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4章 献花
    这位高个光头黑人是用英语问的,在一片汉语里显得格外另类,再加上他体型颀长像是行走的电线杆,比其他人至少高出一个脑袋,马上就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女记者顿时兴奋不已,她敏锐地察觉到自己的运气来了,可能是恰好遇到了真正的独家新闻,便向身后的摄影师递了个眼色,让其仔细拍摄这位黑人的言行举止,看他来找张子安是干什么的。

    张子安也在打量这位光头黑人,但反复看了几遍,他确定并不认识对方,从来没见过——对方的特征很明显,如果见过的话肯定能记住。

    光头黑人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淡蓝色的衬衣和黑皮鞋,西装的材质并不如何高档,但很整洁。

    张子安点头,用英语回复道:“没错,我就是张子安。”

    光头黑人如释重负,从名片夹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你好,很高兴见到你!我是艾迪·刘易斯,马修·戴维斯癌症研究基金会捐款办公室主管,总算找到你了!”

    听到马修·戴维斯基金会的名号,张子安不禁一怔。

    这个基金会就是凯茜将遗产赠与的那个组织,张子安后来将出售阿比西尼亚猫的收入所得也捐赠给了这个组织,只不过是顶着凯茜的名义捐的。

    他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找上门来了,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他接过名片,快速看了看,与对方握手。

    艾迪咧嘴微笑,露出满嘴的大白牙,向旁边的女记者和摄影师扫了一眼,“对不起,我是不是打扰了你们?”

    “没有!”张子安与女记者异口同声地说道。

    前者是不想与后者继续纠缠下去,后者则是乐于看热闹,至于她和张子安的事,可以慢慢再说。

    艾迪更糊涂了,这两位刚才像是针锋相对地在吵架,怎么一转眼说话就跟一个人似的?

    既然两人都表示没打扰,那他也不客气,直接道明来意:

    “很抱歉,未经预约贸然来访。我代表马修·戴维斯癌症研究基金会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你慷慨解囊的捐款!正是由于你和其他捐赠者的存在,令我们知道,在人类攻克癌症的道路上,我们并不孤单!”

    在场的人,能听懂英语的人全都愣住了。

    听不懂英语的人则纷纷向旁人打听,刚才这个光头黑人说了什么,怎么大家都像见了鬼一样?

    赵淇在公司的外贸部门工作,而且经常去国外旅游,对英语比较拿手,当仁不让地把艾迪的话简明扼要地向其他人翻译了一遍。

    包括王乾李坤和鲁怡云在内,谁都不知道张子安曾经悄悄向一家国外的癌症研究基金会捐过款,闻言纳闷地张大了嘴。

    其他人就更不知情了。

    但是有一点大家能够猜到,如果张子安曾经秘密向癌症研究会捐过款,那没有任何理由不履行向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捐款的承诺。

    如果有人之前曾经怀疑张子安诈捐,那此时已再无疑虑。

    一想到这个,大家望向女记者的目光就充满了鄙夷,因为她明显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对诈捐者刨根问底是好事,但如果因此而伤了真正捐款者的心,那才是最可恶的!

    最尴尬的要数女记者本人,若是换了个人,恐怕早已羞愧而逃,但她脸皮厚,竟然顺水推舟地用英语向艾迪问道:“你好,刘易斯先生,我是《娱乐全球》的记者,关于张子安先生向贵基金会捐款的事,可以向你问几个问题吗?”

    众人骂声一片,人怎么能不要脸到这个地步?

    可惜艾迪听不懂中文,而“娱乐全球”这个名字又过于霸气,他以为她是中国顶级媒体的记者,于是不敢怠慢,很绅士地点头说道:“可以,请问吧。”

    张子安本来想阻止,但艾迪既然已经答应,就没办法了。

    女记者把话筒递过去:“可以请你向我的观众们详细讲一下,张子安先生向贵基金会捐款的经过么?我们很好奇,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听说。”

    “当然,乐意效劳。”艾迪微笑着回忆道:“我记得很清楚,恐怕这辈子也忘不掉。那是中国农历春节期间的一天,旧金山下着雨,那天轮到我在基金会捐款办公室值班,突然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

    他向张子安看了一眼,“打来电话的人声称自己是凯瑟琳·唐娜·瑞恩,要向我们基金会捐款——诸位可能有所不知,瑞恩女士以前就屡次向本基金会投以大额捐款,因此我记得她的声音。奇怪的是,经过查询,瑞恩女士已经去世了,她的最后一笔捐款来自她的遗嘱执行者亚当斯律师。”

    艾迪的故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屏住呼吸,安静地听着。

    “这个电话来自中国滨海市,瑞恩小姐声称自己没有去世,是医生误下了死亡证明,她目前在中国旅游。当时我信以为真,为她办理了捐款手续,但挂断电话后我却发现了若干疑点,经过一番不太复杂的调查,并且与亚当斯律师进行了沟通,我最后猜到了事情的真相——是张子安先生借瑞恩女士之名,向本基金会慷慨解囊。”

    “这样的捐款不止一次,本基金会上上下下的工作人员都深受感动,但是我们装作不知道。除了在基金会帮忙之外,我本人还有一份其他的正式工作,借着这次来中国参加工作会议的机会,我决定顺便来一趟滨海市,代表基金会的同事们,向张子安先生以及瑞恩女士,致以诚挚的敬意!”

    “以及……”

    说着,他变魔术般从身后拿出一束明黄色的雏菊,“请允许我把这束花献给瑞恩女士。”

    明黄色的雏菊远不如金色郁金香华贵鲜艳,但自有一番高雅而悠远绵长的气质,仿佛洗尽铅华之后的从容。

    张子安沉默片刻,抬手示意店内,“请进吧,凯茜就在里面。”

    不用任何人招呼,围观的人群自发地一分为二,让开一条通向店内的通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