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异常
    雪球从小雪的怀间滑落,好奇向猫包走过去,因为它隐约听到猫包里传来很细微的呼噜呼噜声,尽管猫包里有猫的气味,但这声音跟寻常的猫叫并不相同,天性的好奇令它想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

    “喵呜~”

    可是,一只黑白小猫拦在了路上,令它不得不停下,警惕地审视这只黑白小猫是否有敌意。

    它没有看到黑白小猫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似乎在它稍微一晃神的工夫就出现在那里。

    雪球不怂,即使面对体型比它大得多的饭桶也会勇敢地出击,只是这里有菲娜坐镇,它不敢肆意妄为。

    对面的黑白小猫似乎没有攻击的意图,反而像人类的一样抬起一只前爪向它招手,像是在示意自己跟着它过去。

    雪球看了看猫包,又看了看黑白小猫,心里盘算着哪个更有意思。

    “白猫猫,黑白猫猫……”

    月月蹒跚着走过来,口吃不清地咧嘴笑道。

    雪球回头看了月月一眼,就是这么一眼,令它失去了先机。

    它的脑袋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轻轻拍了一下,它猛然回头,发现那只黑白小猫已经像一缕轻烟般蹿向货架。

    吃了暗亏的雪球出离愤怒,它顾不上猫包,拔腿向黑白小猫追过去,但是黑白小猫又快又灵活,而且还特别熟悉地形,围着几个货架绕“8”字,偶尔还从货架下面钻过去,令雪球疲于奔命。

    月月转了弯,也跟着雪球向货架走过去。

    刘文英扫了一眼,扬声说道:“月月,小心别磕到。”

    月月回头眉开眼笑地说道:“白猫猫,黑白猫猫……”

    沉迷布偶猫不可自拔的妹子终于下定了今后半年吃土的决心,从花呗借呗撸呗和信用卡里周转了足够的钱,一狠心把布偶幼猫买下,要求张子安再多送些宠物用品,然后悲壮地去收银台付款,这是她这辈子花的最大一笔钱。

    做成生意的张子安心情愉快,让她去货架上挑选自己喜欢的食盆水盆之类的小物件。

    星海见有人向货架走来,身形一转,向二楼的楼梯跑过去。

    雪球已经追累了,甚至忘了自己一开始为什么要追,喘着气停下来,回头找到小雪,去向主人求安慰。

    张子安的余光捕捉到星海的动向,不禁一愣,因为星海在楼下人多的时候几乎都会躲到二楼去,为什么今天却在一楼玩起来?

    “嗷~”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叫声划破了宠物店的平静。

    在场的人全都一惊,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左顾右盼,心说这是哪只猫在嚎叫?

    店里的猫有的活泼,有的高冷,但无一例外都很安静,即使叫也只是小声地喵喵叫,难道有外面的野猫混进来了?

    打盹的菲娜和飞玛斯都被这声嚎叫惊醒了,尤其是菲娜很不开心,竟然有猫在它眼皮底下肆意妄为?

    由于店里的猫实在是多,起初大家不知道声音的来源是哪里,只有月月蹒跚地向猫包走过去。

    片刻之后,又是一声凄厉的嚎叫从猫包里传出,听着很渗人。

    “哟,文英姐,你这猫……病得好像挺厉害啊?”赵淇听这叫声一激灵,一股寒意涌上后背。

    刘文英也是很纳闷,“确实病得不轻,但以前也没这么个叫法啊……”

    张子安也来到猫包旁边,透着透气的纱网窗口往里面看了看,但是猫包里太暗,什么也看不清。

    刘文英抱歉地向周围顾客点头致歉:“对不起,对不起,吓着大家了吧?我这猫以前不这么叫啊,谁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看我还是走吧,去诊所那边等着。”

    赵淇见她怕打扰其他顾客,也就不再劝了。

    张子安蹲在猫包前,启动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一束明亮的锥形光线照亮了猫包内部。

    看清这只暹罗的模样,他心里顿时一咯噔,掌心里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它的样子非常邋遢,猫毛都打了绺儿,紧贴在身上,散发着呕吐物的臭味。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它那双眼睛,呈现毫无生气的蓝灰色,角膜边缘红肿。

    它半张着嘴,黏稠的涎水从尖尖的犬牙上滴落。

    被光线照到的刹那,它的反应非常大,剧烈扭动身体,像是不想被光照到一样,其中一只前爪抽搐般颤抖。

    由于张子安在用手机往猫包里面照,刘文英没好意思立刻拎起猫包走人。

    张子安关上手电功能,默默想了一下,问道:“这猫病了几天了?”

    “几天啊……我也说不太清楚,大概也就是几天吧。”刘文英答道:“最近我事情太多,没怎么顾得上它,前几天就感觉它不怎么吃东西,也不怎么喝水,每天我回到家后,看见走之前给它盛在食盆里的猫粮和水都几乎没动。”

    “有没有呕吐现象?”张子安又问。

    “有!”刘文英马上点头,“吐出来的东西里混着猫毛,我听说春天换毛时经常发生这种情况,以为是它胃里堵着猫毛,所以食欲不振,就买了些化毛膏给它吃……但吃了两天之后没有效果,它还是吐,还是不吃东西,眼瞅着就瘦下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猫呢。”

    小雪本来想继续给雪球剪毛,一听刘文英的叙述,马上就联想起雪球今天早上也吐了,呕吐物里也混着猫毛,便抱着雪球专心地听着。

    刘文英顿了一下,又说道:

    “你看它这身上脏的,不仅吐,有时候吐完之后,自己把自己绊倒了,摔在自己的呕吐物里,身上沾的都是脏东西。我看它实在太脏,就说给它洗洗澡,但一把它抱进浴室里,它就跟疯了似的乱抓乱挠……你看我这胳膊,都是它挠的,还好前几天刚给它剪过指甲,不然我可就惨喽——以前它洗澡挺费劲,但不至于这样啊。”

    说着,她挽起袖子。

    赵淇惊讶地捂住嘴巴,因为刘文英的小臂上横一道竖一道都是红印,只是没有破皮见血。

    张子安双眉紧锁,出神地盯着她胳膊上的伤痕,半响之后又看了月月一眼,只见这个小姑娘又追着雪球跑到小雪身边。

    “月月没被抓伤吗?”他问道。

    刘文英把袖子放下来,笑道:“没有。猫身上太脏,又不让洗澡,小孩子抵抗力弱,我这几天就没让月月跟它玩。这不是周末了,我打算带着它去宠物诊所看看是得了什么病,该打针就打针,该输液就输液,治好以后就没事了——它以前从不挠人,现在肯定是因为生病难受,我不怪它。治好以后,我再带它来你这里洗个澡,听说你这里新弄来什么自动洗狗机,我准备试试,发到朋友圈让我的老姐妹们看看,哈哈!”

    她跟张子安打过好几次交道,知道他的性格,本来是想开个玩笑,但张子安却没有一点儿笑意,神情异常严肃,她干笑了几声也就停下来。

    “怎么了,情况很不妙吗?你能看出是得了什么病?难道是……治不好的病?”赵淇也没有笑,紧张地向张子安问道。

    刘文英捏紧了拳头,“不会吧?我摸着它体温好像比平时高,是不是感冒发烧了?”

    张子安深吸一口气,“话说在前头,我不是执业兽医,所以我的判断不一定准,您姑且当个参考。”

    刘文英点头,“张店长你太谦虚了,上次我看你一摸,就能摸出那条狗是吃撑了,还告诉我们用最后一根肋骨的位置来判断狗是不是吃饱了,我跟我那些养狗的姐妹们一说,她们全都听得一愣一愣的。”

    “那我直说了,您这只猫,可能治不好了。”张子安坦言道。

    “啥?”刘文英心里顿时五味杂陈。

    她最先心疼的是买猫花的钱,要是真治不好,钱就打了水漂;其次,若是毛毛治不好,没办法向月月解释,月月肯定会哭很久;最后,她多少有侥幸心理,觉得张子安的判断未必是准确的,毕竟他不是专业兽医。

    张子安紧接着又说:“但是,现在猫的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您自己!您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最近的医院或者防疫站,给自己注射狂犬疫苗,把其他的事全推到一边!另外,您确定月月没有被抓伤或者咬伤么?”

    收银台旁边有几位顾客正在排队结账,包括鲁怡云和小雪在内,全都听到了张子安与刘文英的对话,转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宠物店!

    刘文英的脑子嗡了一声,就像是被重锤击中,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赵淇正站在她的旁边,赶紧扶住了她,“文英姐!”

    直播间的观众们本来因为月月的可爱而纷纷表示要跟刘文英结儿女亲家,闻言顿时炸了锅。

    “狂犬病?鶸店长,这玩笑开不得啊!”

    “不会吧?猫也能传染狂犬病?”

    “岳母大人,别愣着了,赶紧去医院啊!哎呀,真是急死小婿我了!”

    “卧槽!真是丧心病狂啊——我是说刚才发弹幕那位!”

    小雪的呼吸为之一滞,下意识地低头望向怀里的雪球,它的眼神依然澄澈透明。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