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坠落
    烂尾楼并不仅是一栋楼,还有配套的底商,当时的开发商打算兴建一个小区,烂尾楼只是其中第一座楼,显然是野心超过实力的典范。这些底商也只是搭建了个雏形就停工了,却形成了天然的障碍物,令视野受到限制,不能及远。

    光线惨淡的路灯照明范围有限,对观察没什么帮助。

    车道上不时快速驶过汽车,其中还有不少长途载重卡车在连夜赶路,红色的尾灯拉出长长的残影,隆隆压过地面,带给人一丝安全感。

    正如飞玛斯所言,人畜排泄物的味道到处都是,即使张子安没有狗鼻子也能闻得见,路过的人们内急找不到厕所,就随便找个有墙壁没房顶的空屋子解决问题,再加上随处大小便的猫、狗以及其他动物,味道更是难闻。

    “星海,注意脚下,小心别踩到屎。”张子安侧头提醒道。

    “喵呜”星海灵活地绕开地上的垃圾,扭头四下窥视这个新奇的所在。

    “子安,你确定那猫神雕像曾于此地出现?”老茶的眼眸亮如铜灯,于黑暗中洞视,看到遍地屎尿,心中不喜。

    “听说是。”张子安的语气也不敢确定。他转动手电照亮前方的地面,同时注意不直射老茶的眼睛。

    “像那猫神雕像好歹也是供人祭祀的邪物,怎会与屎尿为伍?”老茶摇头,觉得可信度不大。

    “据说猫神雕像是在楼里出现的,不是在外面,可能进了楼之后就没有这么多屎尿了。”张子安以手掩鼻,好在夜风持续吹拂而且此时温度不高,若是闷热的夏天,来这里非要戴上防毒面具不可。

    在这里大小便的人只是图个方便,不会特意走进大楼里,因此他有此猜测。

    “那就好。”老茶身形一摇,猫爪在墙壁上连续数点,躯体在空中转折,轻飘飘地跃上一间底商的房梁,居高向远处探视。

    “咦?怪哉!”它察觉到异动。

    张子安在下面仰头问道:“怎么了?”

    他没有老茶那本事,连树都上不利索,还是不要上墙头献丑了。

    老茶目光如炬,直视着黑乎乎的烂尾楼,“老朽似乎看到五楼有光一闪即逝,但不确定是否为反光。”

    “五楼啊,那咱们过去看看吧。”张子安心说还好不是三十楼,否则爬上去可是要了亲命!再说越往高层走就越不安全,很多位置都没有完工,敞开的阳台连护栏都没有,万一失足就划不来了。

    绕过一排底商,他们来到烂尾楼的楼下。

    马路上的汽车声瞬间小了很多。

    月光的照耀下,地上到处是坑和沟,坑和沟里积蓄着恶臭的死水,周围还堆满了凝固的水泥、断裂的红砖、没过脚踝的沙土,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这座烂尾楼如果建成的话应该挺气派,并非常见的居民楼,而是类似于高档公寓,入口有两个,黑洞洞的宛如择人而噬的巨兽般张着大嘴。

    又潮又冷的风从入口里呜呜吹出,吹得人皮肤发凉。

    “我说,这楼里不会闹鬼吧?”飞玛斯狐疑地嗅了嗅。

    张子安反问:“你怕鬼?”

    “我倒是很想见见鬼,我闻过各种各样的气味,唯独没闻过鬼的气味。”飞玛斯很郁闷,它出来明明是为了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却吸进满肚子的臭味,还不如留在店里呼吸脂粉的味道呢相比之下,鬼的味道大概都比屎屎的臭味好闻。

    “可惜,这世界上八成没有鬼,这栋楼里也不会有鬼。”即将进楼,张子安拧亮手电,把手电光压低,只照亮前方一小块区域,因为不想打草惊蛇。

    附近的猫叫声此起彼伏,远处拳头高的荒草丛中不时亮起成对的光点,随即又熄灭,那是流浪猫等小型动物的眼睛,可能还有狐狸,荒草摇曳的莎莎声不绝于耳,夜里孤身一人来到这里需要足够的胆量。

    “呵呵,子安所言极是,世上本无鬼,庸人自扰之。老朽适才于五楼看见的光,更像是火光,准确地说是打火机的光,若哪只鬼是随身带打火机的,老朽倒想开开眼界。”老茶笑道。

    星海仰头看了看,银灰色的眼眸眨了几下,“喵呜子安,咱们进去吧。”

    张子安本想留在外面多观察一下周围的状况,就算他不怕鬼,同样也觉得走进这栋未完工的大楼很压抑。

    不过听星海这么说,他就将手电照向楼道,“好吧,那咱们进去吧,大家眼睛放亮些,注意异常情况。”

    跟飞玛斯和老茶在一起,它们视觉、听觉、嗅觉都强他千百倍,如果有异常肯定是它们先发现。

    进入楼道,湿冷的感觉更加明显,聚成一束的手电光照亮了无数飞舞的灰尘。

    头顶偶尔有浑浊的水滴落下,按理说这栋楼应该早已经被断水了,水管里应该没水,这可能是积蓄的雨水。

    刚迈出几步,他就见老茶猛然拧身,警觉地望向后面,紧接着飞玛斯也是如此。

    他下意识地也转过身,手电筒的光束掠向后方,随即一道灰色的影子从手电光的移动轨迹中穿过,像沙袋一样坠落地面,几乎就砸在他们刚站的地方。

    高空坠物?

    张子安第一个念头是高空坠物,这毕竟是个烂尾楼,高层的阳台都没有封闭,许多施工材料和工具都没有收拾,被拖欠工资的工人们就匆匆撤离,可能是风把什么东西吹了下来。

    他攥着手电筒的手心里冒出冷汗,就算是鬼也没有高空坠物可怕,悄无声息地高速落下来,底下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砸中了。

    如果他们刚才依然留在外面,后果简直不堪设想——也许以老茶和飞玛斯的身手能来得及闪避,但他绝对是闪不开,很可能会被砸个正着。

    然而,当他的手电光锁定在坠物的上面时,他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倒下来的并不是料想之中的建筑垃圾,而是一只灰色的、毛茸茸的动物。

    张子安与老茶和飞玛斯互相交换眼神,小心戒备着慢慢靠近。

    为防还有其他高空坠物,他们一直没有离开楼道,在能走到的最近位置停下来。

    手电光一直锁定着这只动物,它一动未动。

    其实用不着靠得太近,张子安就已经认出来了,这是一只灰色的猫,也可能是蓝色或黑色的,手电光掩盖了毛发真实的颜色。

    它七窍流血,气息已绝。

    一般来说,由于平衡能力超强,猫从不太高的楼上跳下来是不会摔死的,当然太高也是不行的,毕竟猫不会飞。

    所以说,这只猫是傻傻的失足从高空坠下来?

    答案是否定的。

    张子安看到,它数处的毛发有被火燎过的痕迹,焦黑一片,地上还有微小的焦糊残渣。

    如果是冬天的话,可能是烤火时被燎伤的,但现在是春天,就连老茶也并不总是开着电热毯,何况这只正处于青壮年的猫。

    被猫的尸体砸中,虽然不会像被建筑垃圾砸中一样致命,但说不定会把他砸个生活不能自理。

    飞玛斯压低声音说道:“有一股焦糊味。”

    焦糊味尚未散去,意味着这只猫是刚刚被火燎的,再联系老茶刚才看到的那一抹火光,结论不言自明。

    除此之外,它身上还有数处擦伤和淤伤,但无法确定这是不是坠落过程中受的伤。

    老茶的胡须微微颤抖,正在以极大的定力压制住内心的震惊和愤怒,“子安,这是有人故意的?”

    故意有两重含义,一是有人故意伤害这只猫,二是有人故意用这只猫从高空砸向他们。

    前者毫无疑问,猫不可能自己伤害自己,而后者存疑,伤害猫是不犯法的,但要是故意伤害人性质就严重得多。

    飞玛斯在楼道里到处闻了闻,似乎有所发现。

    “有人类的气味,还挺新鲜的。”它说道。

    突然,老茶和飞玛斯几乎同时抬头望向天花板的某个位置,耳朵也竖了起来,如雷达般聚焦在那个方向。

    “有脚步声!”老茶说道,“不止一个人,在跑!”

    “上!”张子安不假思索,果断下了决定。

    他猜测可能是照在猫尸体上的手电光惊动了楼上的人,也可能是空旷的大楼将张子安他们的说话声传递得格外远,令对方做贼心虚地想逃跑。

    话音未落,飞玛斯已经蹿了出去。

    电梯口是黑乎乎的洞,不能指望有电梯坐,他们陆续冲进消防通道,顺着台阶往上冲。

    对于上楼来说,飞玛斯的长腿占尽优势,迈腿就能跃过至少半层台阶,遥遥领先。

    老茶和星海尽管身形灵活,但毕竟腿短,落在后面。

    张子安的腿也挺长,但他的视力不及猫狗,晃动的手电光在跑动中令他很难看清前方的台阶。

    他们不熟悉地形,楼道里堆积的建筑垃圾又造成不小的麻烦,要时刻小心裸露在外的尖锐钢筋和呛人的石灰,还要警惕黑暗中的未知危险,上楼的速度并不快。

    没过多久,他们陆续冲上五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