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7章 天赋异禀
    张子安他们听了褚曼华的往事,为之唏嘘不已。

    这时,救护车拉着警笛赶到。

    其实褚曼华这时已经没什么大碍,但救护人员还是现场为她检查身体。

    王乾纳闷地问道:“我家亲戚有老人也得了糖尿病,但根本没当一回事啊,马照跑、舞照跳,今年还勾搭了个小三闹离婚怎么她得了糖尿病就成这样了?”

    张子安对此也不明白。

    “情况不同。”铃原真衣解释道:“你家老人肯定是得了ii型糖尿病,ii型糖尿病对生活没什么太大影响,一般来说可以通过口服降糖药控制,但她得i型糖尿病只能通过每天注射胰岛素维持生命——你看她腰间挂的胰岛素泵,她几乎一刻不能离开那东西,像游泳、登山这些年轻人喜欢的运动从此与她绝缘,大部分美食也不能吃,每天都要过得小心翼翼特别是她还这么年轻”

    王乾很想问是不是啪啪啪的时候也要带着那玩意儿,如果是的话,那还真是影响

    “其实,就算是i型糖尿病也不是世界末日,我在医学院的时候看到过很多病例,有些患者借着得病的契机,改掉了以前错误的生活习惯,反而活得比正常人还要健康!她如此沮丧,大概是因为交往多时的男朋友跟她分手造成了很大的打击。”铃原真衣分析道,“她看起来很聪明,我相信,假以时日,她一定能够走出失恋的阴影,重新拥抱生活。”

    “希望如此吧。”张子安同意她的意见。

    从褚曼华的叙述中,他们知道她以前很宅,不爱运动又微胖,很难说这些因素不是诱发糖尿病的原因。如果她痛定思痛,从此走上另一条不同的道路,也许反而会活得更加精彩。

    褚曼华本来不想跟着救护车去医院,但她的胰岛素泵似乎出了一些故障,经过医生的劝说还是躺上担架,决定去一趟医院进行彻底检查。

    张子安抱起迷你贵宾犬,来到她的旁边,说道:“宠物大概不能上救护车吧。”

    她从担架上抬起胳膊,揉了揉迷你贵宾犬的头顶。

    “好小。”她说道,“精致得像是瓷制娃娃一样。”..

    张子安补充道:“精致,而且非常脆弱——生活起居都要受到主人的精心呵护,每餐的食量和饮水量不能多也不能少,每天的运动量不能多也不能少,出门要紧紧地盯着它,小心不能被行人踩到踢到照顾起来非常麻烦,一直没能找到合适的主人。”

    她却像听到什么好玩的事一样开心地笑了,“那不是跟我差不多吗?”

    从这条迷你贵宾犬身上,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她以后的生活也要精心规划,饮食要注意,运动要注意,处处充满小心,一不留神就可能出危险。

    前男友不愿承担这份小心,她就只好自己来承担了,不仅要承担自己的,还要承担这条迷你贵宾犬的。

    救护车司机和医生在催促了。

    “能帮我留着这条狗吗?等我出院后,我会来带它走的。”她问道。

    “好,没问题,它会在这里等着你。”张子安答道。

    得到张子安的承诺,她冲它笑着挥挥手,然后被医护人员抬上了救护车。

    救护车渐行渐远,消失在街道尽头。

    “今天真是谢谢你,否则我店门口可能就要出人命了。”张子安再次向铃原真衣道谢。

    “哈哈!哪里的话,我也只是恰好遇到而已——那么,明天见!”铃原真衣笑道,也挥手告辞。

    她跑步出了一身汗,天气还很凉,急于回宿舍洗澡换衣服。

    张子安也没故作客气地挽留,反正基本上每天早上都能遇到她。

    比格犬snpy又长大了一些,比以前更帅气,它被铃原真衣牵着,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盯着张子安怀里的迷你贵宾犬,像是在说:你叫啊,你怎么不叫了?

    “散了,散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张子安把迷你贵宾犬放回地上,冲看热闹的王乾和鲁怡云挥手示意。

    王乾借口去隔壁帮忙,溜到隔壁去跟李坤添油加醋地嚼舌头。

    鲁怡云见现在没什么客人,就插上数位板开始专注地绘画。

    “哼!想不到堂堂猫族居然被压过一头,难道欺我猫族无猫?”菲娜不满意地瞪着迷你贵宾犬。

    “客观来说,狗的嗅觉确实比猫更好吧,你就算不服气也没办法啊。”张子安说道。

    菲娜又转头盯着张子安,“休要小瞧我猫族,想我千万猫族之中,未必没有天赋异禀之士!”

    张子安点头,“我知道,有些猫特别能吃,堪称天赋异禀。”

    “你说什么!”菲娜忽地一下站起来,“休要欺本宫听不出你话中有话!”

    “没,你想多了,我就是随口一说。”张子安打了个哈哈想蒙混过关。

    雪狮子趁机进谗言道:“喵喵喵!陛下,别跟这个整天口花花的臭男人废话,依奴家之见,先阉了再说!奴家听闻过一道偏方,据说吃油炸人鞭可以防治糖尿病”

    张子安胯下一紧,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老茶感叹道:“想不到当日一念之仁,竟然于今日救了一个人的性命。”

    “是啊,谁也想不到它居然能嗅到糖尿病人的异常低血糖。”飞玛斯也附和道,“以后它跟在她身边,应该对她很有帮助吧,当她再次低血糖时可以提前预警,以免再次出现今天这样的危险。”

    “嘎嘎!依本大爷之见,她有今日之危,完全是因为她瞎了眼,错把渣男当真爱!至于什么是真爱你懂的!”理查德向张子安使了个眼色。前半句明明很有道理,后半句又暴露了本性。

    “我不懂!我也不想懂!”张子安揣着明白当糊涂,顺手抄起鸡毛掸子算旧账,“刚才那条狗叫是有原因的,你干吗瞎凑热闹?”

    “嘎嘎!杀鸟啦!救命呐!”

    理查德扑腾着翅膀到处乱飞,张子安拎着鸡毛掸子随后追赶。

    留下一地鸟毛和鸡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