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打探消息
    几人正在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关于直播的趣事,猜测那些网红主播的年收入,张子安就见一辆警车停在了门口。

    他一看熟悉的车牌,就知道是盛科过来了。

    果然,盛科满面春风地下了车,乐呵呵地向水族馆走过来,与张子安在门口握手寒暄。

    “张店长,生意又做大了啊!”

    “哪里,借了一屁股债,要是没生意我就只能去喝西北风了。”张子安笑道,“盛队长怎么今天有空过来了?哦,对了,今天是周末——你看我这记性,自从脱离上班族的行列,总是分不清周末与非周末!”

    他把水族馆开业的日子选定在周末,为了吸引顾客,宠物店也配合让利促销,宠物用品八折优惠。

    “你这是贵人多忘事!”盛科打量水族馆,不住地点头。

    “盛队长别开玩笑了,快进来坐会儿吧!”张子安请盛科入内,然后招呼王乾搬把椅子过来。

    盛科摆手说道:“不用搬椅子,我一会儿还要去局里,没看我还穿着警服么?其实,今天我是以私人身份来拜访,警犬大队的兄弟们做了一面锦旗,托我给你送过来。”

    “这怎么好意思”张子安推辞道。

    盛科不容他拒绝,打开警车的后备箱,取出一面红底金色流苏的锦旗,冲着张子安展开。

    锦旗上绣着一副对联——花鸟鱼虫天然趣,儿女英雄别有情。

    落款是警犬大队全体官兵及全体警犬。

    “警犬大队里的兄弟们任务繁忙,几乎每天都要巡逻、安检、侦缉,实在是脱不开身,他们听说你要开水族馆,就自发定制了这面锦旗,虽然不值钱,但多少也是兄弟姐妹们的一点儿心意,希望你不要推辞。”盛科详加说明。

    “大家一直这么惦记着我,让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自己人,不用客气。”盛科打断他的话。

    盛情难却,张子安接过锦旗,吩咐王乾和李坤去挂在店门口。

    他只不过是在拍电影的时候无意间找到了烟火师关彪蓄意伤害警犬的证据,就被警犬大队的官兵们视为自己人,即使过了这么久也一直在关注着他的动态,他明明没有通知他们,但无论是宠物店重新开业的时候,还是水族馆全新开业的现在,他们都为他送来了锦旗,用这样质朴的方式表达支持,令他非常感动。

    这才是儿女英雄别有情。

    王乾站在椅子上把锦旗往墙上挂,李坤在下面看着,提示他哪边高哪边低,让他别挂歪了。

    张子安领着盛科在水族馆里简单地逛了一圈,略尽地主之谊。

    盛科对水族箱与灯光的布置赞不绝口,稀奇古怪的海洋生物与高科技的水族设备也令他啧啧称奇。

    走马观花地浏览了一番,二人再次回到门口,盛科提出告辞。

    张子安早就知道他公务繁忙,连周末都要去局里加班,能抽出时间过来一趟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于是不便挽留,亲自送他出门。

    他帮盛科拉开车门,盛科一边道谢一边坐进去。

    “对了,盛队长,我有一件事,想向你打听一下——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话,请你直言无妨,没有关系。”他突然想起之前的疑惑,倚在车窗边说道。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盛科挺意外的,毕竟张子安一向很懂得分寸,从来不向他提出过分的要求。

    张子安其实也挺犹豫,觉得因为这件事而询问盛科似乎有些小题大作,但不问吧心里总是像长草一样,安不下心来。

    “盛队长,最近警队有没有接到过虐猫的报警?”他没有绕圈子,直截了当地问道。

    “虐猫?”盛科闻言一愣。

    “对,就是虐猫,有没有市民目击到虐猫事件而报警的?”张子安进一步解释。

    最近,他总感觉貌似平静的滨海市似乎有暗流涌动,一件件看似孤立的事件背后可能存在着某些联系,但让他具体说的话,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从春节之后不对,甚至从春节前开始,从爱萌宠养殖基地的垮掉开始,用一句烂俗的话来讲,就是命运的齿轮开始悄悄转动。

    爱萌宠就是第一张多米诺骨牌,从它倒掉开始,命运朝着不可捉摸的方向急速转折。

    孙晓梦屡次三番因为猫被人攻击受伤而出急诊。

    盘恒滨海大学多年的流浪猫纷纷逃离,跑到宠物店后面人迹罕至的绿地里定居。

    如果他是个普通人,仅凭这两点不太可能敏锐地察觉到异常,但如果再联系店里的邪恶猫神雕像离奇失踪,甚至可能成为信仰之力而成为新的精灵这件事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邪恶猫神雕像的信仰之力是从何而来?

    若说这三件事其实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像他猜想的那样确实存在内部联系,那一切线索恐怕就指向了——虐猫。

    虐猫并不是近几年才有的现象,只不过是近几年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令虐猫事件频频出现在公众面前。

    并不是说近几年坏人变多了,总是喜欢虐猫,而是以前因为传媒不发达,虐猫事件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移动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令舆论向虐猫者施压和谴责,但虐猫者也可以潜伏在各种qq群和微信群里,很方便地彼此交流虐猫心得和方法。

    换言之,通过虐猫老手的远程群体安利,越来越多的人对虐猫产生了兴趣,迅速掌握了虐猫和躲避公众视线的方法。

    于是,邪恶的信仰之力便产生了,一点一滴汇集起来,最终也许会形成台风般的灾难。

    目前这一切只是张子安的推测,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因此他向盛科提问的底气不足。

    盛科皱眉,凝神思索片刻,然后缓缓摇头。

    “不方便?”张子安问道。

    若盛科表示不方便透露就没办法了,毕竟这是警务系统内部的事。

    “那倒不是。”盛科若有所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应该知道,目前我国并没有对虐待动物的事件立法吧?”

    “嗯,我知道。”张子安点头。

    “如果你问的是,最近接到过几起凶杀案、几起抢劫案的报案,那我无可奉告,因为杀人和抢劫都是违法的,不方便向普通市民透露。不过,你问的是虐猫事件的报案,这没什么不能说的,毕竟虐猫不违法。”盛科解释道。

    张子安静静等着下文。

    盛科语气一转,“但是,我依然无可奉告,因为我不知道——我是主管大案要案的刑警,而虐猫事件的报案,即使有,也是由民警那边负责,不会报到我这里。”

    张子安一想也是,确实问错人了,如果盛科连这事都管,那真要像诸葛亮一样累吐血了。..

    但他并不认识民警,从来只能捡到自己的钱包,没有捡到别人钱包上交民警叔叔的宝贵经历

    盛科见他面露失望,便笑了笑,安慰道:“没关系,我有时间的时候帮你打听一下,都是警察系统内部,打几个电话就知道了。”

    “那就谢谢了。”张子安抱歉地说道,最后还是要麻烦盛科。

    “不客气,小事一桩。”盛科发动了汽车,注视着前方笑道:“张店长,锦旗上写着‘花鸟鱼虫天然趣’,可惜你这里有鸟有鱼,却没花没虫,未免有些遗憾——不过你瞧,送花的来了。”

    张子安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见到一辆出租车停在店门口,小雪捧着一小束花下了车,又从车后座上拎下一个猫包。

    “那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盛科挥挥手,升起车窗,驶离宠物店。

    张子安也对着警车的背影挥挥手,然后向小雪迎过去。

    “店长先生,水族馆开业大吉啊!”小雪俏皮地扮了个鬼脸,“上次送的猫神雕像被你弄丢了,这次就没别的礼物了——不知道开业适不适合送金色郁金香,我是不太懂花语什么的,就算不适合也凑合一下吧!”

    “欢迎欢迎!没什么不适合的,我也不懂花语,不过是礼物我就收!”

    张子安接过郁金香花束,金黄色的花朵与翠绿色的花茎搭配起来既清新又好看,数量不太多,就几支。

    “看起来很高档啊,不像是普通品种的郁金香多谢!”

    他说声谢谢,又似乎猫包似乎有些沉,小雪单手拎得有些吃力,把花送出去后,她就用空出来的那只手一起拎。

    猫包里露出波斯猫的脸,略带不安地向外窥视。

    “是来给猫洗澡?我来帮你拎吧。”

    小雪想要推辞,还是被他把猫包接过来。

    “哟,这猫又长胖了吧?”张子安入手之后,就真切地感受到猫的重量,确实不轻,不过对他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小雪点头笑道:“哈哈,是又长胖了——其实这次不是来洗澡的,而是来给它剪毛的,把毛剪短一些,我妈总是唠叨屋里到处是猫毛嗯,剪完毛之后顺便也给它洗个澡吧,把剪下来的碎毛洗干净,省得回去又念叨我!最近我妈总是神经兮兮的,刚才还在椅子上打坐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