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0章 夜行
    真是超级繁忙的一天!

    一直到夜里八点多,仍然不停有顾客走进宠物店和水族馆的门,当然其中部分是冲着飞玛斯来的吃瓜群众,但只要吃瓜群众里有一个人被宠物吸引而掏钱,就是赚到了。

    张子安两个店里来回奔波,深感分身乏术,好在两个店离得近,若是远一些,腿都要累瘸了。

    差不多到了夜里九点,张子安不得不挂出打烊的牌子,将来晚的顾客委婉地劝回去,让他们明天再来,并且承诺明天依然按今天的优惠价格算。

    几个人以各种姿势坐在宠物店里,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地吃迟到的晚餐,三个一群的是张子安他们,两个一伙的是蒋飞飞和鲁怡云。

    为了庆功,张子安还额外点了烧烤和冰镇啤酒,声明今天啤酒和烧烤管饱。

    烧烤的佐料放得很足,热腾腾又辣乎乎,吃上满满一大口,再将仰头喝下一杯凉凉的啤酒,别提多舒服了。

    天气渐渐暖和,对于年轻小伙子来说,喝冰啤酒也不会闹肚子。张子安在德国的时候,看到德国人在数九寒天都照样喝冰啤酒。

    蒋飞飞稍微能喝一点酒,鲁怡云一口都不敢喝,但是很喜欢吃烧烤。王乾和李坤更是像饿死鬼一样拼命往肚子里填,很快脸庞微红,开始各种吹牛。

    两个女孩子则是在讨论今天各自店里遇到的趣事,蒋飞飞听到有只得了狂犬病的猫差点闹出大乱子,不禁

    “师尊,我们给您斟一杯!”

    李坤见只有自己和王乾在一杯接一杯地灌啤酒,张子安却一口没喝,这不像话啊,赶紧举起啤酒瓶要给张子安满上。

    “不用了,我晚上还有事,你们喝吧,我喝饮料就行。”张子安以掌盖住杯口,拒绝道。

    李坤举着酒瓶愣住了,“都这么晚了,您还有什么事啊?”

    “要要不要我们师兄弟为您效劳?”王乾大着舌头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我要开车出去——刚才有渔民通知我,说有他们出海捞上来几条挺罕见的鱼,特意给我留着呢,问我有没有兴趣。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过去看看吧,省得被别人买走了。”张子安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顺便把悄悄溜过来想偷吃的雪狮子驱赶到一边去。

    由于之前已经做过铺垫,无论王乾李坤还是两个妹子都信以为真,真以为海边有渔民在等着他。

    酒足饭饱之后,几人[民]把残羹冷炙收拾了,又休息一会儿,起身告辞。

    王乾、李坤和蒋飞飞目前都住在滨海大学宿舍,可以结伴而行,他们先把鲁怡云送回家,再一起回学校。

    等他们走了,正常情况下应该把卷帘门拉下来关店休息。

    “知道本宫最羡慕人类什么?”菲娜打个了呵欠说道,“最羡慕你们吃饭时能加那么多佐料。”

    菲娜它们吃的烤肉都基本没放佐料,顶多额外加一些香叶之类的东西,刚才看张子安他们吃得满嘴流油,不禁垂涎欲滴。其他猫也就是流流口水罢了,只有雪狮子付诸行动想偷吃。

    “其实吃多了佐料不好,就算对人类也一样,白菜豆腐保平安。”张子安说道,“我们明知高油高盐不利于健康,但就是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呵呵,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偶尔放纵一下也无妨,倒是子安你说稍后要出行,不知何故?”老茶笑道。

    张子安一直向精灵们,特别是老茶和飞玛斯,部分隐瞒了流浪猫的状况,因为正是它们释放了爱萌宠里的猫狗,才导致滨海市流浪猫数量激增。当然它们是出于好意,那些猫狗在爱萌宠养殖基地里吃不饱睡不暖,还被随意注射药物,它们的行动令大部分猫狗得到了拯救,找到温暖的新家,即使有少部分猫狗沦为流浪动物,也不能因此而苛责它们,毕竟谁也无法料到这样的后果。

    如果行侠仗义反而受到谴责,那谁还会行侠仗义?

    因此,张子安只是说道:“我打算按照小雪提供的线索,去找找猫神雕像。”

    “这么晚去?为何不等白天再去。”老茶并不怎么赞同,夜晚相对于白天,存在着诸多不安全的因素。

    “白天还有其他事。”张子安说道。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认为虐猫者很可能是在夜晚实行虐猫行动,白天太容易被其他人目击。

    他想尽量劝阻虐猫者,不要继续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如果想到发泄压抑在心底的情绪,可以另找其他方式,比如玩fps游戏,或者学习拳击、跆拳道等搏击类运动,偷偷摸摸虐猫有什么意思?

    更何况,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流浪猫如果被逼得走投无路,说不定就会反击,被挠一下被咬一口都很疼。

    虽然机率很少,但万一虐猫者因此而感染了狂犬病而不自知

    他知道这样的劝阻很可能无效,心理医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但有没有效是一回事,去不去做是另一回事。

    听说虐猫事件之后,他查询过相关资料,根据资料显示,虐待动物一般有两种原因,一是平时承受压力过大,无意间发现虐待动物可以缓解自己的压力,偶然的行为成为一种习惯;另外一种就是个人承受了暴力或者冷暴力,却因为能力所限,不能够对施暴人进行反击,所以选择对弱于自己的生命下手,来发泄情绪,猫狗这样的小动物就是绝佳的对象。

    最麻烦的是,这样的行为很可能会在心理上成瘾,像吃了迈炫一样停不下来。

    外界的指责并不会激发他们的内疚,反而是获得一种异样的兴奋,指责声越大,他们越兴奋。借助这样一种方式来疏解自己的心结,并不会起到真正的作用,在兴奋之后是更深的失落和痛苦,于是便想出更残忍的方式来虐待动物。

    不仅是普通人,连身为一国之君执掌他人生死的大人物也会因为压力而虐猫。

    从104年开始,沙皇全家就躲在圣彼得堡郊区的皇村,不但不见大臣们,连亲戚当中很多大公爵也不见。尼古拉二世经常忍受不了大臣们吵架后,就躲起来去拿猎枪打猫。

    根据宫廷记载,他打死了几千只猫,估计他的哥萨克骑兵禁卫军除了负责安保之外,还要替他去抓猫来放进庄园。日俄海战波罗的海海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来,尼古拉二世听到了以后面无表情的就拿起猎枪去打猫了,这事一直被视为他没心没肺的体现,但是实际上这是他焦虑到极点之后缓解心情的办法。

    连这样的大人物都如此,越来越多社会底层的普通人,在压力急剧增大的现代社会选择虐猫来发泄情绪。

    偏偏最近发生的虐猫事件又赶上猫神雕像复苏,或者说可能正是虐猫事件而导致了猫神雕像复苏。

    如果放任自流,猫神雕像汲取太多信仰之力,成为精灵后可能引起很大的麻烦。

    当务之急,首先要找到猫神雕像,其次要想办法劝阻虐猫者,最后要用稳妥的办法封印或者毁掉猫神雕像。

    找到猫神雕像的难度已经很大了,后面两个更是根本毫无头绪——社会谴责不管用,又没办法动用法律武器,想想都头疼。

    老茶略一沉吟,“既然如此,老朽便陪你一行如何?最近老朽一直没出门,正好借此机会活动活动筋骨。”

    “当然可以,茶老爷子您愿意去,我求之不得。”张子安点头。

    凭他一个人确实有些人单势孤,若有老茶相助,一旦遇到虐猫者,即使不能说服他们,也能打服他们

    “那我也去吧。”飞玛斯站起来,抖了抖毛,“店里全是脂粉的味道,我鼻子都快炸了,想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它整天被好奇的影迷们簇拥合影,毛发上沾满了各种粉底和防晒霜,以及高中低档的香水味道。

    有飞玛斯帮忙当然好,追踪起来会很方便。

    “飞玛斯,你还记得猫神雕像的味道吗?”张子安问道。

    飞玛斯走到店门口,在地板上那个浅浅的白印附近闻了闻,又努力思索一会儿,“差不多,虽然时间隔得有些久,但这个现代城市里的青铜制品应该不多吧?”

    “何止不多,非常稀少。”张子安笑道,“现代社会几乎没有大量使用青铜的地方,青铜最集中的位置应该是博物馆或者工艺品商店。”

    “那就好。”飞玛斯点头。

    菲娜跳下猫爬架,“本宫也去。”

    它与猫神雕像所代表的邪神自古以来便势不两立,当然不会坐视不理。

    “喵喵喵!陛下!**苦短,趁他们出门,咱们可以互相舔毛”雪狮子急忙劝阻。

    “你还是留在店里吧。”张子安却拒绝了。

    “为何?”菲娜板起脸,眼角堆叠寒霜,“难道你看不起本宫?”

    “不是,我们都出去了,谁来坐镇店里?万一你的神宫又出了事,岂不是有损你大猫神国的颜面?”张子安说道。

    菲娜却信以为真,“听起来有些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