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4章 生化危机
    东城区是老城区,区内分布着很多旧时代遗留下来的工厂或事业单位家属院,尽管这些工厂或单位早已改制或破产,只有家属院作为时代的记忆而留存。

    博比特虫事件的时候,张子安跟着赵焊工和吴电工来过一次,这次没费什么劲,轻车熟路地找到家属院的入口。

    今天是工作日,此时是上班时间。

    按理说,这个时候除了张子安这样的社会闲散人员之外,可能只有退休老人和保险推销员在路上闲逛。

    然而,当他看到家属院入口时,不禁愣住了,因为入口里里外外聚集了很多人,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人头攒动,假设这是个fps游戏的话,闭着眼睛都能随便爆头。

    张子安一开始没往坏处想,以为是谁家婚丧嫁娶,虽说今天不是黄道吉日,但出殡应该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吧?或者也有可能是某些无良商家又打着免费体检的幌子进入家属院推销保健药品坑老人的棺材本来了。

    滴滴!

    他按了按喇叭。

    门口聚集的人群回头看了他一眼,不情愿地往左右挪了挪,勉强让开一条路。

    张子安驾驶技术一般般,试了试开车根本挤不进去,干脆把车停在院外面,喊了几声“借光”,硬生生步行挤入人群。

    越往前走越挤,他心里愈发觉得不太对,因为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了,看这架势几乎整个家属院的人都倾巢而出,究竟是什么热闹能引得这么多人围观?难道是工厂的老厂长去世了?但人们脸上的表情并不像是悲恸,倒像是人心惶惶,三五成群地小声议论着,不时向院子更深的方向指指点点。

    而且……看他们指点的方向,似乎正是赵焊工与吴电工的家属楼。

    当然也可能是他想多了。

    他的耳中隐约听到“警察”、“吓人”、“倒霉”、“灭门”、“惹事”之类的关键词。

    难道是家属院里发生了什么恶性凶杀案?

    张子安很自然地联想起这个。

    再往前走,拐过一个弯,前面的通道被一辆辆警车堵得水泄不通,大批警员神情严肃地站在黄色警戒线后面,还有不少警员在维持秩序,将过于靠近的老百姓劝离现场。

    当然,看热闹的天性令很多人还是执意留在现场,远远地举起手机拍摄。

    警员们显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景象,但也无力阻拦,因为这是人员密集的家属院,抬头望望周围,旁边每栋楼的每个窗口里都晃动着一张好奇的脸与不同品牌的手机,甚至还有安装长焦镜头的照相机和摄像机。

    张子安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因为警察最密集的位置,正是他要去的那栋家属楼,也就是赵焊工住的那栋楼。

    还好,大部分警察都是从另一个单元门里进进出出,而不是赵焊工那个单元。

    现场有不少男女老幼在哭哭啼啼,看起来像是“受害者”的家属,警察们在想办法安慰他们。

    其中有一个孩子的哭声特别响亮,张子安移动脚步换了个角度,赫然发现那个尖声哭泣的孩子是个虎头虎脑的小胖墩,不是别人,正是赵焊工的孙子,继承了赵焊工的大嗓门。

    怎么回事?

    难道赵焊工出事了?

    张子安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赵焊工说过几天来店里买鱼结果至今没来……

    小胖墩旁边还有几个成年人与他相拥垂泪,不出意外肯定也是赵焊工的家人。

    围观的人们连连叹息,互相小声交流着各种匪夷所思的猜测。

    人们都想一探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竟然把半个滨海市的警员全都吸引到这个向来平静的工厂家属院里来?

    凶杀?

    劫持人质?

    绑架勒索?

    这些常见的恶性案件似乎都远远不够格。

    当一支戴着专业防毒面具、背着氧气瓶、穿着醒目的明黄色连体防化服的特警小队拎着工具箱走出单元门时,围观的老百姓顿时一片哗然,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惊恐不安的神色,不由自主地连连后退,甚至好多人不用警察劝就一溜烟地跑掉了。

    有些家长是领着孩子在看热闹,一见这种情况,抱起孩子就往家里跑,生怕孩子被感染到什么可怕的病毒。

    还有很多人二话不说,挤出人群开车驶离这个区域。

    看热闹很重要,但命更重要……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大家都懂的。

    显然,这是出大事了啊!

    连生化特警部队都出动了的事件,难道是……离中国人一向很远的恐怖袭击?

    平时看的好莱坞大片里的情节一下子全都涌入脑海。

    电影里的紧张情节令肾上腺素分泌增加是很过瘾,但如果自己进入电影世界成为一个平凡的炮灰,就不那么过瘾了……

    随着人潮的退去,张子安的周围一下子变得宽敞多了,只有少部分胆大的人还留在原地伸着脖子张望。

    生化特警小队出来后,去向外面等着的一位身穿警服的中年人汇报状况。

    这位中年人大约五十余岁,面色极为凝重,身上散发着一股无形的、身居高位者的威严气度。

    在这位中年人身边,张子安一眼就看到了盛科,他正焦虑地向特警小队询问着什么。

    虽然张子安离得太远听不到,但特警小队带来的消息显然并不乐观,盛科和中年人交换眼色,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像是遇到了极为棘手的未解难题,又像是在为重大决策而左右为难。

    “让开!让开!”

    一阵尖锐的急刹车声,紧接着又响起急促而有节奏的跑步声,张子安回头一看,竟然看到了两个熟人与两条熟狗!

    小刘和小王紧紧绷着脸,牵着赤龙和王子从院门口一辆警车里下来,与其他带犬民警一起跑步入场,跑到中年人身边去敬礼报道。

    与张子安擦肩而过的时候,无论是小刘和小王还是赤子和王子都发现了他,但是出任务时严明的纪律令他们只是稍微分了下神,并没有出声打招呼。

    几条训练有素的警犬从始至终都是一声不吭。

    张子安也识趣地闭嘴,这时候没他开口打招呼的余地。

    盛科向警犬小队下达了原地待命的指令,警犬们排成一排蹲坐下来,生化特警小队向带犬民警们逐一发放防毒面具。

    带犬民警们抱着防毒面具和氧气瓶,目光笔直前视,不时瞟向生化特警进进出出的那个单元门口,眼神中交替闪动着掩饰不住的担忧。

    张子安大致上猜到了,只要中年人一声令下,警犬小队将突入那个单元,利用它们的嗅觉来搜索可疑物体。

    从生化特警小队如临大敌的架势上看,这对警犬们来说,可能是一次自杀式任务。

    “哎哟我去!怎么手机没信号了?”

    “是啊,我正编辑朋友圈呢,编辑完了却发不出去……”

    “我的手机也没信号了,电话打了一半就断了,再拨就拨不出去,你们的呢?”

    “我也是……”

    “急死我了,我正直播呢!人气噌噌上涨!谁给我掐断了啊!”

    像是谁下达了命令一样,围观者们不约而同的举高手机,试图寻找那虚无缥缈的信号。

    张子安也掏出手机看了看,信号标志已经消失。

    不出所料,为免谣言四起,令滨海市民众产生大规模恐慌,警方暂时使用仪器干扰了这附近的手机信号,或者干脆关闭了小区的电信基站,大概连宽带网络也中断了。

    这种措施只能争取到很短暂的时间,因为很快就会有人跑到其他有信号的区域将照片和视频上传。

    “哎?这……这是怎么回事?警察来这里干什么?”

    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张子安再次回头。

    吴电工穿着晨练服,手里拎着一个超市塑料袋,袋子里装满各种新鲜的菜蔬,茫然看着既熟悉又无比陌生的家属院。

    他一大早就出门晨练,晨练完之后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又跑去超市买菜,在超市里遇上熟人耽搁了时间,此时快中午了才回到家属院。他本以为肯定会被老伴骂个狗血淋头,一路都在琢磨怎么编个无伤痛痒的小谎话,谁知几个小时不见,家属院里竟然发生了惊天巨变!

    “老吴,你们那栋楼出事了!”有人说道,“赶紧去看看吧!”

    吴电工一听,脸立刻失去了血色,手里的塑料袋摔在地上,瓜果蔬菜滚了一地。

    “让我进去!别拦着我!让我进去!我家人还在里面!我小孙子还在里面!”

    他疯了一样往里面跑,试图穿过黄色的警戒线,但是被年轻的警员拦住。

    “大爷!大爷!您冷静一些!里面是警戒区,请不要妨碍警察办案!”

    “我家里人还在里面!你们放我过去!”吴电工急红了眼,管你前面是军队还是警察,死活都要冲进警戒线。

    吴电工闹腾的动静很大,惊动了坐镇现场指挥的中年人和盛科,他们皱眉望向这边,看到了吴电工,同时盛科也看到了张子安,脸上滑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宠物天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