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 移交
    刘文英盯着骨灰盒愣住了,球棒咣地一声落在地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阿辉见她这副样子,赶忙问道:“文英姐,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刘文英抹抹眼角,强装笑容说道:“小张,真不好意思,让你大老远跑一趟……你照顾两个店够忙的,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信息,我自己去取就行,干嘛还要亲自送过来……”

    张子安说道:“我给您发信息了,但是您没回,正好我有事也要路过附近,就顺便给您送来了。”

    “对了,我还没给你钱……”刘文英下意识地一摸兜,“啊,出门忘带手机了……真是麻烦你了。”

    “没事,不客气,反正顺便路过……我看您精神状态不太好,要不我送您回家吧?”张子安察言观色。

    “咳,好吧。我家就在旁边这个单元。”刘文英扬手一指。

    张子安从地上捡起球棒,又回头向阿辉点头笑了笑,跟着刘文英走进楼道,坐上电梯。

    刘文英掏钥匙开门,嘴里念叨道:“不知道有客人来,家里乱得很,让你见笑了……请进来吧。”

    张子安客气两句,跟她进屋,顺手把球棒靠着墙戳在门边。

    屋里其实一点儿都不乱,只是有些月月的玩具散落在地上还没收拾——有小孩子的家庭基本都这样,就算收拾了也会很快被折腾乱了,干脆不收拾。

    除此之外,一切都被归整得井井有条,看得出来她是个勤快的家庭主妇。

    “随便坐吧,家里也没什么可招待的,我去给你泡杯茶吧……”刘文英匆匆走进厨房。

    “不用,您别麻烦了,我待一下就走。”张子安说道,但她还是执意泡茶。

    家里没别人,不过看到地上的玩具,仿佛能看到小月月在屋里玩耍的样子。

    张子安注意到墙角里依然摆着猫食盆、水盆、猫砂盆和猫窝,刘文英仿佛一直没有真正地接受她的猫已经死去的事实。

    刘文英端着托盘和茶水出来,托盘里还放着一袋儿童零食,带着歉意说道:“家里真没准备什么东西,连水果都没有,喝些水吃点零食吧。”

    说着,她的目光瞟向张子安手里的骨灰盒,脸色变得更差了。

    张子安郑重地把骨灰盒以及火化文件递给她。

    她的手指微微颤抖,以抱猫的姿势抱着骨灰盒,呆呆地凝视着它。

    张子安默默地端起茶水,吹走漂浮的茶叶之后抿了一口。

    半响之后,刘文英缓缓打开了骨灰盒。

    盒子里的骨灰并不多,只有薄薄的一层,猫的骨骼本来就不大。

    骨灰里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

    她用手指轻轻拨开上层的灰烬,里面露出一支细细的项圈,金属铭牌闪烁着黯淡的光泽。

    看到项圈和铭牌,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将铭牌紧紧攥在手心里,抱着骨灰盒嚎啕痛哭,泪如雨下。

    张子安心中同情起孙晓梦,这样的场面她一定见过太多。

    他没有去安慰刘文英,因为她很需要这么一场痛哭来发泄内心的悲伤,一直憋在心里会憋坏的。

    除了发泄情绪之外,刘文英也需要借助这场痛哭来认清她的猫已经死去的事实,生活总需要向前看,不能一直沉浸在回忆里。

    等到茶水由滚烫变得温热,她渐渐止住了哭泣。

    张子安把桌子上的纸巾盒递给她。

    “谢谢……”她吸着鼻子说道,“让你看笑话了……一大把年纪还哭得稀里哗啦……”

    “您说的哪里话,谁失去宠物都会难受的。”张子安见她的情绪已经平复,便起身告辞,“那您歇着吧,我先走了。”

    “等一下,我把钱给你,谢谢你帮我垫钱。”刘文英把骨灰盒放到一边,手忙脚乱地拿起手机给张子安转账。

    张子安没有客气,等她转完账之后问道:“小月月知道猫死了么?”

    “还不知道。”她摇头叹息,“我还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

    “那么,我建议您再养一只宠物,不管是猫还是狗,当然我这并不是趁火打劫的推销,非让您从我的店里买,而是说……只有养一只新宠物的忙碌,才能冲淡失去一只宠物的悲伤。”他认真建议道。

    刘文英望向角落里的宠物用品,惆怅地说:“其实我也考虑过,但是一想到再养一只宠物它依然会死,不论是意外还是正常老死,我……我实在有些承受不住……”

    暹罗已经成为她家庭的一员,失去它与失去家人有相似的痛苦,她担心自己无法再承受一次这样的伤痛。

    张子安点头表示理解,这样的选择也是很常见的,为了避免再一次受伤而不再养宠物。

    “那我先走了,您好好休息吧,把门锁好。”

    “路上开车小心些。”

    刘文英想送他下楼,在他的再三劝说下才返回屋里。

    楼下不见了阿辉的踪影,可能是回家吃饭了,也可能是继续搜寻流浪猫了。

    张子安启动汽车,小心地向院外驶去。

    小区里,有颤巍巍拄着拐杖行走的老人,也有年轻父母推着婴儿车散步,还有小孩子互相追逐打闹。

    假使他住在这个小区里,恐怕也不敢反对老人们剿灭流浪猫的决定,因为谁都负不起染病流浪猫伤人的责任。

    在虐猫事件愈演愈烈的现在,又发生了这档子事,很难不让他再次联想到猫神雕像,担忧这会给猫神雕像的复苏推波助澜。

    只能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让这次事件慢慢平息,毕竟人都擅于遗忘的。

    想到一系列虐猫事件,他又想起盛科,心里有些奇怪,上次他询问盛科最近有没有接到虐猫的报警,盛科怎么一直没有联系他?

    他与盛科打过很多次交道,知道盛科是个很热心的人,正常情况拜托他,他很快就会给出答复,这次是怎么回事?是因为什么突发案件耽误了吗?这倒也有可能。

    张子安打起精神,暂时不去考虑这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向赵焊工他们那个工厂的家属小区驶去。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