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8章 给您劈个叉
    张子安跟理查德折腾了一阵,从楼下追到楼上。

    理查德飞到吊灯上,认准张子安投鼠忌器怕打碎了吊灯。

    他无奈之下暂时放弃了这场无聊的猫鼠游戏,再说也不想打扰π。

    “赞!赞!”浴室里传来世华的声音。

    张子安一开始没听出来,以为她是在练习发音,结果她叫个不停,然后他才明白这是在叫他。

    “zi’an,不是zian!”他走进浴室说道,“就像刚才跟你说的,i’an不是ian。”

    “太麻烦了,反正差不多嘛!”世华满不在乎地摆摆手,“一个大男人别整天那么婆婆妈妈!”

    “这事关我的名字!”张子安强调道。

    “先不提这个,刚才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世华指着楼下问道。

    这时,张子安注意到浴室的小窗户开着,窗帘也没拉。

    现在是春天,风吹进来还是挺凉的,浴室的小窗户一般不开,而且世华又穿得太清凉。

    显然,刚才世华听到楼下的响动,引起她的好奇,为了听清楚而特意打开窗户。

    “哪个女人?跑步的那个?”张子安探过身子把窗户关上。

    “不是,别把我当成小孩子!跑步的那个我当然认识,不是几乎每天都从这里经过吗?”世华嘟起嘴,气呼呼地叉着腰。

    “另一个?另一个是第一次来店里的顾客,她糖尿病突然发作,晕倒了,正好跑步的那位经过这里,把她救了。”张子安解释道,“问这个干什么?”

    他纳闷世华为什么突然对褚曼华产生了兴趣?难道是因为她们名字里都有个“华”字?不对,世华估计都不一定认识“华”字怎么写。

    “我本来打算直播的,但楼下狗叫得厉害,吵得我没有心情,就打开窗户听了听”说到这里,世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张子安见她神色有异,似乎是在努力思考什么,这对于胸大无脑的她来说可不多见。

    “我有些事想不通。”她痴痴地说道。

    “什么事?可以跟我说说?”张子安更加好奇了。

    “你?”她以很不信任的目光打量着他,老实说,这种目光令他很受伤。

    “我怎么了?”他也低头打量自己,今天的衣着没什么问题,裤裆拉链也拉上了。

    “你是男人。”她指出这个事实。

    张子安一脸懵逼,“所以你想找个女人商量?”

    世华大概也觉得目前找个女人过来商量不太现实,叹了口气,烦闷地说道:“其实我就是想知道,刚才那个女人为什么会被她男朋友抛弃?”

    “因为她男朋友嫌弃她得了糖尿病。”张子安耸耸肩,“难道你是因为这个而心烦?但这样的男人只是个例而已,不能代表所有男人。”

    隔着水面,世华忧伤地盯着自己修长强健的鱼尾,“如果欧巴知道我是人鱼,而且是不能变成人的人鱼,会不会也嫌弃我?甚至抛弃我?”

    张子安一时哑然,心说你那个欧巴到底存不存在还要两说,九成九是你幻想出来的,连存在与否都要打个问号,从哪儿嫌弃你?

    不过也难怪,这条美人鱼自从出现以来,就是一副为了爱情走天涯的样子,愿意横渡半个地球去追寻她的欧巴当然,这也跟她的路痴属性有关,她恐怕根本不知道半个地球有多远。

    “直播间里的观众经常说:不知道说啥是好,给您劈个叉吧!要是有一天我跟欧巴无话可说,连劈叉都做不到”她的情绪更加低落。

    卧槽!这你也信?

    张子安满脸黑线,这分明是网络流行语,你还真信那些说俏皮话的宅男能劈叉?他们真要强行劈叉只能扯到自己的蛋!

    “如果欧巴嫌弃我、抛弃我,我恐怕只能一死了之了!呜呜”世华以手抹泪,啜泣道:“怎么死不太痛苦?上吊脸会变形,割腕太疼,跳楼的话二楼摔不死,要不我投水自尽好了!呜呜”

    槽点实在太多,张子安一时不知从何吐起。

    “哼!难道你的一生就是为男人活着?”

    突然,清冷中带着鄙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世华止住半真半假的哭泣,和张子安一起望向浴室门口。

    菲娜板着脸走进来,冷冷地瞪视着她,“整天欧巴欧巴的烦不烦?你为何这么没出息?无论是人是猫还是鱼,想要幸福就要靠自己来争取!本宫最看不起刚才那样的女人,被男人抛弃就像天塌了一样,看着就想吐!矫情!”

    张子安听得目瞪口呆。菲娜很少这样直白地吐露对某人的嫌恶,可能是因为她把人类都当成了奴仆和蝼蚁。当然,它对他是日常嫌弃,这个就不用说了。

    无论他还是老茶,都对世华整天把欧巴挂在嘴边有些烦,但老茶是君子之风不会说,而他诸事缠身懒得说,居然是菲娜如此直白地说出来,语气还这么严厉。

    他也没想到,其他人和精灵都挺同情褚曼华的遭遇,觉得她遇到这样的事情——得了慢性绝症又被相恋多时的男友抛弃,确实很悲惨,但菲娜居然另有一番观感,只是由于它经常绷着一张臭脸,没有被大家察觉。

    “菲菲娜”世华也听傻了,眼泪挂在长长的睫毛上晶莹闪亮。

    菲娜疾言厉色地说道:“那个女人,求职是为了男人,减肥是为了男人,学化妆是为了男人,天生把自己摆到一个卑微的位置!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女子亦如是!真正值得钦佩的女人,应该有自己的雄心和抱负,无论艰难困苦,遭受挫折也好,被男人抛弃也好,都绝不会舍弃自己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现在,擦干你的眼泪!”

    往常这种时候一定会出言调侃的张子安噤若寒蝉,连个屁都不敢放。外面的打字声和扑腾翅膀的声音也停下了,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冻结了。

    平时被如此训斥和责骂一定会哭的世华也没有哭,半张着小嘴,似乎受到了极大的震撼而忘了哭,机械般地抹掉自己的眼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