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7章 疯狂
    ,精彩小说免费!

    月月的声音很尖,哭起来又很让人心疼,选购宠物和宠物用品的顾客们听到了,都不由地向这边看过来。

    刘文英大窘,一边向顾客们陪着笑脸道歉,一边弯腰哄月月。

    “月月别哭了,毛毛不会死的,咱们一会儿就去宠物诊所,请医生把毛毛治好,好不好?”

    赵淇递给纸巾,刘文英感激地接过来,给月月擦眼泪。

    大家一开始还以为是小病,但听月月哭得这么伤心,难道她的暹罗猫得了什么重病?

    刘文英给月月擦干眼泪,看看周围没有垃圾桶,就把湿掉的纸巾装进兜里,拉了拉月月说道:“月月,咱们走吧,去给毛毛看病。跟叔叔阿姨们再见。”

    月月的眼眶依然是红红的,她扬起小手摇了摇,小声说道:“叔叔阿姨再见。”

    “小朋友再见。”

    “月月再见。”

    不管认识不认识的,大家都友善地对她挥挥手。

    “张店长,你这里今天这么热闹,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啊。”刘文英向张子安道别,拉起月月想走。

    这时,有位刚进来不久的顾客好心提醒道:“这位大姐,我看你还是等会再去吧,我刚从诊所那边过来,那边好几个人带着宠物候诊,你现在过去也是排队,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刘文英发愁地叹了口气,“就算这样,那也只能排队啊,我最近忙,就周末有时间来猫来看病。”

    谁都知道,宠物诊所和医院都是周末忙,因为年轻人平时白天要上班,晚上下班了诊所也关门了,只要不是特别急的急病,像普通的小病和小手术,比如常规体检或者绝育手术,一般都会趁周末来就诊,排队的人多也是正常的。

    赵淇跟月月的关系很好,见她伤心不能坐视不理,于是悄悄戳了一下张子安,“喂,你不是认识开诊所的那位兽医么?去跟她说一声,先给文英姐的猫看看。”

    张子安摇头,“谁家的宠物不是当宝贝养着?谁的时间不宝贵啊?候诊就要按顺序排队,你去医院看病的时候被加塞儿难道会高兴?”

    “死心眼。”赵淇不屑翻了个白眼,“没关系我无话可说,有关系谁不用啊?”

    刘文英赶紧打圆场,“淇淇,别难为张店长了,张店长说的对,肯去诊所花钱花时间给宠物看病的人,都是把宠物当宝贝养的,谁也不比别人高一等……谁让我平时没时间呢,按顺序排队就是了。”

    她愿意等,但赵淇的暴脾气可不愿意傻等,她看到诗诗正在逗迷你贵宾犬玩,拉住诗诗的胳膊强行把她拽起来。

    “干嘛?”诗诗很懵,“要走了吗?”

    赵淇又抱起迷你贵宾犬,塞进她的怀里,“反正你也没事干,抱着这条狗去北边那个宠物诊所挂个门诊,然后在那等着。”

    诗诗没注意刚才的对话,愣了一下问道:“这条狗狗生病了?”

    “没生病,就是让你去排个队——别问那么多了,快去,晚上我请你吃大餐!”赵淇连哄带骗地说道。

    “真的?”诗诗眼前一亮,“淇淇你不许骗人!”

    “不骗你,快去吧,一会儿有人过去接替你。”赵淇说道,又转头对张子安说道:“暂时借用一下这条狗总可以吧?又不是不还给你。”

    张子安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心说赵淇专坑闺蜜啊……

    “你快排到的时候,发个信息过来告诉我。”赵淇又叮嘱道。

    “嗯!”

    诗诗抱着迷你贵宾犬,兴高采烈地离开宠物店,去宠物诊所挂号排队。

    赵淇把诗诗打发走,对刘文英说道:“文英姐你带着月月先在这里玩一会儿吧,省得去那边干等着。”

    “这怎么好意思……”刘文英很感激,不知说什么是好。

    像其他小孩子一样,月月很讨厌去医院,很讨厌打针吃药,甚至一见到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就胆怯,一闻到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就想哭。

    宠物诊所虽然不是医院,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以及消毒水的味道是相同的,能尽量减少在诊所候诊的时间,刘文英当然是求之不得。况且,这里有许多猫猫狗狗,月月在这里也会玩得很开心。

    刘文英甚至考虑,要不一会儿就暂时把月月寄放在这里,她自己带着毛毛去看病?转念一想不太好,还是算了,一是太麻烦张子安他们了,二是她也不太放心。

    雪球的毛还没剪完,被小雪抱着一起来到门口看热闹。它的体重较沉,小雪抱了一会儿,胳膊都酸了,手上的力道稍微松了些,它从小雪的胳膊间滑了下去。

    “店长,请过来一下,这只布偶猫的价格还能商量一下么?我真的很喜欢,诚心想买!”一位年轻妹子被一只布偶猫迷住了,但价格又有些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便试图跟张子安砍价。

    来自蓝色巅峰的布偶猫品相优异,极受顾客欢迎,但高昂的价格阻挡了大部分人的脚步,滨海市毕竟不是北上广深那样的超一线城市,愿意花三万块钱买一只猫的人并不多,还是要多掂量一下钱包。

    张子安走过去,表示今天已经是优惠价格了,不能再便宜了,不过可以附送一些宠物用品和猫粮——这也是实体手机店常用的手段,买手机送一堆小礼物,看上去像是赚到了。

    妹子真心很喜欢这只布偶幼猫,湛蓝色的眼睛、对称的面具还有脸颊边微微翘起的毛发令它看上去像个公主,而且又特别乖巧温柔,她既心疼钱包,又舍不得它被其他人买走,一时左右为难。

    撸猫的话,是猫就可以撸,无所谓品种和外形,美丽的毛发也不过是一层皮囊,就看你愿不愿意为这层好看的皮囊多掏钱了。其实人也是这样,漂亮和帅气就是更受欢迎,虽然看穿了只不过是一层皮囊,但就是有人愿意为这层好看的皮囊而消费,而且人数还不少。

    现在的情况是,想买猫的妹子跟张子安砍价,王乾忙着应付其他客人,鲁怡云收银更是忙得不可开交,而赵淇和刘文英在拉扯家长里短,其他顾客也都在忙着选购商品或者宠物。

    刘文英拎来的猫包放在收银台下方,距她脚边不远。

    月月被怪模怪样的雪球吸引,咧开嘴向它蹒跚地追过去。

    刘文英隔一会儿就会看一眼月月,并不是怕她走丢,而是怕她被来来往往的顾客碰倒。

    雪球从小雪的怀间滑落,跑到刘文英的猫包旁边,围着猫包转了几圈,不时探出爪子拍拍猫包。

    “白猫猫……”月月口齿不清地嘿嘿一笑,想去跟雪球玩。

    小雪没有急着去追雪球,而是对着手机与直播间里的观众互动。

    老茶在看电视。

    飞玛斯在躺椅边打盹。

    菲娜被熙熙攘攘的顾客烦得不行,侧着头用前爪掩住耳朵。

    雪狮子色迷迷地打量着来来往往的女顾客。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到处飞,致力于寻找男顾客之间的基情。

    π在二楼起居室专注地打字。

    世华在浴室里开着直播呼呼大睡,她直播间里的观众却有增无减。

    宠物店里平静如常。

    雪球听到月月的脚步声,侧头向她望了一眼,判断她没什么威胁,因此没有跑掉,继续用爪子拨拉着猫包。

    猫包里隐约传出奇怪的声音,呼噜呼噜的,像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

    雪球从没听到过这种声音。

    店里人声鼎沸,只有离猫包最近的它才听到了这个声音。

    月月走到雪球旁边,蹲下来用小手搔搔它后颈的长毛,又戳戳它被剪掉毛的后背。

    “白猫猫,里面是毛毛。”她喃喃说道,并且轻轻拍了拍猫包。

    雪球不懂她在说什么,只是对猫包里传出的声音很好奇。

    “白猫猫,和毛毛一起玩游戏?”月月以为雪球是想跟毛毛玩,开心地笑了。

    她的小手伸向猫包,捏住拉链,哗地拉开了。

    猫包里有些暗,以人的视力看不清楚,雪球的瞳孔略微放大以适应光线,望向里面的声源。

    那是一只暹罗,缩在猫包的最深处。

    活泼好动的暹罗本来就不太容易长胖,但以成年猫而言,这只暹罗似乎有些过于瘦弱,体型看起来甚至不如剪掉毛的雪球。

    除了过于瘦弱以外,这只暹罗也很没精神,有气无力地趴卧着。在猫包盖子被月月打开的刹那,外面的光线射进来,而它像是很讨厌光线一样扭过头。

    在它扭头的刹那,雪球注意到它的眼睛并不像店里其他暹罗一样是澄澈的蓝色,反倒是灰蒙蒙的,如同蒙上了一层纱。

    “毛毛,出来,和白猫猫玩。”月月对着猫包呼唤道。

    暹罗的耳朵动了一下,像是听到了主人的声音,但是身体却没有动。

    “毛毛。”月月又呼唤道。

    暹罗依然没有动。

    月月等得不耐烦,将小手探进猫包里,想把暹罗抱出来。

    雪球突然瞪圆了眼睛,因为它看到暹罗的身体剧烈地痉挛起来,张嘴亮出了尖尖的犬牙。

    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雪球喵地叫了一声,回头望向小雪,但小雪正对着手机讲话,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

    紧接着,原来蔫蔫的暹罗瞬间动了起来,向着月月的小手一口咬下!

    血,于白嫩的手掌间分外醒目。

    “哇!”

    月月撕心裂肺地哭嚎。

    “妈妈!妈妈!”

    她想把手抽出来,但暹罗死死地咬住,瞳孔里一片死灰,充满了疯狂与暴虐。

    在场的所有人闻声全都望过来,就连打盹的飞玛斯和菲娜也全都惊醒了。

    “月月!月月!你怎么了?”刘文英的脸瞬间失去了血色,猛地扑过来,一把抱住月月。

    “妈妈!疼……”月月边哭边喊。

    刘文英拉住月月的胳膊,将她的小手从猫包里拽出来。

    暹罗终于离开猫包,暴露于众人的视线下。它不适应强烈的光线,牙齿上的力道稍微松了一下,月月的手这才从它嘴里抽出来。

    暗红色的血液从深深的四道血孔里涌出。

    众人全都看傻了,几乎没有一个人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情况。

    暹罗的口角滴着粘稠的涎水,变得狂躁无比,舍弃了月月,瞪圆死灰般的瞳孔向离得最近的雪球扑过去。

    雪球猝不及防,被它扑倒在地,两只猫滚成一团。

    暹罗状若疯虎,又抓又咬,短短几秒内就把失去长毛保护的雪球咬得遍体鳞伤。

    咚!

    咚咚!

    咚咚咚!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切都变成了慢动作,连人们的心跳都清晰可闻。

    小雪的手机从指间滑落,翻滚着坠向地面,前置摄像头忠实地将她愕然的脸庞记录下来。

    “快——叫——救——护——车——”刘文英神色惊恐至极,将月月紧紧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嘴巴一张一合,吐出的每个字都仿佛了间隔了很久。

    张子安的身体爆发出全部力量,每一根肌肉都绷紧,以老茶的拳术课程上锻炼出的最高速度向那只暹罗冲过去。他以左脚为支点,将力量集中在右脚上,像是踢足球的大力抽射一样踢向疯狂的暹罗猫。

    但是,他不是最快的,远远不是!

    一道金色的流光宛如从天而降!

    暴怒的菲娜毫无保留地展现出它无可比拟的速度,它无法容忍猫族在它面前肆意伤人,特别是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小姑娘。

    离现场最远的老茶鞭长莫及,只得摘下斗笠掷出。

    斗笠高速旋转,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绕过菲娜的身体,击向那只暹罗。

    若是平时,暹罗躲不开这其中任何一击,特别是它在雪球的反击中身体也受了伤。

    然而,它此时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反应速度,于电光石火之间闪过了斗笠,被菲娜扑中后竟然不知道害怕,反而彪悍地与菲娜撕打在一起。

    张子安不得不收住脚步,因为这一脚踢出去,恐怕会连菲娜一起踢飞……

    宠物店里乱成一团。

    ……

    “白猫猫……”月月口齿不清地嘿嘿一笑,想去跟雪球玩。

    星海蹲坐在楼梯口,眨着银灰色的眼眸看着这些尚未发生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