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4章 急救
    张子安抬着手很尴尬,这只迷你贵宾犬是由他亲自训练的,平时就算偶尔叫几声,一抬手制止它就会乖乖听话,但手势指令今天却很反常地失效了。

    作为看门狗,小狗其实比雪橇三傻外加金毛这种大中型犬更好。雪橇三傻外加金毛看见陌生人时往往也会很热情地摇尾撒欢,哪怕对方其实是个入室小偷。

    如果迷你贵宾犬是发现了小偷而叫得很欢,想提醒张子安,那他会高兴地加以奖励,然而旁边这位姑娘是顾客,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偷或者其他歹徒,根本没有叫的理由。

    “叫什么叫!”

    正在睡笼觉的菲娜被烦得不行,喵地一声从猫爬架上站起来,居高临下气呼呼地瞪视着它。可惜它的威慑力只对猫族有效,对这只迷你贵宾犬用处不大。

    “再叫阉了你!”雪狮子舔了舔爪子,却是盯着张子安说的。

    “赶紧让它闭嘴!否则就由本宫让它闭嘴!”菲娜见迷你贵宾犬居然无视自己,恼羞成怒地瞪着张子安。

    张子安:“”

    正在看电视的老茶也看不下去了,迷你贵宾犬完全压过了电视里的配音,就像那句很老的广告词没声音,再好的戏也出不来。

    白天忙着与影迷合影留念的飞玛斯好不容易享受一下清晨的闲暇时光,闭眼打个盹,忆昨晚的梦境,却同样被吵得心烦意乱。

    “嘎嘎嘎!嘎嘎嘎!”理查德以为是谁跟它较劲,不甘示弱地也叫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店里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星海倒是没有受影响,它追逐着美短飞快地蹿过,只是停下看了一眼,又继续追逐。

    至于楼上那两位,恐怕也听到了叫声,是否受到影响就不清楚了。

    甚至连展示柜里那些幼犬们,被迷你贵宾犬的叫声带动,也呜呜汪汪地跟着叫,当然声音要小得多。

    迷你贵宾犬不仅叫,还向这位姑娘发狠般步步进逼。

    “这狗不会咬人吧?”她胆怯地微微后退。

    “不会,放心吧。”张子安连忙说道。

    她显然不太相信,“真的?我听说所有狗主人都说自家的狗不会咬人,但实际上”

    张子安更加尴尬了。

    他也知道,有些人出门遛狗不牵绳子,自家的狗如果冲别人叫,而别人感到害怕时,就会谜之自信般说自家的狗不会咬人所有人都认为自家的狗不会咬人,但狗往往只是不会咬自己的主人。

    平时,他确定这条贵宾犬不会咬人,但今天它的表现令他有些拿不准,天知道接下来它不会冲上去一口咬过去?真要咬伤了客人,那就麻烦了,赔偿道歉事小,影响声誉事大。

    王乾凑过来,附耳低声说道:“那个师尊,这条狗,难道是那天被”

    说着,他比划了个挠抓的手势,意思是这条迷你贵宾犬是不是在他们没注意的时候,被得了狂犬病的那只暹罗给抓伤了,进一步传染了狂犬病?否则为什么叫得这么厉害?只是碍于客人在场,为了避免影响本店声誉,他没有直接说出来。

    张子安摇头,让他别瞎猜。

    那天的暹罗与这条贵宾犬完全没有肢体接触,怎么可能传染?再说贵宾犬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染了狂犬病的症状,这样的猜测完全是捕风捉影。

    “对不起,这条狗平时很乖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这样。”张子安坦诚地说道,并且移动身体挡在贵宾犬与女顾客之间,防止它突然蹿过来咬她。

    然而,他移动,它也跟着移动,绕到一边继续冲她一声接一声地吠叫。

    “看来,这条狗好像不喜欢我”她自嘲般地笑了笑,“真没想到,我居然落到连狗都嫌弃的地步”

    张子安被贵宾犬叫得心乱如麻,脑子里不停地琢磨原因,没去细想她的话,随口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我马上把这狗带到楼上去,客人你稍微等下”

    “算了,不用了,我还是先走吧老板你说的对,我过来得太冒失了,应该好好想想自己想养什么样的宠物”她轻叹着说道,“我先走了,等想好了再来”

    张子安本来想早些把她打发走,但她因为这事而走,令他很过意不去。

    “客人你”

    他挽留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见她转身想走,但只转了半截,身体就像失去力气一样软绵绵地倒下。

    张子安的身体先于思维动了起来,一个箭步冲上去,伸出胳膊揽住她的后背,另一只手拉住她的胳膊。

    幸好他离得近,反应又及时,否则她可能就会华丽地摔在地上,说不定额头还会磕到门口台阶。

    “喂!你怎么了?醒醒!”

    张子安用胳膊撑住她的身体不知所措,只能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徒劳地呼唤她,心里暗自腹诽怎么说摔倒就摔倒?林黛玉转世?

    王乾和鲁怡云愣了一下,也赶紧放下手里的工作跑过来。

    “师尊,您根本没碰她啊,她怎么说摔倒就摔倒?我看您还是把她放到地上吧,说不定她是想讹咱们”王乾的脑洞开得不错,警惕性也值得嘉奖。

    “店长先生,要不要叫救护车?”鲁怡云焦急地说道。

    她显然并不是装出来的,双目紧闭不省人事,脸色苍白得可怕,身上全是虚汗如果这是演技,明年柏林电影节的影后宝座就非她莫属了。

    老茶和飞玛斯也关切地围过来。

    张子安把雪狮子悄悄伸向她胸部的爪子拍掉,手却不小心碰到她腰间一个**的东西,不像是腰包。

    他把她腰间的上衣稍微撩起来,惊讶地看到她的腰带上居然挂着一个带液晶显示屏的塑料仪器,还有一根透明的细塑料导管从仪器上伸出来,钻进她肚脐旁边的皮肤里,导管与皮肤的连接处贴着纱布和医用胶布。

    液晶显示屏在闪烁,但在场的人全都看不懂其含义。

    “这是啥东西?像是传说中的bp机。”王乾煞有介事地说道,“难道她是来自过去的穿越者?”

    张子安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仪器,但肯定不是bp机,她更不可能是穿越者。

    鲁怡云试着帮她掐了掐人中,却没什么效果。

    “还是叫救护车吧。”张子安说道,暗叹真是晦气,大清早遇到这种事。

    鲁怡云拿起手机拨号,向急救中心说明这里的地址。

    迷你贵宾犬依然在叫,只是声音小了一些。

    这时,又有一只狗叫了起来,声音来自外面,显然也是听到贵宾犬的叫声而跟着叫。

    张子安没在意,以为是住在附近的老头老太太在遛狗。

    “snoopy,别叫了!早上好,店长哎呀!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一道小鹿般迅捷的身影原本只是从店前路过,看到店门口这里的情况,转了个弯飞快地跑过来。

    张子安抬头一看,是正在晨跑的铃原真衣。

    她穿着颜色鲜艳靓丽的运动服,运动鞋上的反光条在朝阳下闪闪发光,身后背着个小包,里面装着铲屎工具套装,手里像平时一样牵着她的比格犬snoopy。 noopy以前也很爱叫,被铃原真衣按照张子安教的方法训练过之后,变得比较安静,不再乱叫,但现在被贵宾犬引得也叫个不停。

    铃原真衣身高腿长,运动能力出色,迈开大步很快来到旁边停下,弯腰看着昏迷的姑娘,目光盯在她腰间的仪器上,小声惊叫道:“呀!胰岛素泵?她是糖尿病人?糟糕!她低血糖了!”

    张子安听得一脸懵逼。他自己没有糖尿病,家里人也没有糖尿病史,更远的亲戚或者以前的朋友有人患糖尿病,但从没听说过这个陌生的名字。

    不过,他知道铃原真衣在扶桑是学医学或者药学的,还曾经亲身参与过用比格犬进行的药理实验,她能一口道出这个陌生的仪器是胰岛素泵,应该就不会错。

    “她是刚来店里的客人,突然就这样了,怎么办?”他急切地问道。

    “糖尿病人低血糖很危险,最好叫救护车!”铃原真衣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她的状况,翻开她眼皮看了看。

    “已经叫了。”他说道,“现在只能等着?”

    铃原真衣想了想,从随身带着的小包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糖,“有温水吗?我要把糖化开,给她灌进去最好再来个勺子。”

    不用张子安指示,王乾已经飞快从老茶的保温瓶里倒了些热水,再兑了些凉水,交给铃原真衣。

    她把巧克力糖掰碎放入水杯,用勺子快速搅拌,嘴里说道:“我没有糖尿病,但怕跑步时发生低血糖,总是会随身带着一块糖,今天居然用上了”

    很快,糖在温水里完全融化。

    铃原真衣把女顾客的头扶起来,掰开她的嘴,把一杯糖水灌下去。

    鲁怡云用纸巾把从她嘴角漏出来的糖水擦拭干净。

    糖水的效果立竿见影,几乎刚灌下去没一分钟,昏迷中的她就慢慢睁开了眼睛。

    在场的人同时松了口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