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2章 人人喊打
    刘文英和赵焊工都住在东城区,离宠物店不算太远,再加上现在有车了,跑一趟不费什么工夫。

    “师尊,那边的客人怎么办?”李坤请示道。

    “跟顾客好好说一下,让顾客再等一天,如果赵焊工不要,明天咱们按优惠价格给顾客送货上门。”张子安说道。

    “好。”李坤点头答应,转身回到隔壁。

    张子安向鲁怡云他们交待了几句,便带着骨灰盒上了车,先去刘文英住的小区,至于赵焊工……带着骨灰盒上门不太好。

    开车前,他先给赵淇发了条微信,说明自己要去给刘文英送猫的骨灰,问刘文英最近的状况如何。

    尽管是上班时间,赵淇还是很快回信了,说经过几天的休养且没有发病的迹象,刘文英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但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把小月月送到姥姥家住几天。另外,这件事对刘文英的亲戚都尽量保密,毕竟被有色眼光看待是很伤人的,很多人一提到传染病,尤其是高死亡率的传染病就谈虎色变。

    更多的情况赵淇也不太了解,她这几天都在上班,夜里也不太好去别人家里拜访,只能从网上嘘寒问暖。不过她很肯定刘文英这几天都在家里,没出门,只要过去就能找到。

    得到这个消息,张子安就放心了,他最担心过去一趟却扑了个空。

    启动发动机,他开车向刘文英和赵淇所在的小区驶去。

    过了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行人车辆都不多,也不堵车,他很快来到小区门口。

    这是一座半新不旧的小区,建成大约十余年,小区里似乎没有地下停车库,车辆全都停在楼下,治安管理也不像新小区那般规范而严格。

    张子安没来过这里,放缓车速,一边避让行人,一边按照楼体标记的编号寻找刘文英那栋住宅楼。

    他的注意力大部分集中在楼房本身,与一位行人擦肩而过,直到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他才发现刚走过的那个背影很像是刘文英。

    张子安赶紧踩刹车,摇下车窗回头喊道:“是文英姐吗?”

    那个人驻足回头,可不正是刘文英吗?

    “哟,是小张啊,你怎么过来了?”刘文英的精神似乎有些恍惚,目光在他脸上停留数秒才认出他来,勉强笑了笑。

    几天不见,刘文英的神色非常憔悴,发丝凌乱,像是老了好几岁一样。

    张子安本以为她是出门买菜,但随即注意到她不像是去买菜,因为谁买菜也不提着一根金属球棒。

    “文英姐,你这是要去……打棒球?”他迟疑地问道。

    “打棒球?”她闻言也是茫然一怔,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自己手里的球棒,“不是,我哪会打什么棒球,这根棒子是我老公平时放在车里防身用的,他说出门在外谁也说不好遇到什么事,带根棒子放在车里既可以防身又不会被警察当成危险物品。”

    张子安察觉到她的精神确实有些恍惚,眼神焦点飘忽不定,回答问题时答非所问,不由地替她感到担心。

    “文英姐,您家里有其他人在不?我送您回家吧。”他说道。

    “不,我还有事。”她坚定地摇头,目光瞟向周围,握紧手里的球棒,“我要找到抓伤毛毛的那只流浪猫,打死它!看它还怎么祸害别人!”

    张子安从认识刘文英的第一天起,就知道她是个平易近人、与人为善的亲切中年人,但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眉目里弥漫着些许罕见的戾气,由于紧咬牙关而令双颊显得瘦削而凌厉,眼神里更是喷射出憎恨的火花。

    尽管他看到球棒的第一眼就隐约猜到了,但从她口中亲耳得到证实,还是令他深感震惊。显然,暹罗之死给了她太大的打击,自己险些感染狂犬病而家破人亡的事实又令她过于惊惧,最后迁怒于那只抓伤暹罗的流浪猫。

    张子安不知道怎么劝慰她,正为难的时候,就听身后有人说道:“文英姐,这人是谁啊?你认识的?”

    语气有点冲,不太客气。

    张子安回头一看,是一位身高差不多1米9,体重差不多190的壮汉,年龄与自己相仿,天气还挺凉却已经早早穿上了短袖打底衫,一件蓝色的牛仔衬衣随意地搭在肩头,紧身的打底衫完美勾勒出他腹部凸起的曲线。

    他正以怀疑的目光打量着生面孔的张子安。

    刘文英连忙介绍道:“这位是我朋友,过来探望我的。阿辉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阿辉依然对张子安保留着戒心,答道:“我们那边都找过了,没有发现疯猫的踪迹。”

    “哦,那你们回家吧,也快吃饭了。”刘文英说道。

    虽然这个叫阿辉的似乎不喜欢自己,但张子安还是插言问道:“你们在找疯猫?”

    “嗯,怎么?你有意见?”阿辉的语气里火药味十足。他仗着身高体壮,为人豪爽讲义气,在附近小有名气。

    “没,我只是问问。”张子安是送骨灰来的,不想惹事,陪笑道,“因为我挺好奇的,你们在找什么疯猫?”

    阿辉瞪了他一眼,“你既然是文英姐的朋友,难道没听过她之前出的事?一只感染狂犬病的疯猫抓伤了她家的猫,她家的猫也感染狂犬病死了。”

    “我知道,但……”张子安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阿辉像是义愤填膺地说道:“一只感染了狂犬病的疯猫,在这个小区里到处乱蹿,逮谁挠谁,这还行?这小区里平时有不少老人遛弯,也有很多家长带着幼小的孩子玩耍,那只疯猫之前能抓伤宠物猫,明天就能抓伤老人和孩子!大人被抓伤也就算了,大不了打疫苗,老人和孩子本来身体就弱,难道让他们也打疫苗?”

    刘文英唉声叹气。

    由于出事的那天小雪正好在店里直播,而小雪的七成粉丝都是滨海市本地人,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件事很快就在刘文英的小区里传开了,想瞒也瞒不住,大家都知道有一只感染了狂犬病的流浪猫在附近活动,霎时变得人人自危。

    谁也不知道这只流浪猫死了没有。

    谁也不知道它死之前是否将狂犬病传染给了其他流浪猫。

    有些老人——应该说是很多老人,本身的思想就有些愚昧,因为担心辐射而强行让小区拆除电信基站的事情时常发生并见诸媒体报道,最后导致小区里的手机全都没信号。

    看不见摸不着的辐射尚且如此,听到小区里有感染了狂犬病的疯猫,他们怎会坐视不理?

    老人们之间也有自己的联络方式,经过简单的商量,他们以极高的效率行动起来。

    他们首先给城市打狗队打了电话,但对方表示他们只管打狗,不管打猫。

    于是,由小区里几位向来不好惹的老人牵头,组织小区里一些比较闲的年轻人在附近寻找流浪猫,找到就打死——千万不要小看这些老人的活动能量,他们有钱有时间,而且谁也不敢惹他们,精通“沾衣十八跌”的内功心法,一旦认真起来是很可怕的。

    听到这里,张子安忍不住问道:“你们知道哪只流浪猫感染狂犬病么?再说并非所有感染狂犬病的猫都会表现出攻击倾向……”

    “不知道,也不用知道!”阿辉轻佻地说道,“见一只打死一只就行了。你有意见?万一疯猫抓伤了小区里的老人和孩子,你负责不?”

    张子安:“……”他真负不起这责任,谁也负不起。

    为了一只不一定还活着的病猫,他们简单粗暴地决定把小区附近所有流浪猫全打死。

    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漏过一只。

    对于这些人,科普是没有用的,他们不相信真相也不在意真相,只想用最简单的办法来解决问题,法律对他们也没有用。

    小区里大部分人都是善良的好人,心里都觉得此事不妥,但他们选择了沉默,让他们出头唱反调是不可能的。生活已经很累了,谁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更何况,很多人根本不喜欢宠物,无论是猫还是狗,在他们眼中与蝼蚁无异,打死就打死了。

    “千万别把谁家的宠物猫打死了……”刘文英叹息着说道:“家里养的猫有时候淘气,经常偷偷从屋里溜出去,别把人家养的猫当成流浪猫……”

    “文英姐!这事您就别瞎操心了!好好休养身体!您也别整天拎着棒子在外面转悠了,依我看,您就算是看见流浪猫也舍不得下手,还是让我们来吧!”阿辉拍着肚子说道。

    刘文英颓然低头,违背她本性而强装出来的狠厉顿时消散了。

    “好吧,那我回家了,你们多辛苦一下。”

    她神情恍惚心乱如麻,正想往家走,突然想起张子安还在旁边,她还没来得及问张子安的来意。

    “对了,小张,你看我都糊涂了,你今天过来是……”

    张子安从车里取出骨灰盒,“这是您家猫的骨灰,我给您送来了。”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