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李郎中
    随行的老郎中姓李,经验丰富,在此之前接触过几例疯狗咬伤之症,从没有治好过,但这并不妨碍他坚信古医书上的记载一定没错。

    至于没有治好的原因,要么是找不到疯狗脑髓,要么是穷人付不起诊金——被疯狗咬的大部分都是穷人,佃农、车夫、乞丐、窃贼这样的下九流,根本负担不起他的出诊费,他自然也懒得尝试其他方法。富人没有机会接触疯狗,自然也不会被疯狗咬伤。

    即使在伍满城这样的大户人家面前,他也是装出一副威武不能屈的风仪,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个不行百个不行,坚称必须要逮到咬伤患者的疯狗并取其脑髓,否则没法治,反正随行费已经收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伍满城兀自叹息,自家的族弟自告奋勇陪自己北上,没想到遭此横祸——问题是,他根本没听说过族弟什么时候被疯狗咬伤过啊!

    这时,飞玛斯和老茶跟随伍凝来到近前,李郎中一见飞玛斯,顿时觉得立功的机会到了——嘿嘿,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合该老夫走运,这疯狗不是送上门来了?

    于是他大吼一声:“呔!拿住那条疯狗!别让它跑了!”

    飞玛斯左看右看,没见到哪里有什么疯狗,再一看李郎中指的是它自己,声称它是疯狗,顿时气炸了,恨不得当下就咬他两口——反正这不是真实历史,大概咬他两口也没关系。

    伍凝、伍满城以及一些下人都熟识飞玛斯,再说它怎么看也不像是疯狗,闻言惊疑交加,纷纷说道:“老先生,您是不是哪里误会了?这条狗它不是疯狗啊!”

    李郎中一口咬定飞玛斯是疯狗,声称要治好车里的病人,非要宰狗取脑不可。

    他在佛山声誉卓着,是有名的半仙之体,若非如此伍满城也不会高价聘请他当随行郎中。他一再坚持之下,周围不少人都动摇了,明里暗里劝伍满城听从李郎中的话,就算这狗救过小姐,但小姐已经报恩了,大家都看在眼里,现在恩怨两讫,是人命重要还是狗命重要?

    伍满城长吁短叹没有表态,而在其他人看来,没有表态就是默许。

    亲信们互相递了个眼色,握着鸟铳猎枪悄悄围上来,防止飞玛斯逃跑。

    飞玛斯心里有句mmp很想讲出来,看这老郎中一派道骨仙风,谁想竟然是个沽名钓誉的庸医,这辈子不知道用他那僵化古板不知变通的医术和指鹿为马的花言巧语坑害过多少病人。

    它四下打量,寻找逃跑的路线,然而那些人已经把所有的路都堵死。

    飞玛斯对自己的体力和弹跳能力有信心,再加上危机预兆能力,就算换成十倍于此的恶狼它都有把握逃脱,但看到那些人手里的鸟铳猎枪它就气馁了。

    它见过鸟铳猎枪射击的威力,打猎的时候一枪下去,上百粒铁砂从枪口喷出,覆盖很大一片距离,虽然不能及远,但近距离杀伤力无敌,即使《黑客帝国》里的尼奥来了估计也要被打成筛子。

    在心象世界里死亡会是什么后果?会就此脱离心象世界?还是会连累现实世界中的本体也一同死亡?

    飞玛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更不想尝试……星海那个黑匣子世界过于诡异,没有参考意义。

    “老茶,你先走吧,他们要的是我,别连累了你!”它低声说道。

    老茶是这个世界的主角,即使飞玛斯死了或者离开这个心象世界,它依然希望老茶能在这个世界继续陪伴伍凝前行,也许那样才是对的,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它的容身之地。

    老茶淡淡一笑,“飞兄小觑老朽了。死生,等闲事尔!此时老朽若袖手旁观,眼见飞兄孤军奋战,又哪里当得起一个‘侠’字?”

    说着,老茶身形一转,与飞玛斯背靠背迎敌。

    其他的事已不必多言。

    “好!待咱们杀出重围,我非要把这老庸医的耳朵咬下一只来!”

    飞玛斯豪气干云,仿佛又回到无名山谷里与老茶并肩作战的时光。

    “小姐,请你速速离开那条疯狗,小心刀枪无眼!”

    有人持鸟铳对伍凝叫道。

    伍凝绝不相信飞玛斯是疯狗,她很喜欢这条高大威猛眼眸里温润平和的狗,它偶尔还会表现出很逗趣的样子,怎么可能是疯狗?

    她受过开明的教育,但终究是个没怎么出过门的女孩子,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吓得瞠目结舌,腿都软了,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贴身丫鬟拉到了一旁。

    飞玛斯恨那人说它是疯狗,反正脱身无望,就算是死,它也要给他们一些教训。

    于是,趁大部分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伍凝身上,它屈腿弓背,猛然发力,向刚才说话的那个人闪电般扑过去。

    众人同时惊呼:“果然是疯狗!李郎中真是半仙之体!”

    李郎中面露得意,捋着胡须笑咪咪地看着,心里盘算一会儿用疯狗脑髓给病人医治,治好了应该索要多少报酬,治不好应该想个什么说辞?

    飞玛斯扑击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就已扑到那人面前。

    那人刚才光顾着跟小姐讲话,他觉得这么多人包围了飞玛斯,飞玛斯只能束手待毙,枪口已然垂落,没想到飞玛斯居然垂死挣扎,这么大的狗若是扑到他身上,瞬间就能撕开他的喉咙!

    他想重新提起枪口对准飞玛斯开枪,但无论是鸟铳还是猎枪,枪筒都很长,并不适合贴身搏斗,队伍里唯一拥有左轮枪的只有伍满城。

    枪口刚抬到一半,飞玛斯已经欺入怀中,他甚至可以闻到它热腾腾的呼吸。

    完了!

    他闭目等死。

    然而,飞玛斯只是虚晃一枪,前爪在他胸口一蹬,把他踹飞出老远,借力改变方向,身体于空中转折,反而向李郎中扑过去。

    冤有头,债有主!

    这一切都是沽名钓誉的李郎中信口雌黄造成的,飞玛斯即使在极度愤怒之下也没忘记这个事实。

    众人见状纷纷惊呼出声!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