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 绕路
    从烂尾楼回来,屎尿与脂粉的味道,久久停留在飞玛斯的鼻端萦绕不去,即使在它睡着了之后依然出现在梦里。

    梦里

    “飞兄飞兄”

    有人在呼唤它。

    尽管没睁开眼睛,它还是下意识地蹲坐起来,举起一只前爪放在脑袋旁边,比划出剪刀手的模样这是它与影迷合影时最能讨影迷欢喜的动作,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

    “飞兄你这是”

    它睁开眼睛,略显年轻的老茶出现在它的视野里,正困惑地盯着它的剪刀手。

    飞玛斯赶紧把前爪伸到脑后,装作挠痒痒,侧头看了看四周。

    长长的马车队伍于不远处安歇,袅袅的炊烟带着烹制食物的香味飘来。

    马车围成了一个圆形,将女眷安置在内围保护起来,还挂着布帘子用来遮挡,防止心怀不轨的男人偷看。

    送亲队伍里的男性全都睡在马车外围,此时正在陆续起床,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一开口就是低声叹息和抱怨。

    守夜的队伍扛着鸟铳、猎枪和砍刀回来了,大部分人倒头就睡,争取在出发前能睡上一觉,至于早饭可以边走边吃,还有少部分领头的向伍满城汇报情况。

    伍凝的父亲伍满城又是彻夜未眠,顶着黑眼圈替队伍里的每个人鼓劲,承诺只要安全抵达滨海镇,大家都能发一笔横财。

    他在佛山的时候可没这么好说话,形势所逼,不得已而为之。

    这是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外,原本是送亲队伍要极力避免停留的危险地带,离官道甚远,而且一时半会回不到官道上。

    那天夜里暴雨倾盆,暴涨的河水冲垮了渡口,漫过了河床。半夜的时候,熟睡的人们从梦中惊醒,发现浑浊的河水已经涌进了屋内,鞋都已经漂了起来。雨仍在下,伍满城当机立断,决定连夜出发,绕路而行,再等下去说不定会有什么更糟糕的事发生。

    到了第二天早上,人困马乏的队伍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隆隆的巨响,来自渡口的方向,像是天边打了一声闷雷。

    拉车的马匹像是预感到什么一样人立而起,尥蹶子拼命嘶吼,车夫拉都拉不住。

    河水决堤了。

    那个村子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谁都没有逃掉。

    人们一夜没怎么睡觉,原本走在路上都昏昏欲睡,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恐慌起来,若不是伍满城平时驭下甚严,可能当场就四散而逃了。

    洪水于身后快速追来。

    情急之下,送亲的队伍如同被死神追击一样慌不择路,哪里地势高就往哪边走,等好不容易摆脱了洪水没顶的危险,他们也远远偏离了预定路线。

    好在伍满城为了防备响马山贼,命令亲信们都随身暗藏了枪械,可以打猎,也可以防止手下有人见财起意。队伍出发前准备周全,沿途路过村镇时也会补充干粮饮水,倒并不会饿着。

    现在的情况是,后退和前进同样困难,伍满城也不允许后退,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前进。

    飞玛斯、老茶和星海当然一路随行。

    “飞兄你没事吧老朽总觉得你今日有些古怪”老茶面带忧色地说道。

    飞玛斯尴尬地摇头,“我没事解释起来很麻烦,总之我很好。”

    “那就好。”老茶点头,抬起一只前爪指向林中,“那边有道小溪,此时溪水尚算清澈,飞兄可要去梳洗一下若等人们都起床,想必溪水中尽是屎尿味道”

    飞玛斯咧嘴苦笑,怎么今天跟屎尿干上了

    它望了一眼马车那边,布帘子帷幕后面传来女子的说话声,女眷们可能已经起床,过会儿可能就要梳洗外加倒马桶了。确实如老茶所言,再耽误下去只能远远跑到小溪的上游去梳洗了。

    不过飞玛斯毕竟是狗,不像猫那么爱干净,梳洗不梳洗的无所谓。

    “要不算了吧,是不是快出发了”它抬头看看天色,问道。

    老茶也有些疑惑,“平日这时已经出发,但今日却迟迟没有动静,真是奇也怪哉飞兄自去梳洗无妨,队伍出发时老朽会去喊你。”

    “好吧”

    尽管飞玛斯并不太想梳洗,但也不想被老茶当成邋遢狗,跑进树林里,找到那条小溪,先喝了些水,然后把头扎进水里洗了洗脸,再将毛发甩干。

    这个时代的溪水甘甜清冽,味道跟现实世界中的自来水完全不同,比那些号称来自山顶湖泊里的矿泉水要好喝得多,即使是菲娜的依云水也远远不如。

    飞玛斯洗完脸,又跑回昨夜睡觉的地方,看到队伍依然停留在原地,没有出发的迹象。有不少人围着一辆马车指指点点,互相窃窃私语。伍满城满面愁容,倒负双手唉声叹气。

    “出什么事了”飞玛斯问道。

    老茶摇头,“不知道,看样子好像是有人生病了,刚才老朽看到随行郎中进入车内,半响还未出来。”

    夜里能睡在车里的,要么是女眷,要么是伍家的亲戚,总之是尊贵人物,普通车夫等人都是睡在露天的。

    从伍满城愿意耽搁行程请郎中为其看病也能猜到,车里的人应该有几分地位。

    “不会是伍凝生病了吧”飞玛斯担心地问道。如果身为新娘子的伍凝生病了,那可就麻烦了。

    “不是,伍小姐乘的车不是那辆。”老茶肯定地说。

    “哦,那还好。”飞玛斯放了心,只要伍凝没事就好,其他人在它看来无关紧要,全都是电影里跑龙套的,连配角都算不上。

    旁边的草丛里传来喵呜喵呜的声音,星海欢快地跃起来,向一朵野花上翩翩起舞的蝴蝶扑过去,看样子即使天塌下来也影响不到它捉蝴蝶的雅兴。

    飞玛斯的肚子饿了,正想问什么时候开饭,就见马车的门帘一掀,年过古稀的白胡子郎中从车里下来,向伍满城连连摆手。即使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从神色上也能猜到,车里的病人情况可能不太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