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狂犬病
    狂犬病,以%以上的致死率令人谈虎色变,但人们的潜意识中又觉得这种可怕的传染病离自己很远,自家的宠物是不可能得这种病的。

    而事实上,据不精确统计,全世界每年至少有数万人死于狂犬病,一旦发病,几乎必死无疑。

    在一片喧哗声中,赵淇连声问道:“狂犬病?你确定吗?”

    张子安摇头,“我不确定,但从这只猫的症状上看,至少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是狂犬病。”

    此言一出,离猫包近的顾客全都不由自由地后退几步,尽量远离,仿佛那猫包里装着一颗定时炸弹。

    “文英姐,你先冷静一下,别慌,慌是没用的——您的胳膊没被抓破皮,感染狂犬病的机率并不大,但疫苗还是必须要打的。”张子安缓缓说道,“我问几个问题,您好好想想。”

    刘文英深吸几口气,脸色血色全无,僵硬地点点头。

    “首先,你确定月月没被抓伤或者咬伤么?还有你老公呢?”张子安又问了一遍,因为刘文英听到“狂犬病”这三个字之后,明显已经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跟丢了魂一样,什么都没听进去。

    刘文英机械地望向月月,努力地思考与回忆,好几秒之后才困难地回答:“没,没有,我昨天晚上才给她洗的澡,如果她身上有伤,我肯定能看到。我老公平时不逗猫,也不接触猫一会儿我打电话问问他。”

    “那就好。”张子安也松了口气,“第二个问题,你的猫最近被其他猫或者狗抓伤或者咬伤没有?”

    刘文英养的是暹罗,暹罗号称“猫中之狗”,她也经常像遛狗一样牵着它去楼下玩。

    小区里有不少户人家养猫养狗,以前业主们遛狗从来不牵绳,后来发生了几起狗吓到人或者伤人事件后,小区物业三令五申遛狗必须牵绳,渐渐的几乎没有人不牵绳遛狗了。

    但是猫的话,带猫来楼下玩的人比较少,牵绳遛猫的基本上只有刘文英一家,经常被小区其他业主打趣。

    “没有吧”刘文英迟疑地说道,紧接着脸色一变,“啊!前些日子是我老公牵着毛毛下楼玩来着,回来之后它的毛被抓乱了,身上有一道伤口,我老公说不知道哪跑来一只浑身脏兮兮的流浪猫,突然蹿过来跟毛毛互相抓了两下,但是马上就被我老公给吓唬跑了因为没怎么流血,我也就没在意。”

    张子安暗暗皱眉,又是流浪猫啊

    “看来就这个原因了,那只流浪猫可能是狂犬病毒的携带者,它将病毒传染给了你的猫。”他推测道。

    刘文英的腿直打颤,抓住最后一线希望问道:“猫,也会传染狂犬病?不都是由狗传染的吗?”

    “都会传染的,理论上只要是温血动物都可能携带狂犬病毒。狗咬了人,必须要打疫苗,大家都有这样的常识。据说,由猫传染的狂犬病只占狂犬病感染总数的3%,正是因为案例稀少,所以往往被人忽略。尽管机率极小,但危险始终是存在的。”张子安解释道。

    正在挑选宠物或者带着选中的宠物结账的顾客们闻言,人人自危,甚至连养宠物的念头都被动摇了。

    张子安赶紧补充道:“但是,出身清白且一直养在家里的猫,是不可能感染和传播狂犬病的,被这样的猫抓伤或者咬伤都没关系,这点大家可以放心。需要提起注意的,是跟外面的猫狗发生过肢体接触的猫,或者从家里溜出去又带着伤回来的猫,被这样的猫抓伤或者咬伤,保险起见还是注射疫苗为好,千万不要因小失大。”

    大家听了,总算把心放回肚子里。

    绝大部分人都是把猫养在深闺,除了被主人带去诊所看病体检或者绝育之外,终其一生可能都不会离开家门,没有感染狂犬病的可能。

    养狗其实并不容易被自己的狗咬伤,但是养猫哪个养猫的没被抓过咬过?要是每次被咬被抓都要去注射疫苗,那真的没法养了。

    刘文英的脑袋里隐隐作痛,身上一会儿像是被火烤,一会儿又像是掉进冰窟窿里,一个劲儿地反胃。

    她刚才还好好的,一听说自己可能感染了狂犬病,出于心理作用,立刻心慌意乱,感觉全身都不舒服,甚至怀疑自己发病了,很快就要死了

    关键是,她被抓伤已经是两天前的事了,现去注射疫苗,还来得及吗?

    相比于自己的安危,其实她怕的是自己死了,月月怎么办?难道这么小就失去了妈妈?老公会不会给月月找个狠心的后妈?

    她思维极其混乱,六神无主。

    张子安向赵淇使了个眼色,“你现在没事吧?去陪着文英姐注射一下疫苗。”..

    “好好!”赵淇也很慌乱,她刚才一瞬间想到自家的兰兰,还好兰兰从不出门。

    “王乾,去叫辆出租车,到最近的卫生防疫站。”张子安又招呼道。

    王乾飞快地跑出门拦出租车去了。

    赵淇和另外的热心顾客架起腿脚酥软无力的刘文英往外走,连月月一起坐进出租车。

    “张店长,这猫怎么办?总不能一直放在这儿吧?”有顾客指着猫包问道。

    大家对猫包畏之如虎,谁都不敢靠近,生怕那只病猫从里面跳出来伤人,尽管明知不太可能,但大家不想以身犯险。

    “想办法把那只猫弄死,然后连包一起扔了得了!别把它拿出来,万一伤人怎么办?”有人建议道,“反正那只猫也是必死无疑。”

    大家纷纷点头赞同。

    “不行,没那么简单。”张子安否定这个提议,“感染狂犬病的动物,不能这样随便处理。”

    他弯腰拎起猫包,对鲁怡云和王乾说道:“我出去一下,去北边的宠物诊所,很快就回来,你们先照应着店里。”

    二人提心吊胆地点头,“师尊,您小心些”

    “等下!本宫也去!”

    菲娜从猫爬架上一跃而下,跟在张子安后面离开宠物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