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6章 生病
    ,精彩小说免费!

    解答了心中的疑问,艾迪向张子安提出告辞。他来中国是有工作的,不能在滨海市耽搁太久。

    “张先生,如果你将来造访旧金山,请务必来敝基金会一行——我的同事们都很想见到你,也很想知道你、凯茜和这些神奇小猫的故事。”他说道。

    张子安点头,“好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去。”

    他倒并不是随口敷衍——蓝色巅峰的蒂姆和劳伦夫妇也邀请他再访美国,因为他训练出的会跳舞的布偶猫极受欢迎,在当地奇货可居,价格被炒到了天上。尝到甜头的夫妇俩希望他能抽出时间来再去一趟洛杉矶。

    洛杉矶和旧金山相隔500多公里,在人人有车的美国并不算远,租车的话可以很方便地开过去。

    上次去洛杉矶时,天气较冷,只逛了逛好莱坞,如果再去的话,肯定要多玩玩。

    艾迪欣然说道:“好的,我们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随时欢迎你的到来。”

    张子安送他出门,这时才发现刚才的女记者和摄影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离开了。

    艾迪拦住一辆出租车,张子安帮他告诉司机去机场,然后目送出租车驶离。

    小雪一直用手机对准张子安,把女记者、艾迪和他的互动完整地带给了直播间的观众,胳膊举得都酸了。

    “哎呀!我把雪球给忘了!”她猛然想起雪球的毛刚剪了一半,依然可怜兮兮地趴在盆里等她继续剪。

    “对不起,雪球,都怪我不好!”她心疼地把它抱起来,上半身毛长,下半身毛秃的它简直不忍卒睹。

    直播间的观众们还在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

    “真没想到,抠比店长偶尔也有慷慨大方的时候……”

    “我不听!我不信!我不管!这不是我认识的抠比店长!”

    “出现了!否认三连!”

    “你们怎么傻fufu的?抠比店长每捐出一块钱,势必要从咱们身上坑走十块钱!”

    “真相了!害我白白感动了半天……”

    小雪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很感动,第一次知道张子安还有另外一面。如果不是怕她的雪球受欺负,她也很想买一只阿比西尼亚猫回去,就当是为癌症研究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因为她家有的亲戚就是死于癌症——到了那个地步,就不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再多钱也没用。

    她拿着小剪刀为雪球剪毛,经过练手之后,动作变得娴熟起来,胆子也更大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战战兢兢下剪子,剪出来的效果反而比之前要好。

    赵淇和诗诗分别选购了猫粮和狗粮,走到收银台结账。

    赵淇拉了拉张子安的衣服,趁其他顾客没注意,低声说道:“再给我算便宜点儿。”

    “为什么?这已经是成本价了。”张子安皱眉,同时把她的手拍掉。

    “你看,你人红是非多,以后说不定有需要我们帮忙的时候,诗诗她可是名牌大学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可以免费为你做法律咨询哦!”赵淇套近乎。

    诗诗蹲在地上,兴致勃勃地逗那条迷你贵宾犬玩,浑然不知道闺蜜已经把自己给卖了……

    “免了,好意心领。”张子安表示呵呵,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于是摆手拒绝道:“我信不过你们的水平,不想被你们坑进沟里,该多少钱就多少钱,一分不能少!”

    “喂!你可别后悔啊!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赵淇警告道,尽管她也知道没什么说服力。

    张子安表示别跟我来这套,你有钱买奢侈品箱包和衣服,动不动就跑到国外逛一圈,买个猫粮却这么磨磨叽叽,对得起你家兰兰么?

    他们两个正在扯皮,就见门口人影一晃,一位中年妇女左手拉着一个小女孩,右手拎着猫包走进来。

    张子安没有多加留意,以为是带着自家的猫来洗澡的,而赵淇由于角度正好对着门口,立刻认出了来人。

    “呀!文英姐,你怎么来了?”她惊讶地说道。

    张子安一听,也转头望过去。

    来的不是别人,而是以前从他店里买过一只暹罗猫的刘文英与她的女儿月月。

    刘文英也算是他最早的几位顾客之一,而且打过几次交道,他知道她是一位面慈心软的人,性格和善,很易于相处。

    赵淇暂时把手里的猫粮放在收银台旁边,等一会儿再结账,走到刘文英面前寒暄道:“文英姐,早知道你今天也过来,我就约你一起来了。”

    她和刘文英算是邻居,同住一个单元,又因为养猫而结识,彼此关系不错。有时候刘文英有急事要出门,不方便带着孩子,就暂时把月月寄放在她那里。赵淇也挺喜欢乖巧听话的月月,每次出国的时候都会带着一些小礼物回来送给这个可爱的小姑娘。

    刘文英养的是暹罗猫,性格活泼好动,有时候会牵着猫下楼遛弯,以前赵淇经常在楼下小区里遇到她,但最近一段时间好像她没怎么下楼遛猫。

    其实赵淇寒暄的话半真半假,相比于比她大十来岁的刘文英,她更喜欢跟闺蜜诗诗一起出门逛街,毕竟兴趣爱好相近,偶尔还会嘻嘻哈哈打闹在一起。

    但如果提前知道刘文英今天也要过来,赵淇肯定会邀请她一起来。

    刘文英勉强笑了笑,“其实我是想去北边那个宠物诊所的,路过这里时,看里面这么热闹,就顺便进来看看——张老板你忙你的去吧,不用招呼我,我马上就走。”

    “去宠物诊所?”赵淇闻言一怔,下意识地望向刘文英拎着的猫包,“怎么?毛毛生病了吗?”

    刘文英给她的暹罗起名叫“毛毛”,因为她女儿月月以前总是口齿不清地喊“猫猫”。

    然而,可能是角度不对,或者是因为毛毛蜷缩在猫包的最里面,赵淇看不清猫包里的情况。

    刘文英为难地点点头,“好像是生病了,但不知道是什么病……”

    月月听到了,突然呜呜地抹着眼泪哭起来,“我要毛毛!毛毛你别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