。

    母亲捧着一大束花走回来,将鼻子深深扎进花蕊里深吸一口气,“嗯,好香!”

    “哪里来的花?”小雪好奇地问道,“今天是什么节日?”

    “我自己买的,在跟邻居家的太太在学插花。”母亲轻声哼着歌,去厨房拿来花瓶,坐在茶几上抽出一支花束插入花瓶,仔细地选择角度反复打量,觉得不甚满意,又抽出来换成另一支插进去。

    小雪凑近观看,“好漂亮的花,是什么花?”

    “郁金香。”母亲看了她一眼,不抱什么希望的问道:“你要不要也跟我一起学?”

    插花是女子力爆表的艺术,基本上也是女性专属的艺术,只要听名字,就能给人以恬静优雅的感觉。长期学习插花,可以陶冶性情、提升艺术修养,还可以把家点缀得更加温馨美丽,将亲手插好的花送给宾客,更能向对方传达自己的拳拳真心。

    她显然是希望小雪通过学习插花收敛性子,就算不能像真正的淑女一样文静贤淑,至少也要像个普通女孩子。

    不出所料,小雪干脆地摇头,“不学!插花不适合我!”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适合你?”母亲生气地说道。

    “哎呀!反正就是不适合我啦!相性不合、八字不合、总之不适合!”小雪怕母亲继续纠缠下去,急忙看了看表说道:“时间快到了,我要走了!大家还在等着我呢!”

    她把脏掉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又把手套、口罩、消毒液物归原位,慌慌张张地跑回楼上换衣服。

    “真是……气死我了!这个死丫头,都野得没边儿了!”母亲恨得咬牙切齿,手指一紧,将一束本来很好看的郁金香花茎给折弯了。

    “不对!不对!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我要静心!我要佛系!从今天起,我要当个佛系妈!不以娃喜,不以己悲!”

    她深吸一口气,双目微闭,眼观鼻,鼻观心,面露微笑,脸上佛光普照,手托花瓶,五指拈花,望之犹如不染俗世尘埃的观音菩萨,又似纯洁的圣母玛丽亚。

    “有也行,没有也行,不争不抢,不求输赢。”

    “一切烦心事,皆是虚妄。”

    “种种不爽,过眼云烟。”

    “结婚生子,如梦幻泡影。”

    “任女儿折腾,我自巍然不动。”

    “佛系养娃,欢喜圆如。”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她口中念念有词,在不断的自我暗示下,心情竟然逐渐变得开朗,负面情绪一扫而空,身体飘飘然有若飘在云端,甚至感觉此时背后应有佛光,头顶应有光环……

    小雪拿着手机背着包,连跑带跳地噔噔噔冲下楼。

    “妈,我出门了啊!”

    她跑出两步,一转头看到桌子上的郁金香绽放得分外美丽,心想水族馆开业总不好空着手去,送几支郁金香应该没问题吧?

    “妈,我拿几支花啊,反正这么多,应该不碍事吧。”她随口说着,从花束里抽出几支金黄色的郁金香,小跑着出了门。

    母亲猛然眼开眼,一看小雪把金黄色的郁金香全拿走了,只给她剩下红的、粉的、白的,这让她怎么插花?

    “你给我回来!把花放下!要送花你自己去买!”她扯起嗓子吼道。

    可惜小雪已经跑远,听不到她的吼声了。

    果然,她还是当不了佛系母亲。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